甘肃新边,明王朝的最后辉煌

    黄河,滚滚而来,轰然而去,留下了一个个白色的漩涡。


  岸边的台地上,淡红色石板砌成的石墙,虽已东倒西歪,但依稀能看出横平竖直的街巷。眺望对岸,一个高大的墩台更是清晰可见,一切如旧,只是缺少了索链。

  这就是景泰索桥堡。这里,大明王朝曾修建了横跨黄河的索桥,修建了大明王朝的最后一项大型军事工程——甘肃新边,这里也见证了大明王朝的回光返照……



  当年的残迹清晰可见。

? 索桥古渡

  对大多数景泰人来说,索桥是他们所陌生的地方,而对景泰县文化馆的工作人员来说,那里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每年,他们总要去四五次,或陪同考察的专家,或给写生拍照的学生带路。

  我们这次去索桥,也专门邀请了当地的朋友给我们带路。朋友很健谈,我们的话题自然就从索桥开始。索桥渡在景泰县城东面的黄河边上,距县城大约35公里。

  从景泰县城往东,经芦阳镇,就进入了戈壁荒漠丘陵区了。在朋友的指点下,车沿着一条大河而行。这条河是黄河的季节性支流之一,走在河道里我们有些提心吊胆,不知道上游会不会发水。沿河走了七八公里后,车开始爬坡了,此段路极其陡峭,坡度接近45度。车爬到山顶后,一切尽收眼底,远方的黄河峡谷隐约可见,近处山谷中阡陌纵横。沿路而行,穿过一个简易农场后,就是索桥堡了。

  在朋友的指点下,我们轻松地找到了一个居高临下的地方,将索桥堡尽收眼底。眼前是一片废墟,从坍塌的墙体上依稀能看出当年古堡的布局和结构。

  朋友说,索桥堡遗址大体分为桥头堡、居住区、长城烽火台三部分。遗址中间极为显眼的方墩就是索桥对的桥头堡,它和河对岸靖远境内的墩台遥遥相对。万历二十九年,人们在河东修建了金锁关,万历四十二年又修建了索桥堡。可以说,明万历年间,这两座墩台之间索条横亘,河面上船只排开,形成一座规模宏大的浮桥。

  桥头堡的北侧则是一座黄土为核、外砌红色页岩的烽火台。人们推测,这座烽火台可能是汉代修筑,明代人们又进行了加固。废墟中,面积最大的就是居住区,呈“丰”字形,极盛时有数百间房屋,如今已是墙倒屋塌了。最高处则是5座烽火台,往前不远处就是明代甘肃新边的起点了。

  索桥渡地处黄河隘口,自汉开河西后,这里就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人们从固原出发,走靖远哈思堡,经索桥渡,过黄河抵芦阳镇,直抵大靖、土门,然后进入河西走廊第一大城武威。明代,这里是黄河沿线的重要渡口,它首要的任务是为防守长城沿线的将士们运送粮饷。

  踩着荒草,沿着山路而下,我们小心地避开青砖,躲开不知名的虫子,绕开土黄色的小蛇,走在这座寂静无声的古城堡内。进入房舍中,似乎还能听见这里曾经的喧嚣声。漫步在一条条街巷,仿佛能听见士卒的脚步声、远去的驼铃声和小贩的叫卖声,当年的金戈铁马早已离我们远去,只有那些戍边士卒留下的一块块红色页岩诉说着往日的繁华。



? 甘肃新边

  这处荒凉的废墟,为何被人们当成大明王朝回光返照的见证地呢?这要从索桥边上的明代甘肃新边说起。

  在朋友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山顶最高处。那里有5座烽火台连成一线。烽火台依旧用红色页岩砌成,中间填以砂石土,高达5米多,很是雄伟,边上4座小烽火台依次排列。一般的烽火台是单独一座,这里却有5座,因为这里是长城的起点,似乎有点总联络点的意味。

  “这里是长城的起点。”这让我们很吃惊,不是说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吗?“这是甘肃新边的起点。”朋友进一步解释说。

  明代甘肃长城有一条主线和两条支线构成,主线起自景泰索桥,然后经红水、裴家营、大靖、土门等地一路西去,直抵嘉峪关。两条支线的其中一条在兰州西侧(从镇远桥,经安宁,穿乌鞘岭,抵达古浪泗水堡),另一条则在兰州东侧(沿黄河而行,直抵靖远,称为黄河一条边)。

  甘肃新边则是指万历二十七年后,修建的从景泰索桥到古浪泗水一带的边墙(长城)。这条长200公里的边墙,是明政府最后的一座大型防御工事。而它的修建和一场战役的获胜密切相关。这究竟是一场什么战役呢?

  “引发甘肃新边修建的战役就是松山战役。”松山在天祝县境内,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西可走河西,东可抵达兰州,南则能去青海,北则连通宁夏河套一线。明初,河套蒙古部众南下,阿兔赤部占据了松山。他们不仅劫夺商旅,甚至扬言饮马黄河,夺取镇远浮桥。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兵部尚书田乐、总兵达云、分守道张南等人率兵万人,发动松山之战获胜。这场战役是万历年间为数不多的速胜。

  第二年,兵部尚书兼三边总督李汶出塞巡边,发现在景泰索桥渡一线有一条长城残迹,询问父老后才知这是汉长城遗迹。他们沿汉长城考察后发现,索桥到土门一线只有400里,而原先明长城防守的是1400里。于是,奏请朝廷修筑甘肃新边。甘肃新边以大靖营、永泰营为防守要点,各设参将一员,又在甘肃新边沿线新建了大量的防御设施。到永泰营完工时已是万历三十六年了,距离明朝灭亡只有36年了。

  我们眼前的索桥也是在万历二十九年、万历四十二年进行重新修整,作为运送戍边将士粮饷的重要通道,从此留下珍贵的历史遗迹。



? 回光返照

  “松山战役、甘肃新边修建、索桥渡的整修”无疑是行将垮台的大明帝国的回光返照。

  尽管在松山战役前后,明军发动万历三大征(宁夏之役、播州之役和朝鲜之役),虽然最后明军获胜,但却是劳师糜饷,国库为之一空。唯独,松山战役干净利落,甘肃新边则将1400里的防线,收缩为400里,而效果更胜从前。

  万历间明朝社会动荡混乱,军备日益废弛,吏治腐败,庸才充斥官场。东北的努尔哈赤正在处心积虑准备起兵。故而有人说,明不亡于崇祯而亡于万历。甘肃新边防御体系建成后10年,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起兵,从此,明王朝逐渐走向衰亡。

  有意思的是,为应付局势,甘肃长城沿线的驻军被一次次东调,或出山海关作战,或在中原镇压农民起义,结果,却是败多胜少,而清代从甘肃长城沿线却走出一批名将。被金庸写入《鹿鼎记》的赵良栋、王进宝、孙思克、张勇都曾驻防甘肃(包括宁夏)长城沿线附近,他们在镇压吴三桂叛乱中大显身手,《清史稿》中将他们称为“河西四将”。如果算上曾经驻防在永泰营的岳钟琪,甘肃新边沿线可谓是名将辈出。

  谁能想到甘肃新边真正发挥作用的时间不足百年。36年后,明王朝灭亡。清王朝的版图远远超过明朝,甘肃曾经的边防前哨,变成了内地,明王朝费尽心机修建的大型防御工程,只能逐渐放弃,最后成为人们的游览凭吊之地。

  站在烽火台边,眺望河对岸,蜿蜒而来的小路,农田依旧葱绿,不由想到百年后这里又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