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山考古纪略(上)

    卧龙山位于白银市平川区宝积乡与靖远县东升乡交界地带,从区政府所在地周家地村向东北约10公里到磁窑,沿大水沟沙河折而向北,一路崇山峻岭蜿蜒,峰峦峭壁叠嶂,约15公里便至卧龙山,由卧龙山再向北直通锁黄川。代远年湮,物移景换,卧龙山历经沧海桑田巨变,曾经的辉煌已成为遥远的过去,只能从只言片语和断砖残瓦中寻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进行大胆地推测,权作为卧龙山的历史。

关于卧龙山的历史
  卧龙山环山抱水,地形独特,四面环山,地势险要,藏龙卧虎,易守难攻,自古以来乃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兵家必争之地。山上有庙曰升云寺,西侧即为苦水堡遗址。新中国成立前夕,我祖父到卧龙山谋生时,当地基本没有人居住,不知什么年代耕种过的土地都处于荒芜状态,苦水堡周边、百姓庄、华道子、苦水井沟等处早已坍塌为平地的居民点,或白杨树沟顶、雀湾等古代人居住过的村落痕迹,留下了厚厚的文化灰层和陶瓷碎片,处处透着这里曾经辉煌过的气息,无论是谁到这里,肯定都会有一份沉甸甸的怀古情结。小时候,我常常好奇地向当地牧羊的老人们打听关于卧龙山的事,每每这时,他们总是捋着花白的胡须,慢条斯理地念叨“先有卧龙山,后有宝积山;先有宝积山,后有靖远城。”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宝积山位于磁窑沟,宋时就有采煤与烧制陶瓷的历史,考古者曾在此地发现宋代人采煤的遗址,据此推测卧龙山的兴盛应在宋代之前。这几句看似简简单单的念叨,却传递着一种悠久的时间顺序,让我们在历史资料极度匮乏的情况下,对卧龙山在本地历史上的重要地位有个大致的概念。
  苦水堡南面的墩墩梁上,半山腰有一废弃荒芜的古道,宽3米左右,中间有两道车轮碾压的痕迹。这条路向东穿过大水沟沙河,沙河两侧有用条石垒砌成方台,应为通过沙河的古代桥梁底座。经华道子沿山间道路可达苍龙山以东的古堡,再向东直通西格拉滩的青砂砚。向西由苦水井沟过李家沟、齐家大岘可达水泉,也可经石碑子沟过车轮口到黄湾鹯阴古渡口。很多史志资料和文章中提及平川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要道之一,但境内丝绸之路的路线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笔者认为,丝绸之路从汉朝对匈奴的几次重大战役取得胜利和张骞出使西域后,逐渐形成了繁荣昌盛的对外贸易通道,至唐最为盛,宋以来由于战乱的影响,丝绸古道曾一时衰落凋敝,明清以来逐步得以恢复。这期间,随着中原王朝与匈奴、吐蕃、女真、党项、蒙古等少数民族统治地域的争夺和频繁战争的影响,丝绸之路在今甘肃省境内大致沿黄河从西南向东北一线的断面上左右变更不定,主要形成了南、中、北3条通往河西走廊的要道,其中的北线中段沿平(凉)固(原)大道,从刘家井或盐池两处进入平川境内后,交集于打拉池。结合现有的历史资料和实际地形的考察,从打拉池到黄河岸边过河通往河西走廊有4条通道,这4条通道由南至北排列,一路经杨梢沟、红沟、靖远县城西北从虎豹口渡口过河;一路经毛卜拉、大湾、窎沟、响泉、黄湾从迭烈巡渡口过河;一路沿黄家屲山过苍龙山东古堡、苦水堡、水泉堡、裴家堡、哈思吉堡从索桥渡口过河;另一路经苍龙山东古堡或苦水堡、芦沟堡、论古堡、永安堡、大庙堡等处至北城滩附近古渡口过河。这4条渡河线路在不同的朝代各有侧重,笔者推测,从苦水堡至北城滩乌兰津古渡口的这一路应为平固大道上使用最早的商贸通道,因为乌兰津北卜古渡口在唐代曾是丝绸之路上最繁荣的重镇之一。
  《平川区志》记载:“北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宋五路大军攻西夏,中官李宪统军出熙河。十一月,先后攻夏兵于屈吴山、罗逋川,并驻兵打罗城,即打拉池古城。1036年,为西夏人所筑,此后区境一部分为宋地,一地部分为西夏地。徽宗崇宁二年(1103),宋复修打罗城,并改名怀戎堡。此后数十年,自黄家屲经狼山、打拉池,杨梢沟、红沟至红柳黄河岸边,形成宋夏边界。”从地理位置和地形来看,宁夏海原天都山、平川境内屈吴山、狼山、黄家屲山、北帐山、贺家山、大青山、水泉尖山、哈思山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分界线。天都山西南的西安州古堡、打拉池怀戎堡、苦水堡均为这一分界线上的重要据点,靠山临川,扼险据要,必为宋夏争夺的战略要地,应当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形成了宋夏的边界。因此笔者认为,从打拉池、杨梢沟、红沟至红柳黄河岸边一线基本上无险可据,所以“自黄家屲经狼山、打拉池、杨梢沟、红沟至红柳黄河岸边,形成宋夏边界”的说法还需进一步商榷。
  明洪武二年(1369)征虏大将军徐达在定西沈儿峪战役大败元将王保保(河南沈丘人,元平章察罕帖木儿外甥,顺帝赐名扩廓帖木儿)之后,由于没有彻底摧毁元朝的残余力量,造成有明以来河套一带的大小松山长期被蒙古鞑靼部盘踞的局面,形成了明朝与北元势力在靖远县境隔黄河对峙的格局。为了加强边境防御,于明正统二年(1437)由都指挥房贵在古会州遗址上修筑靖虏卫城以统一指挥边防战事。《靖远县志》记载:“明初以来,河套蒙古鞑靼部多次从老龙湾等处踏冰渡河,经寺儿湾、发裕堡、永安堡、芦沟堡,至锁黄川牧马休整后,进犯打拉池、白草原一带。”笔者考证,从锁黄川至打拉池只有两条可供人马行走的通道,一条即为经过卧龙山的这条古道,过宝积山等地至打拉池,另一条通道经靖远五合镇白崖子、大堡子沟向北,过苍龙山即可达青砂岘至打拉池。从老龙湾至打拉池、白草原沿途,有数十座烽火台星罗棋布,遇敌来犯,各堡在烽火台燃放烟火,构成相互之间的通讯联络以报警御敌。苦水堡南面墩墩梁山上的两个古代烽火台,居于南北的枢纽位置,向北可观望锁黄川永安堡、芦沟堡一线进犯的敌情,向南则可通知前方打拉池一线做好御敌之准备。由此可知,卧龙山在明朝曾是重要的军事要冲和边防重镇。
  自清顺治帝入关后,随着西北蒙古族等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域纳入大清版图,明以来的靖虏卫所辖之地已由过去战争不断的边界逐渐变成安享太平的内地,卧龙山作为军事要冲的重要地位也不再明显,从苦水堡内出土的清朝秀才的顶子及大量的康熙、乾隆、嘉庆、道光年间的铜钱来看,这时的卧龙山一带应为人民安居乐业、商贸繁荣的辉煌时期,并成为通往河西走廊商业贸易通道上的重要站点,卧龙山庙宇也成为有名的宗教胜地而鼎盛一时。至同治初年遭兵燹后,卧龙山从此不再有往日的繁华昌盛,民居塌毁殆尽,人口大量减少。《靖远县志》记载“民国9年地震,苦水堡死亡345人。”据刘兴富老先生讲,苦水堡西边李家沟的旧窑洞里,当时正在看演皮影戏的大小几十人在地震中霎时被埋于地下。民国年间苦水堡周边的居民多住窑洞,地震造成的灾害是毁灭性的。因此,至民国9年大地震后,已基本上无人居住。
考证苦水堡遗址
  卧龙山苦水堡依山形而建,雄踞于锁黄川通往前山周家地一带这一南北通道的咽喉地段,城墙遗址呈长方形,轮廓至今保存完整,南北长约210米,东西宽约130米,面积约2.7万平方米。城墙系用黄土夯筑而成,呈梯形状,上宽约4米,下宽约8米,高约7米。堡城四角各有10米见方的角台一座,其中西北角的保存最为完整。城墙下每隔20米有3道绕城一周的平台,宽约8米,据说为当时的跑马台。古堡东西各有城门一座,东边的城门偏北,门前山坡下约50米处有一座15米高的圆锥形土堆,系人工用黄土夯筑而成的炮台。西边的城门偏南,西门外有规模宏大的城隍庙(一说灵官庙)的遗址,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跟大青砖一样质地的陶瓷造型,有栩栩如生的荷花、牡丹、菊花等,还有龙、老虎、狮子等各种惟妙惟肖的脊兽。其中有一块,两条龙缠绕于两侧,在中间20厘米宽,40厘米长的平面上,有“道光三十年”五个凸起的大字,有力地说明了城隍庙最迟曾于清道光三十年(1850)修葺过,或可证明在这时城内还有大量的居民。西门外的山坡上,有好多土窑洞及积灰,应该是贫民居住的地区。城隍庙向西50米处有一铸造厂,曾经挖出过大量浇铸铁器的黏土模具及陶瓷残件。
  城堡中现有一道南北走向石墙,是城毁之后人们为了便于耕种,捡拾堡中的石块砖瓦堆积而成的,石墙间多有矩形的石条、下方上圆的柱顶石以及残碎的青砖瓦片。在这些断瓦残砖里间或能捡到锈迹斑驳的古物,有三角形铁箭头、铜矛头、不同年代的铜钱(最早为唐开元通宝,最迟为清道光通宝)、陶哨(陶瓷制成的鸡、狗等玩具,背有一小洞,用口吹发声如哨)。也曾经有人捡到长约10厘米的刀币、玉笛以及前清秀才的顶子等。堡子北部,从东门进右手中线处有一规模较大的建筑群残址,石制台阶和大青砖铺砌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烧焦的木头瓦片,推测应为坐北向南的衙门及附属建筑。堡内有一直径约50厘米的石球,侧有一石环,似可拴物,正有平面,上刻约10厘米见方的“薛”字。在苦水堡东5里处的白杨树沟口有一古墓,墓前有石牌坊遗址,左右有高约1.8米的石柱,上阴刻一联:“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20世纪90年代后,该古墓被盗,据当地牧羊人说墓室内为双层棺椁,厚约15厘米的棺板的残片上写明墓主人姓薛,似乎印证了有一薛姓人氏曾在此地显赫一时。
  凡有人居住的地方,首先得考虑水源的问题,从苦水堡东北而来的沙河,绕经堡子山下的北、西、南三面,然后向东南直通大水沟沙河。沿苦水堡山西北角向下至沙河边,有一井名苦水井,为堡内的人提供了丰富的饮用水源。20世纪80年代初大旱时,周边的生产队也曾用毛驴车拉运苦水井的水,解决了大部分群众的吃水问题。苦水井附近曾有藏宝的传说,说是不知什么年代,也不知什么人,在苦水堡附近建设金库,修地道用了3年,用木炭、白灰、羊毛铺垫用了3年,装金银用了3年。前几年有人居然信以为真,用推土机在井台挖了数月找宝,但只挖出一些木炭白灰的残渣。苦水堡东南1里许有一小山沟名马圈湾,有好多残破的古代人居住窑洞,不知什么时候的马粪堆积达40至50厘米,在附近崖边,牧羊人曾发现一口铜“锅”,现存于宁夏中卫县高庙内。“锅”的外口直径约1米,高约0.35米,锅底呈平面状,上有手能握的柄,据说这个锅在平时可用来做饭,战时可用来作盾牌。
  那么苦水堡毁于何时呢,笔者从以上的一鳞半爪的资料中按时间推测,苦水堡自汉唐以来作为丝绸古道上的必经之地曾一度繁荣,宋夏之际作为边境要塞处于争战的前沿阵地,后经历代的兴衰演变,最后一次应毁于同治初年的回民起义战火中。《平川区志》记载:“清穆宗同治二年(1863),西北回民反清军白彦虎、冯清厚部到甘肃,三月攻占打拉池城”,可能同时也造成了位于交能要道上的苦水堡最终的焚毁。从此苦水堡逐渐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成为本地历史上一座永远的难知端详的人文遗迹。由于苦水堡的特殊地理位置,至今应为靖远、平川境内现存的、最为完整的古城堡。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