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旱平川密码之一:鹑阴·鹯阴·黄湾汉墓群

    行走在平川大地,有一处地方不能不让人格外关注,那儿积淀的文化层太过深厚,深厚得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透过历史的云烟,古城、古渡口、古战场、古寺庙、古墓葬、古岩画,一幅幅壮丽而厚重的画卷徐徐展开,让人应接不暇,又让人流连忘返。这个地方就是位于白银市平川区境内的旱平川。


  旱平川现在是平川区水泉镇辖地,黄河出靖远从西面迤逦流过,东北是水泉尖山,而西北则是有名的哈思山。自古以来,古丝绸之路从旱平川经过,在黄河岸边形成了著名的鹯阴渡口,多少王朝兴废,多少军事战争,都因了这条黄河和丝路,或建州立县筑城堡,或移民实边戍疆土,演绎了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历史风云剧。

  平川区境内丝路沿线先后筑有数十座古城堡,除宋代打拉池古城和毛河洛古城外,西汉鹑阴城、东汉鹯(zhān)阴城、前秦平凉郡治、西秦麦田城和西魏会州城、西夏迭烈逊城以及明代陡城、水泉诸城堡都集中分布在旱平川周沿十数公里的范围内。

  今年6月,记者慕名来到了平川区水泉镇,在潜心当地历史研究的张明清老师的带领下,踏访了遗留于水泉境内的鹯阴古城遗址。

西汉鹑阴古城,疑在水泉黄湾中村

  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始皇帝三十三年(前214年),蒙恬“西北斥匈奴,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以为四十四县,城河上为塞”。意思是说西起金城(今兰州),东北到今包头以西五原的广大地区,沿黄河两岸设置了四十四个县并建设了城池。虽然史籍中没有具体记载这四十四个县的名字,但秦始皇临河筑城,其目的就是要凭借黄河天险阻挡匈奴于河西、河北。

  秦对“河南地”的统治不到十年,随着秦始皇驾崩、秦二世继位,蒙恬也被杀,“河南地”又被匈奴占领。西汉初年,匈奴势力更加强大,不断侵扰汉朝边境,有时甚至深入关中腹地。到了汉武帝时期,随着汉朝国力的强盛,为了解除匈奴的威胁,汉武帝开始对匈奴用兵。汉武帝采用主父偃的建议:“河南地肥饶,外阻河,蒙恬城之以逐匈奴,内省转输戍漕,广中国,灭胡之本也。”元朔二年(前127年),汉武帝派大将卫青和李息从云中出兵,“击胡之楼烦、白羊王于河南,得胡首虏数千人、牛羊百余万”。至此,中原王朝重新占领了“河南地”,并重新加固了蒙恬所筑的这四十四座河防城堡,以有效阻隔匈奴。元狩二年(前121年),汉武帝任命十九岁的霍去病为骠骑将军,于春、夏两次率兵出击河西地区的匈奴部,歼4万余人,控制了河西走廊并并入汉朝版图,打通了通往西域的道路。《汉书·地理志》记载,汉武帝于元鼎三年(前114年),从北地郡、陇西郡分置了安定郡(郡治为今宁夏固原),同时在今靖远、平川境内的黄河东岸设置了祖厉、鹑阴两县,隶属安定郡管辖。这是鹑阴有确切纪年建县的开始。

  站在水泉镇黄湾中村北武当的至高处向北俯视,是历经千百年来被黄河冲积而成的一大片沃土平川,地里的玉米生长的郁郁葱葱,在阳光的照射下,玉米叶片泛着银色的光。

  张明清老师介绍说,鹑阴古城的遗址大体在今北武当山北坡下黄湾小学原址及李家堡子一带,但这里如今是一片农田,沧海桑田,无情的岁月已将这里洗刷干净,鹑阴古城已难觅踪迹。

  由于历史久远,史料匮乏,关于西汉鹑阴古城的建城地址,张明清老师认为就在黄湾中村,但更多的学者及地方志书研究者认为就是现在水泉新墩的鹯阴城,只是到东汉改名而已。关于筑城者,自古就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属秦将蒙恬沿河所筑的四十四座城之列,另一种看法认为是汉武帝专派大将李息来筑的汉代城。关于鹑阴县名的来历,也有不同的说法,一种是认为黄湾汉代古城,位在北武当山北、季节河大沙河的南面,这条大沙河古代应该名叫鹑水,或北武当山古时名叫鹑山,故名其城为鹑阴,这种起名方式符合古代“山北水南地名阴”的习惯。另一种说法,霍去病西征匈奴时,其部将鹑阴战死于黄湾古渡漠口,在漠口建造了鹑阴祠,汉城就在鹑阴祠所在地,以鹑阴为县名有纪念这位战将的意义。

  张明清老师认为,到了东汉,黄河曾发大水,淹没了鹑阴城,自此鹑阴县城移置于今旱平川新墩,之后史书上出现的是鹯阴县。鹑阴县治移置于二十多里外的旱平川,鹑阴县城被黄河洪水淹没是直接原因,但不再修葺而移置,也许还有迫于战局和政局混乱的原因。黄河发大水留在这块地方的痕迹现在还很明显。此次洪水还留下了一个神话色彩很浓的“石狮镇水”的民间传说,至今让当地人对黄河洪水的威力仍心存畏惧。

  这个传说是这样的:据说一年黄河发大水,水涨到了北武当的真武神庙。眼看着大水就冲进了庙里,形势万分危急。结果,庙门口的两个汉代的石狮子,仰天大吼三声,吐血数斗,大水竟然乖乖退到西山脚下。仔细观察今黄湾中村周边地貌,我们发现现今黄河流淌在西岸山下,但古时则在东岸城堡下咆哮,黄河不知什么时候在此改道,这从在东岸创造的一大片肥田沃土上便可找到其当年的雄姿。

东汉鹯阴古城,仅留几段残墙

  在旱平川新墩,有东西两座土筑的古城,两城最近相距382米,民间称东城为“鹯州”,西城为“柳州”。因“鹯”在方言中读“chan”,因此后人又多误写为“缠”。现在许多平川及靖远的人们仍然把“鹯”读作“缠”。1976年定西地区曾对两城做过文物普查,1980年前后靖远县政府将其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其地划归平川区后,1994年平川区政府又将其列为文物保护单位,靖远、平川皆立有文物保护碑。

  张明清老师说,东城名“鹯州”的就是东汉鹯阴古城。

  爬上南面的一处高地,其上是一条笔直的水渠,张明清说,这条水渠所在的地段就是鹯阴古城的南城墙,记者一时有些错愕。仔细观看,城内已开辟为农田,高大的玉米已将城的轮廓掩盖,北面和东面各有一处残存的城墙,南城墙被削去大半截,其上已改为水渠,但城墙遗址尚能分辨清楚。

  鹯阴古城是一处方城,东西、南北各长325米,面积约150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南、西、北三面城墙完整,东城墙有数段,后来平田整地,在南城墙上开挖了水渠,和西面的“柳州”城水渠连接到一起,其它城墙遭到了毁灭性破坏。鹯阴古城只在南墙有城门,城周有城壕,壕深在3米左右,城壕现也成了农田。村民说当时人们用推土机平田整地时,虽然入土较浅,但像尸骸、箭镞以及汉砖、陶片都时有发现。在城的东北部曾挖开过古窨(yìn)洞,洞内有兵器,有尸骨,但都没有往深处探寻便填埋了。

  张明清介绍说,鹯阴城原是一处匈奴部落聚居地,西汉时在漠口设置鹑阴县后逐渐有中原人迁居于此,慢慢形成了一处以汉民族为主体的贸易集镇,东汉时在集镇的基础上扩筑为鹯阴县城。汉代鹑阴县的始建年代明确,但鹯阴何时废弃未见记载。《甘肃通志》载:“鹯阴古城,在靖远县北。东汉作鹯阴县,属武威郡。晋废。”考古专家在城内调查时未见青瓷残片,证明此城在晋后未再使用,已废弃。青瓷起源于东汉,但一直流行于南方。北方烧制青瓷,基本到北朝时期。因此,在古城断代中,特别是北朝以前的古城,有无青瓷残片是一个重要的依据。

  《后汉书·安帝纪》有关于东汉时羌人叛乱的记载:永初元年(107年),因征陇西、安定郡的羌人从军征西域,引起羌人的大规模叛乱。二年(108年)十一月,“先零羌滇零称天子于北地”。汉军在与羌人的作战中屡次战败,郡县纷纷内迁。四年(110年)三月,徙金城郡于襄武(今陇西县)。五年(111年)三月,“诏陇西徙襄武,安定徙美阳(今陕西武功县北),北地徙池阳(今陕西泾县),上郡徙衙(今陕西白水县北)。”五郡相继内迁,虽没有县的内迁记载,但依此可以推断,鹯阴县肯定随郡治内迁了,但迁于何处,已无从考证。羌人叛乱事件,给处于叛乱中心区的鹯阴以毁灭性的打击,鹯阴县也随着县治的南迁而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中。

  西汉鹑阴、东汉鹯阴,前后300多年,两个同在旱平川的古老县份,从此不再作为行政区域的称谓,只有后代的历史学家时时提起。

黄湾汉墓群,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在水泉镇中村黄湾,还有著名的黄湾汉墓群遗址,1976年定西地区进行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发现,并在知青台清理大型竖穴木椁墓一座,出土玉口蝉、灰陶罐等40多件文物。由于墓群和黄湾村的村舍混为一体,当地村民在平田整地和修建房屋时,多有墓葬暴露,对墓群形成了较大的破坏。2013年,当地村民赵廷海在建房取土时发现一座大型木椁墓,白银市文物局组织文物考古人员对墓葬进行了清理发掘。在发掘这座墓葬时,又发现了5座墓葬,考古人员对其中的4座木椁墓进行了清理,发掘出土木器、陶器、铜器、琉璃器、钱币等文物共242件。

  一号墓规模较大,为竖穴木椁夫妻合葬墓,由斜坡台级墓道、外椁室、内椁室三部分组成。墓道残长8米,宽1.4米;外椁室长7.5米,宽3.2米,先用直径约35厘米,长约3.5米的圆木铺地,再用长约 2 米的圆木在墓圹边竖立一周,顶用和铺地木一样的圆木盖顶,组成外椁室;内椁室长4.9米,宽1.9米,内高1.4米,均用宽30~40厘米,厚约30厘米的木板采用榫卯结构而成,内椁室装有两扇木门。根据墓葬的规模、形制判断,墓主为县令或相当县令级的官吏。三、四号墓也为竖穴木椁墓,仍由内外椁室组成,但规模较一号墓要小得多,推断墓主为小于县令的下层官吏。二号墓的规模更小,只有外椁室,推断墓主为平民阶层中的富裕者。此次发掘清理的四座墓,基本概括了黄湾汉墓群大、中、小三类墓型,具有代表性。

  黄湾汉墓群规模庞大,埋葬密集,墓葬众多。根据考古人员的调查,黄湾汉墓群现有墓葬1000多座,加之古今破坏的,初步估算墓区共有墓葬约5000座。如此大型的墓葬群,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首先,附近肯定有“大城市”。大规模的墓葬群和城市在古代是对生的,有墓葬群的地方,附近肯定有“大城市”。那么,这个“大城市”应该就是西汉的鹑阴县,东汉改名的鹯阴县。黄湾汉墓群大多是木椁墓,采用木料多为松柏木。一座木椁墓,使用的木材,少则一两吨,多则十几吨,使用如此多的木料,说明两汉时旱平川地区存在着茂盛的原始森林,气候较现在温暖湿润。温热的气候条件更有利于农业的发展,从而促进了社会的繁荣。

  其次,从流行的木椁墓葬式来看,早期的居民是秦人。《汉书·匈奴列传》载:“始皇帝使蒙恬将十万之众北击胡,悉取河南地,因河为塞,筑四十四县城临河,徙谪戍以充之。”秦在占领河南地后,实行戍边政策,而秦朝灭亡后,当时河南地守边的将士、官员、平民,一部分逃回了故里,而另一部分,由于居家等方面的原因,还是留守在了本地,这其中的部分人构成了鹑阴城最早的居民。当时居民虽然很少,但在动荡的社会环境中生存了下来,经过百年的发展,族群不断壮大。到西汉收回河南地,社会稳定后,鹑阴城的人口迅速发展,形成了稳定的族群。正因为汉鹑阴城的居民是秦国遗民的后裔,所以有些秦人的生活习俗完整地保留了下来。体现在埋葬习俗上,就是较原始的竖穴夫妻合葬木椁墓葬式,从西汉初年开始一直延续到东汉中期,基本没有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秦人遗民后裔稳定的族群和秦人固有的生活习俗,形成了黄湾汉墓群的特有木椁墓葬式。

  再次,黄湾汉墓群的弃用年代和汉鹯阴城的废弃年代基本吻合。出土的黄湾汉墓群的陶器组合为壶、罐和灶,出土和采集陶灶以素面和双灶眼为主,出现少量三灶眼和带纹式图案陶灶,未见陶井、陶仓、陶楼等东汉中后期常见的明器组合,也未见绿釉陶。根据以上信息判断,黄湾汉墓群弃用年代应在东汉中期。而汉鹯阴城的废弃源于东汉中期的羌人叛乱,随着永初五年(111年)郡县的内迁,东汉军队和羌人在此进行了多年的拉锯战争,繁荣稳定了近300年的鹯阴城废弃。战争造成的动乱社会环境,使鹯阴城原有居民部分死亡,大部分逃离,原有稳定的族属关系崩溃,鹯阴城的居民结构发生了质的变化,原有的生活习俗被打破,表现在丧葬习俗上,就是没有新的墓葬在黄湾下葬,间接导致黄湾汉墓群的遗弃。羌人叛乱,造成了汉鹯阴城和黄湾汉墓群的废弃。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