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 亲 的 灯

    回首那些月光朦胧的夜晚,母亲的房间总亮起一盏灯来,始终激励着我奋发向上的信心和勇气。

  我的母亲于1953年出生在当时陇上最贫苦的地方通渭。母亲共有五个姐妹,一个兄长,家境自然不太好。我的父亲与母亲结婚时,已是一家工厂的工人。1976年我出生后,照料我的重担便落到母亲身上。母亲白天要到地里干活,夜里点上一盏煤油灯给我喂奶、补衣。不曾料想母亲的乳房出了癃眼,每到深夜,都要坐下来挤奶,母亲的疼痛自然是可想而知。直到我上学,母亲才相应的减轻了一些负担。然而,谁能想到,一件意外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
  1986年我十岁时,父亲因为厂里的一次事故去世了。当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悲痛,然而母亲却哭干了眼泪。很长一段时间,母亲与灯为伴,每天都要坐到深夜。从此,我由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变成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乡下读书时,要走很远的山路。每天清晨,母亲总要手拿油灯为我照亮。那些弯弯曲曲的山路,坎坷不平。母亲送我到学校,自己又要返回十多里的山路,回到家天才蒙蒙亮。
  母亲在乡下只读过扫盲班,不大识字,但希望我能成为读书人。然而我却没能实现母亲的愿望,最终因为贪玩而放弃了学业,进入打工的行列,这便成为我一生最大的遗憾。
  参加工作后,我开始勤奋好学,因写了几首小诗,小有名气,被领导器重安排到办公室工作。时隔数日回一趟家,母亲总是拿家里最好吃的给我吃,我临走时,都要给我带上一些。晚上又要亮起一盏灯,为我换洗和缝补衣服。
  每次回家坐车,都要走很远的山路,朦胧的黑夜中,母亲又亮起那盏煤油灯,为我照亮。
  后来我结婚,在城里买了房子,母亲住着不习惯,说是房子太大灯太亮,照着不舒服。我知道,母亲又是怀念乡下那盏煤油灯,那浓浓的煤油味,能让母亲闻到乡村特有的味道。
  这么多年来,作为儿子我没有为母亲补偿什么,就连母亲最疼爱的煤油灯都没能再见到。如今住在城里,母亲再也没去过乡下。
  我知道,在我人生的每一个黑夜,总是母亲用心撑起的一盏灯,照亮我走向黎明的道路。
  其实,母亲就是儿子心中一盏永不磨灭的灯,照亮儿子前进的方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