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远上卧牛川——靖远双永供水工程掠影

    靖远县北部的双龙、兴隆、永新三乡,地处甘肃黄河北出口段的崇山峻岭中,总面积702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5.7万亩,总人口4.4238万人。

  今年4月,双龙、兴隆、永新三乡供水工程(简称双永供水工程)东线顺利试通水到达永新乡卧牛川;7月,西线顺利通水到达兴隆乡马尾川。双永供水工程正悄悄地改写着靖远北部三乡的干旱贫困历史。
  靖远北部三乡北邻黄河,曾是丝绸之路北线上的黄河古渡群地带。历史上有名的乌兰关、北卜渡等丝路黄河古渡群遗址就像珍珠一样散落在黄河岸边。
  靖远北部三乡南依哈思山,曾是历史上战火纷飞的关口要隘地带。秦、汉、明各朝代在这里修筑了长城、关隘、烽燧等军事防御工程体系。一甲队、二队山、四队沟、八队川,十队川等宋、明驻兵作战的地名沿用至今。横置南山的大峁槐山,长年积雪,有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带,是三个乡的天然水资源库,山系周边的无数沟壑里的泉水都来源于大峁槐山山系。
  然而,30年的持续干旱,导致哈思山山系众多山泉枯竭,三乡生态恶化,丝路黄河文化旅游带变成干旱贫困区。特别是2000年以来,该区域连续遭受了多年罕见的特大干旱灾害,年降水量不足150毫米。连年干旱少雨,导致旱地绝收,老百姓“吃无粮、喝无水、畜无草、炊无柴”,吃粮穿衣全靠救济,人畜饮水要到十里开外的地方人背、驴驮、车拉,给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困难。
  持续的旱情引起了国务院和省、市、县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2007年2月5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专程来靖远县视察抗旱救灾情况,对靖远县提请新建双永工程给予了充分认可。双永供水工程建设翻开了新的历史一页。
  旱则思水。从2007年开始,双永人奔走于兰州、北京两地,盘桓于四部委、六厅局之间。在兰州、北京等地召开50多场会议,拜访了靖远籍在京工作人员160多人,多次向中央、省、市请示汇报,进行无数次的项目论证、比选、优化、申报……磨破嘴皮唯言笑,踏破铁鞋无怨悔,殚精竭虑争取项目的早日实施。
  2011年3月13日,靖远籍在京工作人员、时任中央军委总装备部副部长的朱发忠同志,就双永工程立项建设事宜给时任省委书记陆浩同志写信,热切询问双永供水工程立项建设工作,双永供水工程就此迎来了新的转机,这在双永工程建设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2012年1月,双永供水工程一泵站在北卜古渡东岸的大庙围堰合拢,打响了双永供水工程建设的第一炮。与此同时,17个泵站开工建设,四个隧洞破土动工;变电所、净水厂、调蓄水池工程相继开工;62公里输(配)电线路架设、56公里上水管道铺设工作同时展开;卧牛川、怀星川等十二川塬的土地开发平整工作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新一代双永人在千年古烽燧下奏响了“敢叫黄河上旱塬”的进军号令,千军万马一起涌向双龙、兴隆、永新的百里古战场平田整地。双永供水工程建设揭开了辉煌的一页。
  “观长城烽燧、听哈思松涛、看雪岭堆银,赏梨花香雪,品孛罗口香水梨……”。双永供水工程泵站、管道就建在这些如画美景之中,双永供水工程不仅过美景而不伤美景,而且新建的17座泵站成为兴隆乡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充分展示出生态双永的魅力。
  大河回流,黄河水沿马尾沟逆流南上,西穿兴隆乡十队川,抵达雪山裙裾下的永新乡卧牛川;东越兴隆乡马尾川,到达哈思山下双龙乡永安堡。双永供水工程的建成通水可发展灌溉面积5.7万亩,解决3.5万人安全饮水问题。北至孛罗口,南至哈思山北麓700平方公里的干旱山区农民喝上了黄河水,浇上了黄河水,成为黄河流域高扬程灌区的受益者。
  双永供水工程,总投资4.4亿元,最大流量1.38立方米/秒,年取水量1043.66万立方米,最大提水扬程910米。在一泵站围堰,在川口水净化厂,在松柏崖隧洞,在怀星川新农村建设现场,在卧牛川试通水灌溉的田地里……300多个建设场面,60多公里的管道流水,17座泵站的翻山越岭……都给我们讲述着双永人改变贫困旱塬命运的动人故事。
  “锲而不舍的争取精神,高度负责的敬业精神,勤俭办事的廉洁精神,团结拼搏的奋斗精神”。每一个项目的争取,每一个泵站的建设,每一节管道的铺设,每一块水田的开垦,都凝聚着双永人的心血和汗水,都彰显着双永人的双永精神。
  在三乡十二川塬,我们目睹了旱塬农民饮水困难的现状,我们亲历了旱区人民脱贫解困的艰难历程,我们感受到了高扬程灌溉的强大威力,我们领悟到只有水利才是恢复哈思山流域生态环境的唯一有效途径。
  大峁槐山是哈思山系中一目望三乡的高地,素有“雁鸣闻三乡,花开秀两邻”之美誉。站在大峁槐山上极目远望,卧牛川新平整的水田一望无际,一直延续到风台山脚下,延续到蓝天白云间。论古堡的千年万胡堆变成了一马平川,百里古战场变成了万亩良田。
  我们被双永精神所感动。这种敢于改天换地的强大信心,来自各级政府的重视,来自双永人的不懈努力,来自三乡广大农民群众的倾心支持。
  双永一泵站在丝路古渡孛罗口轰鸣,双永管道沿古丝绸之路穿行,双永涓涓河水流淌在古关隘、古烽燧下广袤的山塬沟壑里。
  古丝绸之路驼道,已成为新丝绸之路上的黄金水道。
  按下快门,接通地脉,古长城的残垣倒影仍在黄河中流淌,丝路商旅的魅影仿佛还在北卜古渡上踏歌穿行。
  大庙堡涛声依旧,张骞魂归何处?唯黄坪埫古烽燧怆然诉说着当年战火纷飞的恢宏历史。
  看今朝,水往高处流,黄河远上卧牛川,新一代双永人谱写着新的黄河千古风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