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五十三)

    他望着满是狼爪印的湿地和狼群离开的那条小路,心里迷惘了,他一直也没弄明白,这群狼为什么没有吃他。

  孙伯玉一生共经历过两次狼险,这是第一次。第二次是在十几年后一次被马家队伍追急了,跳到了狼窝里。如果说第二次是因为在狼窝里狼不愿意、也不敢在窝边吃人,怕招来灾祸的话,那么,这第一次呢?不管怎么说,从此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认为有时候,狼比人好,狼虽然凶残,但不一定每时每刻都吃人,而有些人,却时刻都在想着整人弄人,他们虽然披了一张人皮,反而不如披了一张狼皮的狼!
  太阳终于出来了。危险的暂时解除使他非常愉快,他决定再不能睡着等死了,要沿着这片熟地朝前爬,爬出这座山弯,爬出小路,一直爬到山外的大路上。
  就在他刚坐起来开始爬的时候,从他爬进来的那条沟边上探头探脑地爬上来一个人。这人上来后机警地朝左右看看,见没什么异样,才大胆地几步奔到他跟前。两人一见面,都愣住了,他认出来了,这人竟是汪家的二少爷!
  汪翰辛一见孙伯玉,来不及说话,抓住他的两只手反身背起来,快步如飞地离开这个地方,下了沟,穿过一片梢林,上了对面的塬。在塬上又走了一阵子,连翻了两道崾岘,当天下午,把他送到山弯子一户人家。这家没有见男人,只有女人、两个小孩和一位老奶奶,汪翰辛一进门就喊:“翠娥,快把炕铺上,把这个人安顿在你家!”
  汪翰辛陪了他两天,临走前,放下了二十个钢洋说:“一半是你回家的路费,一半交给翠娥给你买药治伤。”
  两天来躺在暖窑热炕上的孙伯玉几次想问汪翰辛,你怎么到了这里,又怎么知道我受难,救下了我,但看见汪翰辛很忙,一会儿挑水,一会儿为他熬药,实在顾不上,就没好意思问。现在见他要走了,才把这个一直令他迷惑不解的话题提出来。问他:“汪先生,你怎么到了这儿,把我救活了?”汪翰辛诡秘地笑了笑说:“其实,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伯玉仍然听不明白,还要问,汪翰辛已经急匆匆出门了。
  直到他走后好几天,孙伯玉才恍然大悟道:“噢,原来这才真真儿的是个共产党探子!”
  一件偶然发生的事,给白氏母女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被孙伯玉娘儿俩救下的逃荒女人白氏,是一个苦命人。
  白氏出生在一个书香之家,祖父是西和一带很有名望的老秀才。由于家境贫寒,父亲并没有念过多少书,却在二十岁刚出头上得痨病死了。父亲就留下她这么一个女儿。父亲死后,母亲曾一度想改嫁,但因母亲同样出身于一个读书人家庭,家族中不允许出现一个再婚的女子影响他们的声誉,加之她又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年幼无靠,遂罢了改嫁再婚的念头。
  父亲去世后,家里愈加贫寒,娘儿俩只得相依为命,苦度日月。爷爷在世时有爷爷庇护,日子还稍微好过一些。爷爷去世后,白氏和母亲失去了靠山,日子就更难了。西和山地多,她们没有打硬劳力,地种不上,庄稼收得不好,经常接不上顿。还有一个令白氏母女更加难肠的问题,白氏的母亲人长得很漂亮,在这一带四乡八庄很有名,加之又出身书香世家,读书识礼,温顺贤淑,这就更加引起人们的注意。白氏有一个叔叔。白氏的爷爷考虑,老大既然因生计影响念不成书了,就该让二儿子学业有成,续了白家书香门第的香火。从这个愿望出发,他和大儿子苦挣苦熬,想尽一切办法供二儿子上学读书。但白氏的这个叔叔并不是一个读书学习的料。尽管他天天去上学,知识却没有学下多少,反而养成了一个游手好闲、耍机使奸的二流子浮浪汉。后来,因大儿子的过早去世,白氏的爷爷心灰意冷,也不再刻意管束和要求二儿子了,大儿子去世不久,就给老二娶了一房媳妇,让他单开门另过。
  白氏母亲的漂亮,不光吸引了白家周围的一些人,更吸引这位与她朝夕见面的小叔子。他本来就心性飘浮油滑,加上有这么个漂亮的嫂嫂老在眼前晃来晃去,更撩拨得他心神不安、坐卧不宁。白氏的父亲、爷爷在世时,他虽然心存邪念,但还不敢过分造次,只不过偶尔见屋里没人的时候趁机在嫂子身上有意无意地捏一把、碰一下,嫂子明知他居心不良,也不便发作,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直到哥哥突然死去,父亲接着亡故之后,这人就不安生了。他认为这一切都是老天爷为他提供的良机,他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嫂子弄到手。他知道这个嫂子从小家教极严,又读过一些书,识大体,顾脸面,是不会轻易就范的,但他并不死心。
  那年,哥哥刚去世不久,他听说嫂子要改嫁,急了,心想,一朵鲜花,我还闻都没闻上哩,就让别人采去,这不成。为此,他偷偷地跑到嫂子的娘家。他知道这一家人书念得多,人木了,很看重名节。别看他自己学业不成,有关忠孝节义的故事却听了不少,说得唾沫星子乱溅,终于打动了哥哥的这位岳父,出面干预了女儿再嫁的打算。
  现在,嫂子还稳稳当当地留在家里,也没有再提改嫁的事,父亲也死了,眼前再没了挡头,这下一步眼看就要成功了。就在父亲死后不到一个月的一天晚上,老二瞅着四周没人,悄悄溜进了嫂子的家。白氏母亲知道周围的一些人,包括小叔子都对她不怀好意,她也格外小心。从公公去世后她更加谨慎,每天早早就关门休息,轻易不出自己院门一步。但这天晚上合该有事,晚上烧炕时院子里没柴了,要到大门外麦场上去揽。白氏母亲提了个筐子快快地去,在麦垛上撕了一筐柴提回来。就在她低头装柴的时候,早早儿藏在门边上的老二趁机溜了进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