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裕堡:陇原史空上的遗音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
  我确信已经嗅到了那股亲切而新鲜的历史乡土气息。在2005年,喜闻故乡靖远县仁和村荣获“甘肃历史文化名村”的称号,我激动欣喜、感慨万千。
  我所在的村落仁和村,以前也叫发裕堡,属靖远县管辖内的一个自然行政村,是古丝绸之路北道之重镇。它三面环水,东南靠山,可谓依山傍水,算是“塞北之江南”了。黄河穿门而过,流经相对宽阔的发裕堡谷地,河北是景泰县的五佛寺,河南则是我的故乡靖远县的仁和村。建于北魏时期的五佛寺静静地卧在这个美丽的河谷,香火延续、佛音不绝。多少年来,黄河两岸的乡亲都把五佛寺当成了宗教的圣地,寺内石窟虽然规模不大,但在整个石窟艺术宝库中,它是一颗不可忽视的珍珠,是丝绸之路北路向河西伸延的一处明显标志。更重要的是,它见证了西夏佛教艺术在这一带的传播。村落外远道而来的人必须是渡了船,方可出进村落;出门坐船似乎成了这个村落特有的行程习惯。也是因为这水,活了这方土地。祖祖辈辈,生息繁衍;沧海桑田,几经变幻。据早年《靖远县志》记载,这个村落大约在明朝初期就开始有人定居了,而许多年长者却说这里至少酝酿了2000多年的古文化;滔滔的黄河水日夜不息地向东流去,如同岁月的长河,见证着这个自然村落的历史。
  我独自漫步于黄河古刹,感受着青苗吐翠、梨花怒放、大河奔涌、木船悠悠的诗情画意,不禁为这种田园牧歌式的村落生活而觉得悠闲、惬意。我知道,这是我整个内心世界中浓郁的乡土情结在作祟。这片生我养我的黄土地,我不止一次地去亲近她,又在这期间不断地远离了她。小时候许是因为对这片村落熟视无睹,抑或是年少气盛,总在试图追求外面的世界和天空。多少年求学在外,对故乡搁置太久,些微的挫折和困难总给人一种落魄失魂的感觉。蓦然回首,心中竟会时常勾起对她不尽的怀念和思乡之情。多少次总能在梦中演绎一场又一场快乐、欣慰的童趣和淳朴、敦厚的乡情故事;原本那个指掌悉通、平淡无奇的村落竟要用尽思绪来念想。我真得应该去亲近亲近她了!
  在村落中心坐落着的仁和四合院,始建于清代咸丰年间,堡子内为张雄旧居,名曰“积德堂”。占地面积约1900平方米,民国曾重新装饰。房屋系砖土木结构,有东西堂屋各3间;南北厢房各六间,均系出檐五明柱;西北角有木结构二层绣花楼一处,上下各3间;前院西北角为厨房棚道;大门为砖木结构,影壁砖雕十分精致,并建有门房两间。以此院为中心,堡内遍居村民,形成了一个严密的宗族村落。而在这里也酝酿了深厚浓郁的文化积淀。
  这个村落居民以王姓、张姓、唐姓和乔姓居多,是个典型的聚族而居的宗族村落。如果把它回归于民间家族文化,进行追本溯源地研究,那么,每一个家族的发展历程都是一部鲜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的二祖父是清代举人,每每讲起过往的家族历史,动辄神色并茂,泪洇满面;滔滔不绝得足足讲个一天半夜。那一段一段令人难忘的故事总引起我无限的遐思迩想。可惜他年事已高,耳目失聪,这部活历史终究会被后人载入家族的史册中;我的祖父是个新学派,那时兴学工农及外文,他一腔的热忱求学制糖工业;但是在那个森严的宗法社会,受封建思想影响根深蒂固的大财东曾祖父,为着保全在清末民国时期兵荒马乱中摇曳欲坠的家产,命瞩祖父接掌家业。这样祖父难违父命,中道归乡,一生经营着他读书人特有的耕读生活。多少年来,我总想问问祖父,我不知道曾经当年燃烧在他心中的那把熊熊之火被那个时代所扑灭时,他心里可曾留下遗憾?可是我终究没有,我想历史既然见证了这个事实,就让它成为过往,留于后世去评说吧。祖父已过世10年之久,相信他会九泉有知,欣慰长眠。
  仁和村作为一个宗族性村落,也许正因为它有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丰富的水利资源和肥沃的土地资源,为村民提供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基本保障,传统的北方农耕文明便在这里一代又一代地繁衍和传承。也许就是因为那个有利的地理环境影响了数代仁和人的发展。勤俭守旧、安然自足的生活习性和态度使他们全然过着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这种持重闭塞的观念毕竟让他们缺乏开放和竞争精神,而落后于现代文明的高速发展;但同时却创造了一种北方人所特有的温和、精致和充满思辨与维新的文化范式。他们热爱自然,钟爱土地和聚落;崇文尚德、厚道朴实;尊重知识、敬重文化人,向往着一种耕读传家的生活方式。他们家家都重视让孩子读书,学有所成。谁家祖上出过举人、秀才,谁家孩子考上了大学,是很光荣的事。为了孩子读书不惜拉账借债;更有甚者,全家赶到县城租房子,供孩子读书成才。村里人谁有学问,谁字写得好,是非常受人尊重的。村落内的人家,家家有中堂、户户有字画;即使目不识丁之家,也要请个书法家作几幅中堂悬挂于屋内最显眼处;村里人穷归穷,但家家都收拾得窗明几净,村人出门打扮得干净利索。他们不太在意客厅的陈设是否雅致,而在意这个家庭的厨房和厕所是否干净;不太在意谁家的富有和炫耀,而很在意谁家有字画、中堂、门匾、学生。那是经过数百年积淀,浸润在村民骨子里的文明,是一种不易觉察却真实存在的文明,也是最难模仿、非长期积累而不成的文明。
  家族本位意识在这个村落文明中体现得相当明显。长期稳定的集宗聚居,使得村民的家族意识特别强烈。作为个人,在他们的视野中自己首先是一个家族成员,然后才是社会公民。在他们心目中最为重要的是,维护家族的伦理关系和个人在家庭中的责任。说到底,这就是家族本位意识。比如遇见我们年青一代,他(她)首先会问你是“谁家的娃?”“啥字辈的?”这就足以说明这点。他们关心家族内部的父子、夫妇、长幼、妯娌关系的程度远远超过对宇宙、自然、科技探求的需要。这样就导致了科技的落后,致使这个地方出现总体在发展,但进度很慢的情形。临水而居,也多有不便,他们也在期盼着,能有一座架通黄河两岸的桥,沟通人与人心灵的“桥”。
  这座矗立与黄河两岸的心桥在不断地构建。是的,与繁华城市中钢筋水泥结构的高楼大厦相比,这里真正的算是落后村落,我猜想这样的落差和城市文明足有50年之距。可是那种浓郁热烈的乡情却是城市文明所难以比拟的。进得村落,院落星罗棋布,巷道井然有序,你可以随处感受到一种宾客如归的气氛。家家无论是墙泥斑驳的土疙瘩檐房,还是青砖红瓦的别致院落,主人都会热情地笑迎主房。一杯罐罐茶,一碗大酒枣粗犷周到地呈现在了你的面前,似乎语言还尚且没有它们更能表情达意呢。与他们的交谈中,不管是乡间琐碎还是奇闻轶事都充满了温馨和谐的氛围,以及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谈及孩子读书上学时,他们更是表现出对大学生敬重之意。他们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已经开始寻求更好地生活的方式和方法了。
  我所高兴的是,这个传统文明笼罩的村落既保存着陇上文明原生态的古老文化氛围,又在现代化进程中激流勇进。我看见了她曲折悠久的历史,也在向往着她更完美向上的将来。《易经》曰:“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无穷谓之通。法象莫大乎天地,变通莫大乎四时。”《贞观政要》曰:“以天下之大,四海之众,千头万绪需合变通。是故,不变不通,变则通也。”在不断地探索进取中,村人也在学着变通求发展。穷则变、变则通、通则达。村里有了养牛、养羊专业户,几家人还办起了自己的厂子;科技信息灵活了,经济运转在这里变加速了,家家腰包变鼓了,生活质量提高了。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春风中,这一切令人欣喜的景象更使我心花怒放。我最思念的故乡,我不要看见她落后。
  这片孕育着优秀文化遗产的陇原热土,山环水绕,温情馨香。村落因水而秀,水润人生而美。而如今,喜闻仁和村荣获甘肃历史文化名村的称号,又使我欣喜若狂。作为一种文化遗产,她为国家、为人民所认可,并加以保护和传承,并伴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步伐相应发生嬗变和衍生,在村落现代化的进程中欣然前行。
  我行走在岁月的长河里,耳畔产生若似平地一声陇原史空上的回响,遗音不绝。愿这颗璀璨文明的瑰宝在历史星空永放光芒!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