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五十四)

    乡村里的木门,开关并没有太大的响声,加上白氏母亲心里慌没有注意,回到院子后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依旧关上了门。其实,这时候的老二就藏在她家院子的狗窝里。


  白氏母亲因丈夫去世后常常失眠,加上最近老公公又去世,她经常愁得睡不着觉。这晚辗转反侧一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去,刚刚睡熟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来到一个大山里,丈夫就在前面,眼泪汪汪地招手叫她。她急着撵丈夫,但无论怎么撵,她和丈夫始终隔着一段距离,老走不到一块。她拼命朝前赶,在经过一条狭窄的山路时,山两边的石崖向她压下来,石头压在身上,压得她气喘心堵,想喊喊不出,想推推不开,正在发急无奈间一下子惊醒了。她人虽然醒过来了,但身上的压力并没有解除,觉得似乎是一个人压在她身上。她非常害怕,急忙用双手使劲朝下推,同时打着颤声问:“谁,你是谁?”这人并不答话,只是把她搂得更紧了,她觉得有一股热气凑近脸边。这人在他耳朵边上轻声说:“嫂子,你把我馋死了,就让兄弟好上这一回……”她明白了,还是自己丈夫这位猪狗不如的亲兄弟。

  白氏的母亲十分生气。她一边使劲往下推他,一边压低声音央告道:“不,不能啊兄弟,你不在我和娃脸上看,难道也不往你哥脸上看?你哥他……”一想到自己的丈夫,女人哭了。

  “我哥?他,一个死人,自己睡下享福去了,把你一个人撇下难受,我看他做啥哩。嫂子,就让兄弟……”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脸上挨了白氏母亲响亮的一巴掌。

  白氏的母亲虽然与丈夫在一起只度过短暂的几年,但夫妻俩一往情深,这个人是丈夫的亲弟弟,不但对死去的丈夫没有丝毫的同情之心,竟然还在丈夫尸骨未寒之时来欺侮她。她愤怒极了,盛怒之下,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劲,在打了老二一巴掌的同时,呼地一下翻身爬起来,把毫无思想准备的老二冲得一骨碌滚到地上。她跳下炕,连鞋都顾不上穿,就一把拉开房门奔到院子里。

  掉在地上的老二这时才反应过来。他悻悻地爬起来,揣摸着穿上了鞋,也来到院子里。现在他才知道,这个一向温柔贤惠的嫂子,其实是个外柔内刚的人,看来今后在她身上硬来是不行了,只有想办法缠她逼她,直到她无路可走了才能就范。这样一想,他对着嫂子鼻子里粗粗地“哼”了一声,啥话没说,打开大门走了。

  这一夜,白氏的母亲蒙着被子一直哭到天亮。

  这件事过去刚刚三天,白氏家养的几只鸡忽然少了两只,接着不几天,娘儿俩辛辛苦苦喂起来的一头猪竟莫名其妙地死在窝里。

  白氏的母亲知道这是老二所为,但她为了活下去,为了活着把女儿拉扯大,只有忍受。

  老二一看只用这些小手段还压服不了嫂子,就又翻着眼皮想新的办法。

  事情过去不到两个月的一天下午,老二大摇大摆地进了嫂子家。他嘴里叼了个五六寸长的烟锅子,进门后屁股一拧坐到炕边上,一边朝鞋底上“梆梆”地磕着烟灰,一边在身上摸出烟口袋往烟锅子里装烟,目不转睛地盯着白氏母亲说:“嫂子,我想跟你商量个事,你看咋办哩?”

  白氏母亲只顾低着头切菜,头也没抬,口里喃喃地问:“商量啥事?”

  “商量给爹过百日的事。爹的百日眼看到了,咱们就弟兄两人,我哥虽然死了,有你这长房嫂子顶着,你不能不管不问啊!”老二带着质问的口气说。

  按理说,在这一带农村,老人没了只过头年、二年和三年,等三年上纸一烧,以后就再没有什么大的祭奠活动了,只是逢年过节和清明、十月一在坟头上烧上张纸就行了。至于百日,很简单,只是自己家里的亲房凑在一起烧烧纸,再用铁锨把坟上的土象征性地往上拱一拱,这只是个简单的仪式,并不是什么重要活动。白氏母亲不知道老二突然提出过百日是个什么意思,但她知道老二坏,断不了在她身上打主意,不知这次又出什么新花招,就只管低着头干活不吭声,等老二说。

  老二等了一会儿,见白氏母亲只管低头干活不问他,实在等不及了,只得和盘托出自己的主意。他说:“爹去世的时候,时间紧张没有埋好,不管怎么说,爹在咱这一带是个有名望的老先生哩,一想到他老人家抬埋得那样简单,我心里就不安,所以我想把爹的百日好好过一下,也好显显咱们做儿女的一片孝心嘛!”说完眼睛定定地瞅着白氏母亲,看她怎样回答。

  白氏母亲听他说得这样冠冕堂皇,也不好直接回答,回过头来向他看了一眼,意思是问,那究竟怎样个“好好过”法。

  就这一眼,看得老二心里怪痒痒的。他知道嫂子想听什么,又继续说道:“至于怎么个过法嘛,我想,咱们家眼下就这么一件大事,要过,就过得排排场场的,杀上两头猪、两只羊,把全庄所有亲戚朋友都请上,再请上全班吹手,热热闹闹地过上三天,也让庄里人看一看,咱爹一辈子活得啥人!”

  天哪,杀两猪两羊,还要请全班吹手,世上哪有这样给老人过百日的!这不是明明白白地刁难我孤儿寡妇、还在自己身上打主意吗?白氏母亲豁出来了,她什么也不顾了,把切菜刀“啪”的一声朝案上一扔,扭回头盯着老二说:“要过你过去,我没钱!”“没钱可以拆房卖地嘛,总不能让老人在地下白受凄惶啊!”老二紧接着又是这一句。

  “好,这地、这房就卖给你,你先给老人过百日,过完后这个院子和分给你哥名下的那几亩地都归你,我领上娃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