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短发梳辫子一样可爱

    不久前,我们一家三口刚刚从威海探亲回来。生活方式不同,思想观念也不尽相同,最为感慨的是:婆婆和大姑姐极力反对我的女儿梳辫子,并给出冠冕堂皇的理由:影响学习。还说她们那里的女学生一律留短发,还说谁谁家的女儿上学时一直留短发,把所有时间用在学习上,现在都博士毕业了云云。
    在我眼里,我的女儿留短发或者梳辫子是一样可爱的,留什么发型是她的权力,只要大方得体就好,这和影响不影响学习一点关系也没有。
    外甥告诉我,在他们学校,的确对学生头发的长短有规定——男生头发不得过耳,女生头发不得过领。
其实,不单威海的学校是这样,当今的很多中学,尤其是高中,都要求学生统一剪短发。最近,就有这样的一则新闻,《学校要求学生统一剪短发,女生为留长发开假证明》,新闻中说,福州女生小林是福州某所一级达标校的高一新生。听说开学后,学校就会要求学生剪短发,为了保住自己的长发,小林在开学前报名参加一家培训机构的艺术团。该机构为她开具了一张假证明,“证明”她“因演出需要留长发”。
    女生为了留长发不得不开个假证明,这不失为权宜之计,这也是一个女孩对于学校一刀切的规定的反抗。记得曾经有个女孩,因为学校强制剪长发而自杀。事情是这样的,2012年4月13日晚,山东省东营市初二女生李欣玥从自家五楼跳下,经抢救无效后身亡。据孩子的母亲说,是因为学校连续向家长发短信,要求孩子必须按校规剪短发,但孩子坚决不从,悲剧便由此而生。为了反抗“必须剪短发”的校规,竟赌气拿自己的生命相搏,这未免有点太冲动,太不该。然而悲剧的发生,学校强制化的规定脱不了干系,应当引起我们的反思。
    学校要求中小学生着装整洁,打扮得体,这本无可厚非。然而,中国却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明确规定中学生不准留长发,长发与得体并不是矛盾的对立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正处于青春期的年少学生。短发也好,长发也罢,都能显示女孩子的青春与活力,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学校有什么理由,大一统、一刀切,要求学生一律剪短发呢?
    我国教育部颁布的《中小学生行为规范》规定:中学生要穿戴整齐、朴素大方、不染发、不化妆、不佩戴首饰,男生不留长发、女生不穿高跟鞋。其中“男生不留长发”即可合理想象为女生可以留长发。至于头发到底该留多长,是各个学校自行规定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学校当然也可以有自己的规定,但校规的制定理应与时俱进,合情合理,强制学生剪短发不可取。何况头发的长短与学习的好坏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据说,学校要求学生剪短发,其中一条重要的理由就是短发能够省去诸多护理的麻烦,从而为学生节省更多的时间用于学习。显然,这样的理由,当然是“应试教育”的观念使然。在学校管理者眼里,中学生学习是第一位的,一切都要为学习让路,哪怕梳洗头发都会影响学习。如此这般,终会将应试教育推向极致。殊不知,这样的教育已经背离了人性,当教育给予学生的只是学习,学生身处其中,又如何感受到丝毫的尊重与自由,又如何对学校的教育产生认同?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人才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指标。没有一支宏大的高素质人才队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难以顺利实现。
如果学校把学生仅仅培养为学习的机器,而不是培养为人才,那岂不成了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哀?
    不合理的校规,恰恰反映了应试教育的可怕:我们的学生越来越没有个性,学生被一个“标尺”统一要求和衡量,不能施展他们的才华和兴趣,应试教育正在抹杀孩子们的天性。我不由得想起了席慕蓉的诗句:“请你告诉我\昨天那个还有着狡黠的笑容\说话像是寓言与诗篇的孩子\那个像小树一样\像流泉一样\在我的眼前奔跑着长大了的孩子啊\到什么地方去了”。
    当今,在倡导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大背景下,教育首先应当以“人”为本,关注“人”的发展,教育者要做到目中有人,长发与短发,只不过是学生的个性选择,取决于学生的审美取向,学校无权干涉,更没有权力硬性统一要求。以节省时间的理由为借口,强制学生留短发的行为,实质上是对学生个性的漠视,是学校管理者的教育强势与霸道在作祟,是教育的短视行为。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台湾教育也存在这样的强势与霸道,著名作家龙应台将之称为“僵尸化教育”,并给予鞭笞。龙应台在文章中写道:一个在知识上能够活泼地思考、大胆地创新、勇敢地质疑的聪明学生,可不可能同时在行为上是个中规中矩、言听计从、温驯畏缩的所谓“好”学生?如果他敢在课堂上表示物理老师对流体力学的解释不够周密,他难道不会对训导主任追问他为什么不可以穿着制服吃西瓜?反过来说,一个老师说一他不敢说二的“乖”学生,他可能把老师的实验推翻而自己去大胆创新吗?
    但愿我们的教育者能够反思,给孩子们一个更加自由、更加广阔的成长空间。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