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生活 细水长流

  常言说:吃饭穿衣量家当。我现在到四十不惑的年龄了,母亲还时常教育我:“钱多了多花,少了少花,吃穿用度不可与人攀比,凡事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量力而行。”
  这几日,媳妇又念叨着要给我买件衣服。我总觉得衣服有穿的,还不需要添置,所以平日里疲于逛街,懒于进店。
  这个夏天,我依然是这样一身行头:已经被太阳晒得退色的藏青色T恤,洗得发白的天蓝色牛仔裤,烟灰色的北京布鞋。我自我感觉还不错:干干净净,舒舒服服,这不挺好的吗?谁知,我小妹妹对此早就有意见了。
  周末,兄弟姊妹几家聚会。大家一块儿边吃边聊,说说笑笑,我小妹妹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尕哥,你也到专卖店买上几件正规衣服,你穿得根本不像是在事业单位上班的。打工的人穿得都比你好!”
  嗨!嗨!嗨!麻烦大了,我穿什么衣服何时起竟然已经不是我个人的行为,而是关系到我们事业单位的形象和声誉了!哎——我怎么就没意识到呢?
  这让我想起一次到专卖店买衣服的经历。那次到一家品牌衣服专卖店买衣服,导购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面孔,在我试穿一件夹克后,导购员突然说了这样一句:“气质立马不一样了。”你说说这是什么话?我该怎么理解?我搞不明白,我穿上这款夹克是什么样的气质?我不穿又是什么样的气质?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哎……
  一次,我和一位亲戚去兰州,在“大润发”超市,亲戚买了一双打完折后近900元的网眼运动鞋。这双鞋的样子我怎么看,怎么像我穿的北京布鞋。我这北京布鞋,已经穿了两个年头,鞋底鞋帮鞋面“洗旧如新”,质量还挺好的,应该还能穿一年。价钱嘛?我还是不说为妙——我就给我多少留点面子吧。要不,我更不像是在事业单位上班的了。
  其实,我一直对“富贵”“贫贱”这两个固定搭配的词有怀疑。富者为何就贵?贫者怎么就贱?我们芸芸众生,每个人其实都是历史长河里的一滴水,只不过有的水滴稍大一点而已,何来贵贱之分?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提出过一个著名的快乐公式:快乐=物质÷欲望。从经济学的观点看,物质消费越大,欲望越小,快乐就越多;物质消费越小,欲望越大,快乐就越少。作为工薪阶层的平民百姓,收入渠道单一且工资不高,物质消费本就有限,如果放大欲望,那么,按照保罗·萨缪尔森的观点,快乐就会越少。
  俗语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欲壑难填,因为欲望是个无底洞,所以,我一贯要求自己量入为出,对物质的要求尽量低一些。知足者常乐,生活中,本就消费欲望不大的我总是要做到物尽其用:吃剩的干馍馍,放到院子的一个角落,静待流浪猫、流浪狗的青睐;家里洗澡时用大澡盆接下淋浴的水,然后倒入塑料桶,用来冲马桶;下班后办公电脑一定关闭,下午、晚上上班时重新开启;办公室安有五盏日光灯,晚上加班,开两盏就完全可以了……这些意识和行为已经形成习惯,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或奇怪的。
  俭以养德,不过我还真没发现我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成绩和德行,但我从邻居和朋友身上看到了节俭带来的令人羡慕的回报。
  我们家六楼邻居老陶夫妇常年在菜市场上卖大肉,夫妇俩早出晚归,辛苦赚钱,供两个孩子上学。老陶无论冬夏一直是一件蓝大褂工作服在身;一辆28加重自行车是他的运输工具——从屠宰场把肉批发上,然后用自行车驮到菜市场;他家的住房也没怎么装修,家里摆放的也是多年以前的老式木制家具;孩子的穿戴也简简单单,朴朴实实。可就是这对普普通通的夫妇,三年前他们的女儿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哈工大,学习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现在立志要考研;这几天,他们又给儿子收拾行装,要送儿子步入心仪的大学。老陶常说的一句话是:“我这一辈子已经是下笨苦的了,我就是希望我的两个娃有个出息。”我平时见着我的这位邻居时,敬称其是“哈工大大学生的父母”……试想,如果没有他们克勤克俭的本色,没有他们勤俭持家的家风,他们的子女能成才吗?
  我有一位朋友,儿子大学毕业后,签约到位于广州的南方航空公司,工作两年后,朋友出资为儿子在广州购置了一套120平方米的住房。这几天,他又喜上眉梢——儿子准备和“空姐”女友结婚了。就是这位朋友告诉我细水长流的道理。一次,他到我家,看我在更换漏水的水龙头。他说:“你把水管阀门关小一些,这样一来可以节省水,二来水龙头承受的压力小一些,不容易坏。”他说的这话还真有道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生活经验。现在想来,他们家之所以顺风顺水,跟他“细水长流”思维不无关系。咱们老百姓过日子不就是这样的吗?
  莫泊桑的著名短篇小说《项链》,讽刺了爱慕虚荣的浅薄风气,至今读来,还觉得意义深刻。现实生活中,我们大可不必为了“真项链”而朝思暮想,神魂颠倒,志在必得;为了“假项链”而典身为奴,身心俱囚,不得自由。那样的话,得不偿失,我们就找不着生活的真正重心了。
  咱们平凡老百姓过日子,还是要实实在在,细水长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