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刘俊 一路走好

    刘俊同志,男,汉族,生于1972年12月16日,辽宁大连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白银日报社新闻中心副主任、白银晚报社编辑部主任。1992年9月至1994年7月,西北师范大学地理系环境专业学习;1995年1月,任白银日报社记者、编辑;2008年12月,任白银日报社技术部副主任;2010年12月,任白银日报社新闻中心副主任,2013年6月起,兼任白银晚报社编辑部主任。

    

     春雪满天艺苑那堪悼斫手

    风波平地新闻岂止鉴前车

                        白银日报社敬挽

 

    以信仰约言自己任劳任怨绣虎雕龙天妒英才凝泪雨

   守本分关爱他人克俭克勤呕心作嫁国逢时世叹命穷

                        白银晚报社敬挽

 

    

走好 我的老大哥
 
●窦永通

    与他初识,是在离单位不远的1路公交车站。他迎面走来,我稍显局促。“‘80后’?”他扶了一下眼镜框笑着缓缓说。刚来单位的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慌忙应了一声。“我听说你进单位考试成绩不错,我姓刘,虚长你几岁,以后喊我老刘就行了。”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身材魁梧,言谈随和,敦厚的样子很有亲和力。


  “和你小子能聊一块儿去”

  因为共同在晚报工作的原因,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闲聊时他最常谈到的是历史、军事类话题,他总能抛出一个发生在当下的新闻话题,然后串联到历史事件中,往往是他讲完了,我还在回味,有时甚至没缓过神。记忆力惊人的他,在涉及具体历史年代、数据时,总能脱口而出,为验证准确性,我还私下“偷偷”百度过,结果他说的都是正确的。因为我也喜欢这方面知识的缘故,我们在一起从不缺“聊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和你小子能聊一块儿去。”

  “以后我写的东西咱俩共同修改”

  我一直在办公室工作,鲜有新闻稿件见诸报端,即便是有,也远远达不到评奖条件。要知道事业单位人员职称的高低,直接决定收入高低,而那时的我还满不在乎,心想反正还年轻不着急。和他聊起这方面话题时,我也是这个态度。有一天他拿着一篇稿子来找我,“这是我刚采访回来写的,有些句子、用词总感觉很老套,你能不能帮我润润?”他在单位工作20多年,记者出身,现在又是晚报编辑部主任,我哪敢不自量力动他的稿子,所以推脱没有答应。他坚持,“你看这样,帮我挑挑错别字总行吧?”我勉强答应了。之后,他几经斟酌,几番修改,才最终定稿。第二天上班,在报纸上看见他写的那篇稿子的署名有我的名字,我正一头雾水时,他走进我办公室,“这篇稿子好与不好就不提了,因为你也出了力,我擅自做主把你名字加上了。我知道你在办公室写新闻稿的机会不多,以后我写的东西咱俩共同修改,你看怎么样?对你来说,机会更多一些。”有时候,感动来得很突然,他这番话,让我心里顿时感觉暖暖的,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暂时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永久的离开注定让这一切永恒

  没有告别,没有言语,更没有眼泪,只有无尽的怀念和祝福

  彷徨时

  你说

  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

  失意时

  你说

  这是你此生最宝贵的财富

  得意时

  你说

  能为你的高兴而高兴是一种幸福



  抹不去

  一幕幕鲜活画面

  侃不完

  五千年春夏秋冬

  挥不去

  谈笑间音容笑貌



  你欠我们一个道别

  我们一直都在你身旁

  老大哥,走好

 

与君既相逢 何忍轻别离
——追思我的好同事刘俊
张鸿吉

        我清楚地记得,你是1995年1月分配到白银日报社工作的。


  20多年了,还有这样清晰的记忆,因为我和你年龄相仿,到报社工作的时间也差不多,也因为你来报社就和我安排到了记者部的同一间办公室。

  由于你和我都是新同志,对采访环境都还不太熟悉,主任经常安排我俩一起出去采访,可以相互壮胆、取长补短,也是相互切磋、共同提高的机会,让我们尽快地熟悉新闻采访业务。

  在3个多月时间里,我俩共同采访了市区春运工作部署会、市直机关党建工作座谈会、市领导春节前慰问困难企业和职工、市领导在除夕之夜和大年初一走访企业农村向工人农民拜年、市区元宵节社火汇演、市政协二届五次会议等重要会议和活动。20多年过去,仿佛就在昨天。那时候的采访,至今记忆犹新;那时候的合作,至今历历在目;那时起的情谊,至今历久弥新。

  那年元宵节的社火汇演规模十分庞大。这样的活动,对于我们刚刚做新闻工作不久的人来说,要采写一篇好稿件,不是易事。按理说,采访完毕后,稿件应由我俩分头执笔后,再进行整合,内容会更加翔实生动一些。但是,听到震天的锣鼓声、不绝于耳的鞭炮声,我这个离家在外的人早已无心写稿。你坚持让我回家过节,自己独立完成稿件,在把稿件交给领导时,还加署了我的名字。其实,在万家团聚的时刻,哪个人不想放下手头工作回家过节?

  到报社这些年,你先后在日报记者部、编辑部、综合部担任记者、编辑,在新闻中心担任副主任,后来在晚报编辑部担任主任。在新闻业务上,你既熟悉采访写作,也深谙稿件和版面编辑;在采访业务上,你既擅长文字报道,也擅长摄影报道,还自费买了相机;在编辑业务上,你既是版面编辑和稿件修改、标题制作的行家,也是图片、视频的后期处理、加工和剪辑的里手;在媒体融合上,你既熟练传统的报纸业务,也懂得新媒体业务。在我看来,你是报社新闻业务上不可多得的“专才”和“通才”。

  我曾在报社编辑岗位工作过几年,由于我刚刚接触编辑业务,你已经对编辑业务非常熟练,你从如何画版、破栏,怎样使用字体、字号等各个方面给我进行了指导,使我在编辑岗位上尽快上手;那时的电脑在报社还是稀有物件,你从电脑打字,互联网上网,文字、图片下载,Txt、Word文档应用等方面教我使用,使我较早地掌握了一些初步的电脑知识。

  你为人诚恳仗义,乐于助人又精于业务,在工作中,我和你建立了深厚友谊。在私下,我自己有办不了的事,也经常找你帮忙,你从来不推辞,跑前跑后。我没学会在网上买车票,打个电话,你就会帮忙搞定;我遇到挫折,你会主动开导劝说。你这样的为人,使你结交了许许多多的朋友……3月10日下午,你还来过我办公室;3月11日中午,我还和你通过电话。

  3月12日一大早,得知头天傍晚你遭遇横祸的噩耗,我感到震惊、窒息,始终难以接受,颤栗的心情久久难以平息。

  我的思绪飞回了1995年1月的那天早上,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个刚刚从西北师大毕业,到白银报社报到上班的高大英俊青年……

 

前路或有白雪飞 假如能 不想离别你
 
●施耀花

    3月12日的那场雪,来得唐突,毫无征兆。同样毫无征兆的,是你猝然离世的消息。


  3月12日一大早,刚起床,接到小窦的电话,他凝噎,缓缓告诉我:“花姐,刘哥走了……”

  惊愕、怀疑、痛惜、悲惋,百感交集,齐涌心头。那一刻,我真愿犹在梦中,这只是个梦,梦醒了,你还在,一切都还在。

  可是,那竟是真的!待眼泪模糊了双眼,我方知道,大刘,你真的走了,永远走了。从此幽明两隔,永远不能相见了。

  送你离开的那一场雪,下在了春天。

  灵山三丈雪,岂是远行时?大刘,在这个飘雪的春天,谁都无法想到,你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

  不是约好了,等着春天,天暖了、花开了、草绿了,你、我、石头,要和记者部的同事们一起去走基层,采写一些鲜活的稿件吗?

  行走人世间,聚散不由人。斯人去后,幸有往事可追可慰。回望过往相处的时光和你亲切的笑容,内心酸涩怅然,泛起的,是你对我、对大家点点滴滴的好。

  记得刚认识你,是11年前我刚到报社上班。刚走出校门步入职场,难免羞涩懵懂,看见本单位的人也不敢贸然打招呼。而你,丝毫没有老同志的架子,远远看见了总会热情地先打招呼,憨然一笑,笑容可掬。虽然在不同的部门,很少聊天互动,但这份热情却给初来乍到、惶恐不安的我很多暖意。

  与你相熟,还是3年前我被派到白银晚报编辑部后。由于我没有干过一天编辑工作,干起责任编辑来很不熟练,在审版、选稿等环节存在很多问题。每次烦恼时,你总会为我打气鼓劲,还在耐心地给我讲工作流程,教我用超捷排版软件……

  在工作中,你是耐心的大哥,也是我学习的榜样,你的埋头工作、低调做人、友善待人,亦如一面镜子,让我随时可以看到差距,三省己身。每次审阅版面,你总是一丝不苟,生怕漏掉一处错误。编辑们处理不好的版面,你总会手把手教她们划版,设计版式。因为评职称在获奖上有硬性要求,这3年里,只要有了比较好的新闻素材,你从不藏私,总是约我一起去采写,有时候你采写了好稿子,也会偷偷把我的名字加上。还记得去年报纸登载高考试卷,我们加班到凌晨4点多,是你,如此辛苦还不忘把我们女同事一个个送到家,看着我们上楼了才离开。每当我家里有事,你总说,有事就去忙吧,有哥呢,活我来干。就这样,3年多时间里,欠了你不少班。没想到的是,欠你的班,除了你走后我替你上的那个,剩下的,今生再也还不了了。

  生活中,你是可以交心的朋友,我们可以坐而论道,亦可直声相谏。家里的琐事,有时也会找你说说,你总会劝我多点耐心对家人、爱人。人浮于事,谁都有无法排解的冷寂孤独。善感如你,也曾多次向我倾诉郁结在心中的苦闷。但我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好几次甚至没有认真听完就匆匆忙去了,如今想起,悔愧难当。“余生还长,何必慌张。”这句话我时常挂在嘴上,可是,大刘,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天有大不仁,对你,意外却比明天来得更早……

  与你搭档的3年多时光,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一切都如昨日,转瞬却成了人世冥间两重天!纵使笔有万钧,胸有千结,思有百折,也难写难画一片伤心。虽然我懂,谁的离别都有眼泪相送,可是,大刘,你的离开,却让我们哭得太早、太久、太恸!

  陪我们走一段路的人,需要珍惜。生活在循环反复地延续,哪怕冬日冰封,却也有春来奔流的那一天。但故人虽逝,不论走远了,或是走失了,共事为友的情谊,一直都在。

  大刘,前路或有白雪飞,假如能,不想离别你……

 

               你走了,把我们的美好也带走了

                                朱德军

    3月12日早晨8点,单位办公室小窦给我打来电话。接通后,他第一句话是:“老哥,刘俊出车祸走了。”


  刘俊和我同是东北人,他的老家在辽宁大连,我的老家在黑龙江。挂断电话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眼泪也瞬间流了下来。

  追忆往事,一切历历在目。记者部和编辑部的办公室同在报社6楼,因为太胖了,每次从1楼上到6楼,刘主任都是气喘吁吁。这几天上班,只要一只脚踏上楼梯,我的脑子里就会浮现平日里上班遇到刘主任的情形……

  “唉,我太胖了,上不动,你先走,我慢慢上。”

  “你今年回东北过年吗?我好几年没回去了,啥时候咱俩一起回,你顺路到大连玩几天。”

  “你们每周踢球真好,我也想运动运动,把这身肉减一减。”

  “这几天开两会,你辛苦点,把稿子看好,我盯紧版面,咱们千万别出什么错。”

  可如今,在楼道里,再也遇不到你了,再也没有机会,拍拍你的肚子,和你开开玩笑了。

  在事发的前一个月,我报了一篇参评省新闻奖的稿子,因为那一期是你值班,所以在编辑栏填写了你名字,你知道后,一个劲地谢我。我说这不正赶上了么,可你说“那也要谢谢”;在事发的前两周,我们坐在一起吃饭喝酒,你说天气慢慢热了,咱们周末约上几个同事,AA制来一次自驾游,出去放松放松;在事发前几天,我给你打电话,说下午家里有事,能不能替我看看稿子。你二话不说,“没事,你去忙吧,有我呢。”

  可谁曾想,你这个大胖子,突然就走了。说好的一起喝酒,说好的春游,说好的替我值班,说好的一起回东北……这么多的美好,你全带走了。这几天,我都不敢去你们编辑部办公室,我怕见到你空荡荡的座位,我的眼泪又该止不住了。

  报社领导跟我说:“你也写一篇纪念刘俊的文章吧,我们过几天发。”我说:“好”。但我坐在电脑前,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

  因为,电脑屏幕早已模糊……

 

 

挽联挽诗


  慎乎德,贵乎诚,英年早逝,潇潇春雨陇原冷;

  直而温,宽而栗,白首增哀,寂寂新闻二月寒。

                   白银日报社全体同仁敬挽



  毕世精神崇道德,剪辑连接,作嫁美风空想象;

  一腔心血凝报端,采访编撰,时评雄论尚依稀。

                   白银市作家协会敬挽



  素雪涕飞挥墨著文悼俊才;

  青山容老踏歌为赋哭斯人。

                   白银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敬挽



  引线穿针,副刊荟萃多依赖;望云驾鹤,报界股肱竞折腰。

                      白银市诗词楹联家协会全体同仁敬挽



  健笔一枝,广而告之,写百姓家长里短;泥巴两腿,愿而恭也,带千畦蔬绿椒红。   兰州金尚广告公司敬挽



  飞来横祸君坠落尘埃大地悲,

  噩耗天降吾肝肠寸断怨苍天。

        铁路文友敬挽



  一门冀养育,经营有道斫轮手,奈何横祸飞来,天夺英俊;

  大业赖扶持,褒贬无私倚马才,岂意栋梁其萎,我哭斯人。

          高财庭敬挽



  三载相知成旧梦,一朝罹难筑新坟。          

                       万全琳敬挽

 

哭刘俊(古风)

高财庭


  春来万木葱,雨雪漫陇中。

  孰意飞横祸,摧萎我刘工。

  长忆谋报业,股肱仰元戎。

  采编费心力,辑校倍亲躬。

  不妄言为本,笃好学是风。

  方期酬远志,煮酒论英雄。

  开张天岸马,搭箭竟折弓。

  感运怜幽草,伤时叹命穷。

  还将千古恨,寄语与飞鸿。

  此去天堂里,倚马傲岳嵩。

  年年祯如意,步步利亨通。

  德行金管记,姓字碧纱笼。

 

 

悼刘俊

一峰


  人生如此不公平,刘君不惑离红尘。孤单上路太可惜,耄耋二老谁侍奉?英年早逝损失重,报界永缺一股肱。事发突然无力挽,三杯泪酒悼刘君。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