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五十七)

    他的腿不好,但人勤快,开始他们日子还能过得去,可后来一连生了三个女儿,又连着几年受了旱,吃饭的人多了,地里却打不下粮食。就这样,越过越穷,直到民国十八年遇上大年馑,丈夫被活活饿死。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晚上,从年馑开始就一直舍不得吃一点粮食,把省下的饭偷偷地匀给她和女儿的丈夫,全身黄肿地躺在炕上,把白氏和十七岁的大女儿叫到炕边,对娘儿俩说:“她妈,本来你跟了我这么老的个人,知道陪不住你,但没想到分开得这样快。我死后,你趁着人还没倒,赶紧领上娃娃们跑,出去稍微有一点活路,就挣扎着给几个女子寻上人家,你不论跟着哪一个过都成。记着,千万不要回来,咱这地方的人又穷又坏,光靠你们娘儿几个,就是没了年馑,也很难度活下去。”说完,就咽了气。

  想起和丈夫二十多年的恩爱,白氏伤心得几天起不了床。但她想到丈夫说过的话,在埋完丈夫十多天后,挣扎着起来,把家里的东西简单地归了归,交给已死了二叔、和儿子一起过的婶子,从院里一棵大槐树底下挖出了公公临去世前偷着塞给丈夫的五十个银圆和几个银锞子,带着女儿们出了门。

  她们走得慢,一路讨吃要喝,走走停停。因带着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路上极不安稳,有几次被坏人缠得脱不开身,直到去年九月在眉县遇上了伯玉娘母子。白氏病好了后搭眼一瞧,知道这母子们是一路上所遇到的难得的好人,就下了决心,再三央告,才一直跟到了孙家塬上。

  到了孙家塬后,孙伯玉在紧忙中给她们做了简单安置就出了远门。本来白氏谋划着,看这里大塬平坦,地方要比西和老家好得多,凭她手里的这点钱,年馑过去后庄稼收好了再添上些地,瞅机会择上两户好人家,把两个大些的女儿打发了,给小女儿招上个上门女婿,她这一辈子也就算凑合着度过去了。谁知,事与愿违,孙伯玉一年前出门,说好二三月回来,但却一去不返,家里留下一个老娘和媳妇娃娃,自己连自己都顾不过来,根本顾不上管她们娘母子了。加上最近又谣传说伯玉出门遇上了土匪,被杀了,老娘急得一天哭过去好几次,她想,怎么世上好人都这么命苦,假如孙伯玉真的遇上土匪被杀,叫这一家子今后怎么活?

  就在白氏为孙伯玉一家牵肠挂肚的时候,三天前发生的一件意外事,把她自己又推入一个灾难的漩涡。

  前天傍晚,白氏的二女儿、十七岁的秋儿寻菜回来晚了,在路过一片被孙氏族人称作“老坟”的林子时,肚子疼,一看四周没人,就跑进林子里,在一个破石碑子背后蹲下解手。这时,早在她后边不远处跟着她的北头四爷家的小儿子、老三孙国瑜跟进来,把她压在地上。秋儿刚解开裤子,突然被压倒,开始她以为是个什么野物,一边本能地用手推挡,一边张口大喊:“狼!”刚喊出一声,嘴就被人用手捂上了,她这才知道扑压她的是个人。白氏的三个女儿,长相上全随了她们的母亲,一律细条个,白净脸。但是,龙生九种,人皆不一,这三个姑娘的性情却大不一样。大女子春儿,无论在长相上、性格上更接近母亲白氏。她今年十九岁,在当时的乡间已成了晚婚,本来十五岁那年爹妈已经给她找下婆家,女婿是个给人吆车的,但不幸在十六岁上准备出嫁的前一个月,女婿在晚上赶车回来经过一段狭窄的山路时马惊车翻,人被惊马冲到山沟里摔死了。从此在乡间人眼里这姑娘命硬,克自己亲人,婚事一时就无人再敢问津了。春儿的爹妈倒没这样想,他们只是为自己女儿命运乖蹇担忧,打算等过上一二年再张罗为女儿说婚事,谁知接上遇年馑,爹死娘悲,一家人随着母亲漂泊到今天,这女子的婚姻大事也就一直耽搁到现在。二女儿秋儿长相上虽然随了母亲,但性格却大不一样,好像是老天爷有意要为这个没有男人的家庭安排一个撑腰仗胆的人似的。这姑娘性格刚烈暴躁,做事有胆有识。她家里尽是女孩子,父亲年龄大,人又老实,母亲性子绵软,胆子小,这样的人家最容易受人欺侮,但这位二姑娘却从不买这个账。有一年离她家不远的西堡子村药王庙上过会,她和姐姐跟着父母去看夜戏。晚上戏散后临出戏园子门时,她们和父母挤散了。姐姐虽然比她大,却由她拉着姐姐的手朝回走。刚出门不远,从黑暗里钻出两个小伙子,拉了她们姐妹就朝旁边的黑地里拖。姐姐吓傻了,只是一个劲地哭着求饶,拉姐姐的人一看更来了劲,不但不拉了,甚至还丢开手,两手叉腰站着,等姐姐求饶够了,这人却慢腾腾地说:“你自己乖乖儿到那边地里去,否则,我要了你的命!”春儿一听更害怕了,几乎要闭过气去。妹妹秋儿的表现却和姐姐不一样。她那时人小,遇上一个比她力气大得多的男人,根本拧不过,撕不开,但她却不哭不告,只是用两腿使劲朝后蹬,故意拖延时间,就这样一直被拉到一片庄稼地边上。在溜下地埂时,她趁机抓了一把土,一下撒到那人脸上,那人急忙松开手去揉眼睛,她爬起来就跑,直跑到姐姐跟前,把剩下的半把土全堆在欺侮姐姐的那个人脸上,然后拉起姐姐就跑。两人终于气喘吁吁地跑回家里。在这件事上,爹妈夸赞了她好一阵子,姐姐也一直从心里感激着她。

  当秋儿知道压他的是个人时反而镇静了。对这种专欺侮女孩子的坏人,她非常愤恨,但正因为扑压她的是人而不是狼,她也不敢喊了,因为十七岁的大姑娘,她也怕丢人。

  那人见秋儿不喊了,也松开手不捂了,秋儿才得以喘过气来。黑乎乎的草丛里,草叶子晃来晃去,她看不清来人的脸,只听那人喘着粗气拼命地解她的裤带,秋儿使劲掰他的手,掰不开。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