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字的“家训”

  昨日,不知小孙子做错了什么事,小儿子便大声训斥了一番。父亲教训儿子,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想到却适得其反,孙子和儿子一天都没有说话。我心想,现在的孩子真牛。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天晚上,我做了一夜的梦。梦见的不是别人,正是生我养我,慈颜善目的母亲。
  说来也怪,掐指算来,母亲去世距今已有三十多个年头了。在这三十多年间,不知是她对我的待人处事比较满意,抑或是由于她的雍容大度原谅了我,很少亲临我的梦境。即使进入了我的梦境,也只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总给人留下无尽的思念。这一夜来到我的梦境,是要提醒我什么,还是要叮嘱我什么呢?
  一夜的梦境如同回放一部纪实影片,将母亲生前的一些生活画面栩栩如生地展现于眼前,而我,当然也进入了做儿子的角色。
  梦境一:我做完功课,正准备睡觉,母亲又搬来她的纺车,放在大土炕上,摇了起来,右手摇动车轮,左手抽出一根根银线,始终重复着这一动作。在纺车的歌吟声中,我很快进入了甜蜜的梦乡。半夜醒来,我发现母亲身旁放着半碗干炒面,一边咀嚼着炒面,一边纺线。我劝她休息,她只是说:“夜长着哩。”待她刚睡下一两个时辰,鸡又叫了。我起床上学,却发现母亲不见了。当我迈出门槛,才发现她伏着身躯,在磨道里推磨磨面。待我放早学回来,桌上已摆满了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
  梦境二: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了,村上号召每家为志愿军做一双鞋袜。母亲放弃一切家务,不分白天黑夜,一针针,一线线,绗鞋帮,缝棉袜,不几天,就做出两双鞋袜来。打成包裹,绣上自己的名字,交于村长之手。村长问:“这包裹怎么这么大?”她只是笑笑说:“两双,多一双总比少一双的好。”
  梦境三:奶奶已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一头白发,满脸皱纹。母亲及时为她端汤送饭,梳头缠脚。这天晚上,她从一个亲戚家恭喜回来,手中握一个馒头,中间夹两片大肉,双手递给奶奶吃。说是给她的一份她没舍得吃,奶奶接到手里,不知说什么好。
  梦境四:我一条裤子膝盖上破了,准备买条新的。母亲说:“上个补丁照样能穿,何必破费。”趁我不在意的时候,她已经补好拿给我穿。一次去兰州开会,发现有几个人在暗中嗤笑我,我不由脸红起来。我想,穿不穿补丁裤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母亲补了我心灵中的一块缺失。
  梦境五:这天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几位小脚老奶奶陆续蹒跚走来,坐在我家台沿上,这个说是母亲头梳得好,那个说是母亲脚裹得好,她们又是来让母亲梳头裹脚的。母亲微笑着,端来梳妆匣,一一照办。临走,这个说:“舒适”,那个说:“轻松”,母亲亲切地把她们送到门口,说:“下次再来。”
  梦境六:我周六回家,母亲又催我去供销社买点灯照明的煤油,这已成了惯例。我问:“这煤油怎么用得这么快?”母亲说:“庄前邻后的孩子们晚上要做作业,经常来取。”于是,我又从供销社买一大瓶煤油回来。母亲看了,十分高兴。
  梦境七:母亲刚刚端起碗来准备吃饭,第一口饭还未进嘴,院门口来了一位要饭的妇女,便赶忙端去让给她吃。吃罢,又同那位妇女坐在门前石块上聊起天来。那位妇女满意地走了,她却泪水纵横地拿着空碗回来,坐在炕沿上一声不吭。许是她太同情那位妇女的不幸了。过了半晌,才取来半碗干炒面充饥。
  梦境八:那年我任白银区副区长不久,母亲病了。一位同事陪我去看望她,那位同事为了安慰她,便告诉母亲:“儿子升官了,你就好好养病吧。”母亲躺在炕上深情地说:“人活一辈子,路长着哩,只要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就行了。要不,当了官又有什么用呢。”
  时钟一声长鸣,将我从梦中惊醒,发现枕巾上湿了一大片,想来必是泪水浸的。
  于是我想,母亲是一位极普通的农家妇女,大字不识一个,但她心中好像有一盏明灯,永远亮着。她一生慎于言,笃于行。在对子女的教育上,她似乎深知身教胜于言教的道理,所以更多的是做给我们看,而不是讲给我们听。她的一举一动,为我留下了十分宝贵的无字“家训”,使我懂得了勤劳、爱国、敬老、节俭、助人、向善的做人之道。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每当遇到困难和挫折,如果我没有沮丧、没有沉沦;每当有了成绩和荣誉,如果我没有沾沾自喜、自以为是的话,完全归功于母亲的“无字家训”。
  快要结束这篇短文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我打开窗户,一股清风吹来,顿觉神清气爽,伸头一看,屋外细雨绵绵,无声无息。点点滴滴,滋润着干涸的大地,也滋润着我枯燥的心田。
  “家训”是培养和教育一代代后人的传家之宝。我把没有文字的“家训”编织成清风细雨,愿清风去梳理他们的思想,愿细雨去浇灌他们的灵魂。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