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烈士后代讲述祖辈“抗战记忆”

我的二祖父陈定邦
传承热血爱国家风 革命烈士后代讲述祖辈“抗战记忆”
 
    
    提起抗日战争,人们都知道那是20世纪中期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抵抗日本侵略的一场民族性的全面战争,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卫国战争,是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战争。而说起解放战争,人们也都知道这是1945年8月至1949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推翻国民党统治、解放全中国而进行的战争。在这两场战争中,有无数为着民族大义与救亡真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无私奉献,为国捐躯的烈士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我市靖远县糜滩乡,有这样一位革命烈士后代,他的名字叫陈志礼,他的二祖父就是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革命烈士陈定邦。
在陈定邦烈士诞辰100周年之际,近日,记者有幸采访了这位革命烈士之后,而有关二祖父的记忆,也随着他的思绪瞬间浮现眼前,如同遇水的海绵,变得充实、立体。
    A
在《白银晚报社》记者部的办公室里,记者一见到陈志礼,就被他朴实的性格所吸引,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思维敏捷、逻辑清晰、叙述准确。交谈中,他一边从手提包中取资料,一边幽默地对记者说:“这里边装的都是我家的‘传家宝’,我要倍加爱护。”说着说着,记者看到,手提包里装着珍贵的照片、各式各样的荣誉证书以及数篇新闻报道。提起二祖父,陈志礼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在向记者讲述这段历史时,虽然是父亲转述告诉他的,但他仿佛依旧看见了当日的旌旗猎猎,听见了厮杀的冲锋号角......
“我二爷从5岁起,先后在本乡私塾、靖远敷文、兰州中山小学读书,1934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兰州中学。”陈志礼告诉记者,就读兰州中学期间,二祖父接受进步思想、加入进步组织、宣传革命真理、从事革命活动。在学友万良才的帮助下二祖父加入“兰州同仁合作社”“甘肃青年抗战团”等进步组织,多次去“八办”聆听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的党代表谢觉哉的教诲,结识了伍修权、彭嘉伦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据陈志礼讲述,中学时代的二祖父,思想进步、品学兼优,深受恩师及长辈的器重。“在常人眼里我二爷有求学就业,飞黄腾达的特殊政治氛围和人际关系,但他胸怀祖国,心系人民,始终以民族大业为重,秘密从事地下革命活动。”陈志礼说,根据二祖父现存日记和作文的详尽自述,1937年11月8日,二祖父经谢觉哉介绍投奔延安,二祖父是甘肃首批赴延安参加革命的6名青年之一。
“到达延安后,我二爷进驻陕北公学学习,在1938年4月,陕北公学选送他入抗大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陈志礼告诉记者,1939年7月,在开国大将罗瑞卿的领导下,二祖父随抗大总校和延安其他学校的数千名教学员工,越过日伪军封锁线,行程1500多公里,进入华北抗日根据地,参与创办集教学、宣传、战斗与一体的抗大二分校。
B
陈志礼说,在抗日战争期间,二祖父参加的主要战斗包括:1941年秋,日寇侵略军对我晋察冀根据地中心地带——北岳区大扫荡和1942年春的“五一”大扫荡等多次反扫荡、反封锁战斗。平江、正太、保北、察绥、平津、攻克石家庄、张家口、太原等战役战斗。
采访中,陈志礼向记者展示了一篇新闻报道,这是陈定邦抗大二分校的学生、战友,兰州军区离休老干部张罗瑛于1988年9月15日在《兰州晚报》发表了《忆陈定邦同志》一文,文章写到:“看了兰州晚报4月29日刊载的《抗战时兰州的进步青年与延安》一文,引起了我对陈定邦同志的回忆。我同他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深感他是一位为党的事业勤奋工作的优秀党员。”陈志礼说,关于二祖父在解放战争时期的“抗战记忆”也是从张罗瑛发表的《忆陈定邦同志》一文当中了解到的。
“从文章中可以看到,日寇投降后,蒋介石发动内战。1946年,国民党军队侵占了我军仅有的大城市张家口,我军被迫抗击,解放战争大规模展开。我二爷和张罗瑛虽然几经调动,但仍在一起工作。当时行军、战斗频繁,我二爷总是深入连队和战士们共同战斗,并进行有力的宣传鼓劲。”据陈志礼讲述,行军中二祖父骑的马总是让给有病的伤员骑用,每到宿营地他总是先到处查看,饭后他也总点起麻油灯常常工作到深夜,同志们劝他休息,他总是笑哈哈地说:“我们多加把油,国民党就会早点挎台,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也会早日获得解放。”
陈志礼告诉记者,据文中介绍,当时部队只供吃穿不发分文,二祖父就和大家同甘共苦,每天仅吃两顿玉米饭,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到细粮,有时二祖父领到几斤猪肉作为营养补贴,也总是和大家一起共享。“文中说,当时我军运输全靠驴驮和人背,大部队集中时,给养有时运不上来,几天吃不到粮食的战士们难免会发点牢骚,我二爷则以红军长征时的生动事迹,鼓励大家克服困难。二爷讲话深入浅出,战士们听了后又都喜笑颜开。”陈志礼说,张罗瑛在文中提到,二祖父作报告时针对性强,常常举出很多生动事例阐明国民党军队必败、我军必胜的道理,他编写的瓦解敌军的宣传品也非常具有战斗力。
“文中说,我二爷不论遇到什么艰难困苦,总是信心百倍地战斗和工作,从不知疲倦,好像他的劲永远使不完,他严于律已、宽于待人、处处以身作则,总把自已视为普通一兵,不幸的是他于共和国成立前夕牺牲。”陈志礼说,文中提到,张罗瑛撰此小文,以示对老战友的怀念。
C
采访中记者得知,1952年5月8日,毛泽东主席为陈定邦烈士签发了“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1983年10月,民政部换发“革命烈士证明书”;1983年12月,靖远县人民政府换发“烈士证”。1955年,陈定邦烈士侄子陈林汉、陈林霄经中央军委,民政部,甘肃省委协助将叔父骨灵从八宝山革命公墓迁回靖远糜滩陈氏故莹安葬。2012年10月13 日,中共靖远县委、靖远县人民政府为陈定邦烈士立碑。
陈志礼告诉记者,开国将士张震宇,是二祖父的老乡、同学和战友,在他所著的《血与火》一书中,有几个专章详尽记述二祖父,其中葬礼中写道:“来参加葬礼的有20多个人,葬礼虽不是很隆重,但在当时情况下,能举行这样的葬礼,也是不可多得的,而且还给他一口棺材,立了一个石碑,这更是少有的。”陈志礼说,书上写到,军政治部所致的悼词,对二祖父的评价很高:“在连续紧张的战斗中,在艰苦的环境中,他一直带病坚守岗位,就在病重的时候,领导劝他到后方医院医治休养,他就是不肯去,为了革命,为了战争的胜利,他献出了最后一口气,真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戎马匆匆战鼓紧,斋堂奇遇喜相逢!老乡同学加战衣,危难之时情更深!重病压身志犹坚,驰骋疆场不懈身!长城风云燕山雪,一片丹心照京城!”据陈志礼讲述,这是张震宇将士所作的诗词,以此作为对共和国功臣,革命战友,同学老乡陈定邦烈士永久的纪念。
采访最后,陈志礼坦言:“我二爷早年的抗战精神从小就给我家一代代人很大的教育和启发。在他诞辰100周年之际,我讲述‘抗战记忆’,就是为了传承热血爱国家风,鼓励一代代人要有民族气节,教育后人不要忘记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和平生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