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厚传家 诚孝立世

  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的家族在江淮老家是一个大家族。虽没有《宪法》般书于纸上的家风、家规,但却有一些祖祖辈辈都在恪守与传承的家教和规矩。尤其是对女孩子,规矩就更多了。在我的记忆里,祖辈们是以忠厚名扬故里的。从我成长过程中所受的家训和教育看,“忠厚、诚孝”当是我们家族最为基本和必须恪守与传承的做人立世准则与家风了。
  好的家教必然就有好的家风。
  曾经年少不懂事的我,对家长的说教却很反感,尤其是那些专门针对女孩子的规矩,更是令我愤愤不平。我反抗,我斗争!面对冥顽不灵、性野心大的我,家长不得不采取极端的责打来管教我。虽然,从小到大挨过的打仅有可数的几次,但每一次都让我刻骨铭记、终生难忘。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挨打的原因。那是一个窗户上结满厚厚霜花的冬日早晨,我因嫌外面冷,又觉得楼外的公厕较远,就将我夜间在痰盂里解的大便并一摞用过的手纸,一起倒进了我们三楼的公厕里。当我在公用水房的拖布池里丁零桄榔地洗净痰盂、端着它走回我的房间,刚刚把痰盂放到地上,屁股上就挨了母亲狠狠的几巴掌。“谁让你倒在楼上厕所里的?把厕所堵了怎么办?那别人还怎么用?”母亲边打边气愤地说道。我感觉很委屈,一边哭一边大声说:“我把厕所冲干净了,没有堵住。”我的哭喊惊动了父亲。当看到爸爸时,我一下扑过去抱住爸爸的腿,哭声越发得响了。本想会得到爸爸的抚慰,没想到,却被爸爸撕狗皮膏药般从腿上拽开,并让我独自站好。我哪受过爸爸这样的冷遇,一时竟惊得忘了嚎哭,瞪着一双眼睛望着爸爸。爸爸蹲下身,虽是轻声细语却极其严肃地盯着我说:“以后要记住:这水房和厕所都是每层楼上的几家人共用的,使用时一定要比自己家的东西更爱惜、更小心才行。你连手纸一起倒进厕所去,你现在是方便了,但如果大家都这么你倒一次、他倒一次,那厕所下面的管道是不是就会被堵住?堵了人还怎么用呢?你是不是也不好用了?你这样做是不是就损害了大家的利益呀?……”那时我刚刚六岁。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做过损害大家的事。
  被送回江淮老家后,身为一家之主的爷爷,便承担起了教育我的重任。八九岁之前的我,不仅性情顽劣、任性且桀骜不驯。唯一让爷爷感到庆幸和安慰的是:我的本性善良、仁义,道理只要说通了,我一般都还是能听进去的。可我就是对爷爷那套关于大家闺秀的说教厌烦透了,什么“女孩子家要站有站相、坐有坐样;女孩子家要稳重、端庄;女孩子家要……”我从心底里痛恨与不服。凭什么女孩子就必须中规中矩,而男孩子就可以行为无状!然而,最最让我难以忍受的便是关于吃饭的规矩。我吃饭速度慢了,要挨爷爷一通说教;我吃得快了,也要挨爷爷一顿批评。就为这吃饭,我还挨过爷爷一顿狠揍。
  记得那天中午,婶娘做了我最爱吃的红烧土豆块,为了味道香还放了点猪肉。肉是我弟弟的最爱。吃饭时,为了吃到土豆块中的肉,弟弟便趁大家夹别的菜时伸筷子在土豆碗里偷偷地翻一下。他每翻一下,我便看爷爷一眼。如此三四次后,我终于忍不住调转过手中的筷子,冲弟弟头上就是狠狠的一下。伴随着弟弟的哭声,爷爷的筷子也狠狠地打在了我的手上。“他一个刚不吃奶没几天的孩子,你倒与他计较。一个女孩子家,手这么欠,长大了会像个什么样子!”爷爷冲我骂道。性格执拗、认死理的我,心说:“他小,那我不也就比他大两岁吗!”于是越发觉得自己委屈。我丢掉筷子,跳起、站在堂屋门口冲着面南背北坐在饭桌边的爷爷愤怒地说道:“你这是重男轻女、偏心眼!明明是他做错了,你不打他却打我,这是哪门子规矩?哪家的王法?我不服!你打死我也不服!”爷爷也气急了,“一个女孩子家这么不服管教,将来还怎么嫁人、持家?”嘴里一边嘟哝着一边顺手拎起自己屁股下面的小板凳,用板凳面照着我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几下。若不是奶奶拦挡,还不知要挨爷爷几板凳呢。然而,这场战争却并没有结束,下午,爷爷不得不背起发高烧的我去医务室打针。大夫说:是我脾性大、气火攻心导致的发烧。其实我知道:我是因觉得爷爷不该打我,而我又不能还手打爷爷,给急的。
  此后的几年里,我又挨过爷爷的两三回打。有我和远房的一个长辈奶奶争婶娘给我买回的一块我很喜欢的花布而挨的打;有因我贪玩向学校撒谎请假挨的打;还有因我打了一个比我小,但却欺负了别的小孩的男孩子挨的打。爷爷不顾“我是在伸张正义”的辩解,边打边骂道:“你竟然打一个比你弱小的孩子!无论怎样,打比自己弱小的就是在恃强凌弱,是可耻的!”当然,每每打过我之后,爷爷都免不了要背着我去医务室打针。细细想来,这些都是在我八九岁之前的事了。
  十二岁那年,不知是因爷爷持之以恒的家教,达到了从量变向质变飞跃的缘故,还是我到了青春发育期,突然转性了的原因,总之,我突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以前那个谁也不怕,从不知害羞、害臊,时不时地学着男孩子爬树、上房,跟着别的小伙伴掏鸟蛋、偷甘蔗,领着一群小伙伴从街东到街西、从街南到街北满世界追打玩闹的我,突然间就变得腼腆害羞、文静内敛了。以前无论什么场合、再多的人,让唱就唱、让跳就跳的我,再也不愿在人前张嘴、蹦跳了。说不上是我的这一转变达到了爷爷多年苦心教育的目的,还是爷爷突然间觉得:“上智不教而成,下愚虽教无益”。总之,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挨过打骂,爷爷说教也较注意措辞了。爷爷的“春风态度、秋水精神”,使我很快就明白了:爷爷只是开始改用尊重和平等的成人方式在教育和对待我了。当然,我也算争气,学习、品德、言行等各方面一直都很中规中矩,无可厚非。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知识阅历的积累,我越来越认为爷爷那些曾经让我深恶痛绝的针对女孩子的教诲是对的,正所谓“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男女正则家正。家正而天下定矣。”所谓男女正,就是男人要像个男个,女人要像个女人。男人做男人该做的事,承担男人应当承担的;女人做女人该做的事,承担女人应当承担的。如此便阴阳调和,家道方能平和安宁、兴盛持久。
  有时候我在想:若不是严苛家教长期的打磨,桀骜不驯又倔强、任性的我,不知会长成个什么样的人。因此我认为,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和管束是非常重要和必须的。如今,在我心底虽然仍残留有桀骜不驯和任性的影子,但忠厚、诚孝的秉性在我身上得到了切实地体现。婆婆一家人对我的喜爱与其众亲友们对我的赞誉,绝大多数同事和打过交道者对我的认同与欣赏,无不证实:“忠厚、诚孝”的良好家风,是值得我们世代坚守与传承的!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