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时代记忆 ——九旬抗战老兵张虎臣讲述峥嵘岁月

  “日军的炮弹在我们四周炸开发出巨响,大家迅速卧倒寻找掩体。我看着身边的战友,他在拼命呼喊着我,脸部的表情已经变形,对着口形我隐约听到‘张虎臣,张虎臣,连长让我们迅速撤离!’我俯着身子,跟随战友寻找大部队撤离,子弹在我的耳边飞过,能感觉到风,到处是火药爆炸和烧焦的味道……”
  书本中得来的历史从张虎臣的口中被还原,抗战老兵真实的记忆,让我们仿佛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现年已90高龄的张虎臣老先生说起自己的经历,饱经沧桑的脸上流露出坚定的神色,他年轻时参加过抗战。6月18日,记者带着对老先生的好奇和敬意在靖远县城一处小民居里,采访到了张虎臣老先生,听他讲述了一生中难忘的不平凡的峥嵘岁月。
入伍:14岁就参加了“决死队”
  张虎臣,山西省夏县人,生于1925年12月。6月18日早晨,当我们到达靖远县城张虎臣老人的家中时,他和家人已早早地坐在一起,等候记者一行的到来。
  回忆起自己的家乡,张虎臣老人记忆犹新。“我的家乡上王庄村在夏县县城北边约四五十里,那里属于二阴田地,靠天吃饭。村里有小学堂,几个富户人家的孩子在上学。我家里穷,过年才能吃上白面馍,平时吃饱肚子都成问题,哪有钱上学。”
  “我父亲在我六七岁时就过世了,家中奶奶、母亲、叔父、婶子、堂弟和我,六口人相依为命。因为连年天灾,生活无法维继,只好将院基、房子等家产卖掉,只剩下一孔破窑和14亩旱地。”张虎臣回忆说,没有牲口无法种地,叔父就给地主家拉长工,用人力换畜力,由地主家代耕我家的土地,每年的收获全部归我家,年终折扣叔父的工资。尽管这样,生活还是很艰难。叔父给村里地主家干活,经常赶马车。叔父对我很好,地主家给的白面馍舍不得吃,带回家,我一半,他一半。13岁那年,我也给人打长工,拔猪草,喂牲口,管吃管住,一年给一块钱。
  张虎臣说,“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发动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同年11月8日,太原失陷。1938年2月日军向晋南进犯。3月中旬,临汾、长治、侯马、闻喜、夏县、运城、解县相继沦陷。山西境内,一片狼烟。与此同时,抗日的烽火也烧遍全省”。
  提起参军的经历,张虎臣回忆说,“1938年夏天,一支部队路过我们村。他们穿着灰色服装,带着枪,背着大刀,排着队。我非常好奇,就偷偷跟着这支部队跑了。后来才知道我参加的是决死队,名义上是山西军阀阎锡山的队伍,实际是我党掌握的一支抗日武装。”
  张虎臣说,刚进部队,连长见我虽然个子小,比步枪高不了多少,但人不笨,就留在连队当通讯员。“当时枪少,连长就给我一把大刀,刀把拴些红布,这就是我的武器。从此我的部队生活开始了。”1939年阎锡山发动12月政变。张虎臣所在的连冲出阎军的包围,在山西沁源县整顿后,开赴抗日前线,同日本鬼子展开游击战争。
亲历:百团大战中破袭日军铁路
  百团大战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在中国华北地区晋察冀边区抗击日军的一次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战役。这场战役涉及山西、河北等省,打出了敌后抗日军民的声威,振奋了全国人民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
  “我当时在太岳军区五十七团五连当司号兵,是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娃娃。我们部队当时在太岳、中条两个山区,对日军进行游击战争。1940年8月20日晚上百团大战打响了。”回忆起百团大战,张虎臣老人历历在目。“我们连队的任务是破坏太原到潞安府这段铁路。当时是秋天,庄稼还绿,加上秋雨绵绵,日军住在碉堡里,不大出来。我们趁这个机会,拿着铁锹、洋镐、斧头,破坏敌人的铁路。我们今天在这破,明天又换一个地方。持续了一个多月。破坏了不少铁轨,收割了不少电线。战利品由民工送往八路军兵工厂,铸造枪支弹药支援抗战。”
  张虎臣说,百团大战沉重打击了日军,但我们也吃了大亏。日军随后组织了大规模的扫荡。“他们用铁轨战术,分三条线从北向南对根据地进行扫荡。他们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在日军的扫荡中,根据地损失惨重。太岳军区化整为零,以营连为单位,在日军的扫荡线中间迂回穿插,向北跃进,跳到敌人的北边去。
  在张虎臣的记忆中,有件事至今令他难忘。“我们连在迂回北进当中,一天晚上住在一个山上的小村子里。天快亮时,日军发现了我们,向我们发起进攻。一个班的战士狙击敌人,全连其他人迅速撤离。战斗结束后,连长返回这个村子,清理战场。这个班12个战士,全部战死在阵地上。”张虎臣说,这是抗战期间我们连最大的一起损失。回忆起昔日战友,老人眼角泛起了泪光。
负伤:解放战争中炸弹炸掉了他的左手
  在和张老的聊天中,记者注意到了他的左胳膊缺少了一部分,问起时,张老向记者讲述了他负伤的经过。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跟随部队参加了解放战争中的数次战役,其中,要数临汾、太原最艰难残酷。”张虎臣说,临汾战役是1948年3月打响的。我军参战部队共有兵力五六万人,守城国民党军有两三万人。太岳纵队二十三旅为攻城部队,从东门向敌人发起进攻,二十二旅在北门阻击,防止敌人由北门逃窜,二十四旅为预备部队。
  “当时我在二十二旅四十九团当副营长。我们营在临汾北城门外一二百米,挖出一人多深的战壕,跟城中敌人打了三个月。”张虎臣回忆说,临汾城像个卧牛,四周低中间高,城墙很厚,易守难攻。二十三旅用了各种攻城方法,都失败了。最后采取挖地道的办法,从城外将地道挖到东城墙下,用棺材装炸药,将城墙炸开一个大豁口,部队才攻进城去,歼灭了守城的敌人。
  张虎臣说,“临汾战役快要结束时,敌人的一枚炮弹落在我们的阵地,炸掉了我的左手。我被送往医院。后来因为破伤风感染,将胳膊锯掉了一部分。我成了一名伤残军人。”
贡献:情洒靖远大地
  解放后,张虎臣于1955年来到了靖远,此后,他就在这片充满生机的土地上扎下了根,他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一直为靖远的发展殚精竭虑。尤其是他在“文革”中担任靖远县革委会主任期间,为维护靖远大局稳定,发展靖远各项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兴办水利。张虎臣说,“靖远要发展没有水不行。大范围搞水利当时想到两个工程。第一个是向东渠,后来叫兴电工程。县上抽了二三十个干部成立设计办公室,我任主任,把定西地区水利工程师叫来,勘探、设计、施工。当时想只要上边给水泵,工程我们自己搞,不要上边负责。把农民动员起来挖土方,搞了几个月。最后没有设备,只好停了。后来水利部长钱正英来看过,省长也来看,最后决定国家办。工作人员还是我们抽的那班人。工程的路线基本还是我们原来搞的路线。工程建成后浇了一二十万亩地。”
  “第二个是南川工程,从县城到大芦子,后来叫靖会工程。县上成立了民兵团,由生产指挥部副主任靳生当民兵团团长,来搞这个工程。”张虎臣回忆说,那时,会宁县有个政委到我这儿来说:“你们搞这个工程,让我们也参加,咱们合伙搞。”我说:“好,靖远到大芦这段工程我们负责,大芦过去那段你们负责。”刚开始工程小,到高湾那边扩大了(1972年秋,高湾三场源电灌工程上马了)。这个工程建成后,也浇了不少地。
  在靖远工作的岁月里,还有一件事是张虎臣最感到自豪的,那就是靖远的体育事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文革’前,靖远体育搞得好。“文革”初期太乱,整个工作都瘫痪了。体育没法搞了。”张虎臣说,1968年4月我当革委会主任以后,把体育又给恢复起来了。篮排球全省运动会,大部分是在省上开的,一部分在专区一级开的,在县一级开得很少。靖远体育工作搞得好,篮排球在全省都是有名的,曾经举办过一届全省篮排球运动会。这届运动会在县城开的,开的时间很长。
  张虎臣说,当时省篮球队有许多靖远人,比如队长叶秉义,主力队员马少文……打得最好的都是靖远人。省排球队队长也是靖远人。那几年,靖远给上边输送优秀体育人才大概有一百人。省上开篮球运动会,一般都是由靖远代表定西(当时靖远县属定西地区管辖)出席。靖远篮球队还跑到宁夏的几个专区去打,打完又转到陇东的平凉、庆阳去打。叶秉义领着,男队、女队都有,都出去打。
  张虎臣回忆说,当时县委政府各个机关、厂矿、学校都有自己的球队,有的是男队,有的是女队,有的是男女队都有。每个礼拜六晚上都要比赛。男队一场,女队一场,球队太多,有些队还排不上。比赛还没有开始,群众就围得满满的,大家都愿意看。
  在靖远工作期间,张虎臣还主持修建了灯光球场。“灯光球场在箭道(今鹿鸣园)东南角,看台四五米高,能容纳5000多人观看篮排球比赛。全省县级是第一家,是我发动干部学生义务劳动搞起来的。建灯光球场只花了二百块钱。工钱不掏,材料不要钱。球场围墙是青石条,结实,不容易风化。我下令让各个单位谁家有青石条,都往这里拉。”
  张虎臣说,“球场里边的台阶是废砖垒起来的,我让各个砖厂,把半截砖、次砖全部拉到这儿来。铁栏杆等东西是厂矿支援的。球场里边四个大水泥电杆,花了200元。灯光球场1971年建成。此后,靖远的群众经常来灯光球场打球,灯光球场也成了很多人闲暇之余的娱乐之地。”
心声:后辈人一定要珍惜和平
  据张虎臣小儿子介绍,退休后的父亲最爱看新闻联播,也爱看抗战的电视剧。“以前,我爸爸看到抗战的电视剧中我军与日军厮杀的场面时,会禁不住偷偷流泪,但是,在我们面前,他却显得非常严肃。”在张虎臣小儿子的记忆里,父亲一辈子都很严肃,很少向他们讲述以前他的战斗经历,只是告诫他们要爱好和平,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或许是经历过那段刻骨铭心的艰难时刻,张虎臣比任何人更珍惜得来不易的和平。“中国与日本是一衣带水的近邻,更应该和平共处。”采访中,张虎臣说:“现在的幸福生活,是那些死去的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我们必须珍惜。希望国人铭记历史,勿忘国耻;希望我们国家越来越强大,人民生活越来越富裕。”这也是老人对后辈人最真诚的告诫与祝福。
  采访手记:
  采访结束后,记者一行与张虎臣老人拍了合影,也拍下了老人穿军装敬礼的照片,阳光下挂在军装上的军功章熠熠闪辉。“读史使人明智”,每一位抗战老兵都是一部真实的历史书。
  通过和张虎臣老人的聊天,记者一行不仅了解到了抗战老兵许多的英雄事迹,同时也很受感动和震撼。短短的两个多小时时间里,记者犹如经历了一场“血与火”的洗礼,从老人的抗战经历中,我们倍感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从而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一次采访的结束正是我们宣传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的开始,我们要总结经验,传承中华历史,宣传抗战精神,使伟大的民族抗战精神代代相传,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努力,做出贡献。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