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靖远走出去的革命先辈之“乔门四杰”(二)

追忆靖远走出去的革命先辈之“乔门四杰”(二)
南征北战功勋著 戎马一生乔映澍
 
    乔映澍简介
    乔映澍,字雨生,1918年2月出生于甘肃省靖远县东湾镇三合村,1938年春经其四哥乔映淮介绍参加了甘肃青年抗战团,同年8月,经八路军办事处谢觉哉、伍修权介绍,奔赴延安参加革命。1938年12月随抗大第二分校开赴抗日前线到晋察冀军区,在河北省灵寿县陈庄地区参加学习。193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7月被分派到晋察冀军区参加抗日斗争,曾任作训参谋、军务参谋、轮训队队长、连长等职。1946年,调任冀热察军区,任骑兵团参谋长、团长。1948年调任东北军区,在四野46军担任团长、师参谋长等职,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后,跨黄河、过长江,一直打到了湖北、湖南。1952年初,任赴朝参观团副团长、志愿军12军34师实习参谋长,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2年11月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高级系、海军系学习,后任海军学院陆军合同教授会主任、海军潜艇二支队副队长兼参谋长、海军修舰管理支队支队长。1955年被中央军委授予海军上校(副师)。1957年6月,经国防部批准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二级解放勋章”,同年8月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独立自由勋章”。1980年6月晋升为副军级支队长。1981年离休。1988年8月,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功勋勋章”。1999年逝世,享年81岁。
 
    乔映澍之子乔众访谈录
    2月15日一大早,我们便如约登门拜访乔众先生。乔先生对这次采访非常重视,虽然是在自己家中,但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却依然穿着一身笔挺、肃重的深色中山装,就连领口的风纪扣都系得严严实实。访谈中乔老十分热情健谈,语速不快,话语间隐约夹杂的一些家乡口音,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杨燕:乔先生您好,见到您非常高兴。按照我馆本次“缅怀革命先烈,讲述革命故事”文物征集和口述历史专访活动的策划安排,我们专程来上海看望您,同时也向您了解一下您父亲乔映澍参加革命的一些情况。
乔众:你好。你们从家乡专门来上海,了解我父亲的情况,我非常高兴,欢迎你们的到来。下面,我将我所知道的父亲的有关情况,给你们谈一谈。
觉醒者
红心向党的进步青年
我的父亲名叫乔映澍,字雨生,1918年正月初三出生在靖远三合村,我的爷爷生了五个儿子、两个女儿,我父亲兄弟排行老五,其中我的四伯父就是革命烈士乔映淮,也是受他的影响,我父亲走上了革命道路。当年爷爷家道比较殷实,家里既有农业也发展商业,在三合村有自己的庄园和果园,在县城有铁匠铺也有杂货铺。因此,我爷爷也有能力供子女上学。不过后来,因为两个儿子参加了革命,国民党认为我家是“共产党”“红色家庭”,多次检抄,并把爷爷关押了起来、游街示众,遭了不少罪,后虽被保释出来但不久便含恨离世了。
父亲早期在靖远敷文学校读书时,便开始阅读进步书籍,接触先进思想和进步青年。1936年9月当时父亲在兰州读书,听说红军到了靖远,他还跑回靖远来看望红军。后来他到兰州积极参加游行示威,支持西安事变,返回家乡后积极投身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春天,经四伯父介绍,父亲参加了甘肃青年抗战团,然后他们又一起到西北训练团受训,西北训练团结业的前一天晚上,父亲与四伯父在黄河边聊了半夜,最后他打算去延安抗大学习,结业后他回到家将这一想法告诉了我的爷爷和我的母亲,也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并为他筹集了路费。1938年8月,父亲经八路军驻兰办事处伍修权介绍离开家乡,奔赴延安。
南征北战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再到抗美援朝
杨燕:听说您父亲骁勇善战,是位战斗英雄,他都参加了哪些战役?您能给我们具体讲述一下吗?
乔众:你这个问题问得好。你想,他当时在靖远敷文小学读书,后来在兰州上中学时就参加了革命,当时在部队算是有文化、知识的,所以一直受到组织的重用。抗大毕业后,主要是在华北晋察冀一带从事抗日斗争,担任过连长、作训参谋、作战科长。我父亲在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可以说是有勇有谋,1941年夏天,在对日作战中他曾率领战士化装奇袭日本侵略军的桃梨坪碉堡,全歼守护碉堡的日军一个小分队。秋天,又化装奇袭了梅家庄炮台,消灭伪军一个分队,这年冬天日本侵略军对游击区进行大扫荡,他与全连同志英勇果断地进行反扫荡,在全连无一人伤亡的情况下保存了自己,消灭了敌人,取得了胜利,年终总结的时候,被晋察冀军分区九区队评为模范党员、模范干部,并在军分区所办的《火线报》上报道了他的事迹,军分区传令嘉奖。
在解放战争中,父亲参加过辽沈、平津两大战役,也是英勇善战、屡建奇功。在辽沈战役中,他率团解放了平定堡,攻打过赵川县,活捉了一个敌军游击司令少将,在解放崇礼县时激战21小时歼敌1300多人。1948年底又参加了平津战役,多次参加主攻任务,曾与傅作义部在平绥线展开殊死搏斗的拉锯战,在敌方坦克、炮兵和空军的强大火力下,最终守住了阵地,完成了对敌人的战略分割任务,多次受到党中央和上级的表扬。在攻克塘沽战斗中,父亲率团一字排开,脚踏浮冰,强渡海河,经过激战解放了塘沽,切断了平津之敌从海上的逃跑路线。
1949年4月父亲又随主力部队从河北霸县挥师南下,经过两个月的追击到达湖北麻城、孝感一带,七月从嘉鱼渡江,解放了湖南临湘县,七月二十一日一枪未放解放了岳阳城。接着我父亲又奉命带团在洞庭湖一带开展剿匪反霸斗争,清缴残余匪特9000余人,稳固了当地刚刚建立的人民政权。1952年初,部队派父亲以观摩团副团长的职务赴朝鲜战场参观学习,到朝鲜后任志愿军12军34师实习参谋长,又投身到抗美援朝战斗中。父亲的一生参加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战斗,在战斗中他有勇有谋、长于指挥,善出奇兵,特别是在每次战斗中他都非常英勇,能够身先士卒、带头作战,有时候他会夺过身边战士的冲锋枪奋勇杀敌,还经常与敌人贴身肉搏。
向深蓝进军
中国海军的第一批学员
乔众:1952年,刘伯承元帅组建南京军事学院的时候,组织选拔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才,父亲被选中,1952年底进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是海军系第一期学员。1956年,父亲任海军学院陆军合同教授会主任。1959年,海军发展潜水艇,当时的潜水艇也是我们国家的“拳头部队”“刀尖部队”和海军的主要作战力量,父亲被任命为潜水艇第二支队副支队长兼参谋长。1963年,父亲生了一场病,住进了北京解放军总院301医院,1965年,父亲因身体欠佳,退居二线,被任命为海军修舰管理支队支队长。
不搞特殊化
言传身教树家风
  杨燕:那您作为革命后代,父亲对您有哪些深刻的影响?
乔众:因为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又在这样一个革命家庭、部队家庭的环境中,从小就受到很深刻的革命教育和影响。父亲的革命意志非常坚定、心胸非常宽广、大公无私、严于律己,身上有着许多优秀的革命品质,对我们从小也是从严要求。比如,当时海军部队对身体素质要求比较高,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是三元,其他部队每人每天是四角,父亲住院后主动退回了海军部队的伙食待遇,他说:“退回去!我住院不应该再享受部队的待遇。”还有在东北大连旅顺口老虎尾时,作为支队长的随军家属,我们家和其他人也是一样的伙食标准,从不搞特殊。
我父亲也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再忙也会抽时间参加我的家长会和老师沟通我的学习情况。虽然他非常爱护我们,但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从不给我们搞特殊。我参军后,父亲拒绝队部对我的特殊照顾,安排我去了当时条件比较艰苦的东北,在那里从1969年一直干到了1990年。
一直以来,我都听从父母亲的教诲,学习、工作不敢懈怠。现在我退休了,生活这么好,真的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不能忘记革命前辈,不能忘记他们做出的伟大牺牲。我为有这样的父亲感到骄傲和自豪。
 
    乔映澍之女乔友丽访谈录
    结束上海的采访,我们马不停蹄地赶往北京。2月17日上午,在乔友丽女士的家中,她热情接待了我们。镜头前,乔女士讲述了父亲乔映澍南征北战、功勋卓著的光辉一生。采访的过程中,每当回忆起她与父亲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乔女士都忍不住落泪,几度哽咽……
杨燕:您好!首先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前两天,我们去了上海,对您的哥哥乔众进行了简单的采访。他向我们回忆讲述了父亲革命、战斗的经历以及他高贵无私的革命品质。我们想问您的是,女儿眼中的父亲,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乔友丽:大家好!我是乔雨生的女儿乔友丽,刚刚听了你的介绍,我想哥哥已经介绍了很多,所以我想就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两方面侧重地说一下。
“相信共产党,跟着共产党走”
第一个方面就是,我父亲参加革命前就是个热血青年,他爱憎分明、疾恶如仇,学生时代他曾因乌兰学校一名姓路的校长极端反动,便和7名同学相约打了他,因为此事他多次考学都未被录取。后来他在哥哥乔映淮的带领下走上了革命道路,当然这跟当时的大环境也有很大的关系。父亲参加革命前参加了兰州的“青年抗战团”,在那里他对共产党和国民党有了更深刻的比较和认识,使他更加坚定了跟着共产党走的理想信念,从而走上了革命道路,去了延安,上了抗大。之后的一生就是内心始终“相信共产党,跟着共产党走”,浴血奋战、兢兢业业,一直为党和国家积极贡献自己的力量。
“公用电话,不可以随便打”
第二个方面就是,我父亲是一个非常严于律己的人,完全继承了我党的光荣优良传统。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时候因为我父亲的职务和工作需要,在家里配有电话和专车,但是我父亲从来不让我们搞特殊,为了打消我们心里的“小想法”,他就在电话旁边立一个牌子并注明“这是公用电话,不可以随便打”。当时我们家在上海,有时候去的地方比较远,所以就想趁父亲不在和司机搞好关系,用现在的话讲就是看能不能“沾点光”,司机说:“我可以带你们去,但是一旦你父亲发现,不仅会训斥你们还会批评我,那我就不是个好兵了。”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不提这些特殊条件了。因为有父亲这些良好的作风和对我们的言传身教,后来参加工作,不管是在部队、在地方,还是走到领导岗位,直到现在退休,都一直影响着我,都能按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所以感谢我的父亲,他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能打仗的文官”
杨燕:您父亲一生经历了枪林弹雨的洗礼,历经了伟大的抗日战争、残酷的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那父亲有没有告诉过您,他带领部队打得最漂亮、最有意义的战斗是哪次?
乔友丽:父亲曾经向我口述,应该是在1948年,解放战争的时候,他是骑兵团的团长,骑兵团过去讲就属于现代化、机械化的部队了,冲锋在前、牺牲率很高,他在骑兵团打了很多的胜仗。后来在攻坚战期间,又担任过两届团长,其实从1948年到解放前期他共担任过六任团长,可见他确实是能打仗、善打仗的。但是,我父亲实际上又是一个“讷于言、敏于行”的人,用过去话讲就是“能打仗的文官”,他有勇有谋,是个非常优秀的带兵人。还有就是解放张家口的那场战斗,据说那场战斗也打得很漂亮,他还受到了非常高的嘉奖。
“是那些牺牲的战友让我活到现在”
杨燕:正如您刚才讲到的,采访您哥哥乔众时他也讲到,父亲曾率领战士通过化装奇袭消灭了日军的一个小分队,竟没有损失一兵一卒,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胜仗。
乔友丽:我父亲确实是一个有谋有勇、身先士卒的军人,基本上他在担任几任团长时,他的队伍都是以最小的人员牺牲和物力损失换取了最大的胜利。在这里透露一个小秘密,听我父亲讲1955年授衔时,凭他的战功,可排在授将军衔之列,但后来因为一些其他原因,领导也找他谈过,让他有个心理准备,我父亲当时非常明确地表态:“是那些牺牲的战友让我活到现在,成功地走到现在,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所以党组织给我什么军衔我都接受。”最终,组织授予父亲海军上校副师职军衔。
杨燕:那后来再有晋升吗?
乔友丽:每个人的人生都有曲线。在战争年代,父亲充分发挥了他的才华和优势:第一,他读过书,有文化基础,在部队属于“知识分子型的领导干部”,第二,他又能打仗,所以部队很重视他,进步相对也比较快。新中国成立后,他很幸运地被选拔到南京军事学院进行系统培养,他说通过那段时间的学习,他的各个方面都有了提高,应该说是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因为成绩优异,学院很认可,后来他被调到海军一线部队潜艇支队,在那里任领导干部,但是很可惜,在国家要派遣他到苏联去学习时,我父亲却在体检时查出患有非常严重的糖尿病,因而退居到二线。直到1980年父亲被晋升为副军级支队长,相当于现在的少将军衔待遇。
“父亲的影子”
杨燕:我之前在您哥哥乔众那里看到了父亲口述的回忆录,里面写道:“无论是战争年代枪林弹雨的洗礼,还是和平年代投机分子的陷害,我都顽强地走过来了”。父亲晚年是和您生活在一起,那他给您讲得最多的是什么呢?
乔友丽:我父亲是一个非常耿直的人,心地很善良,但在文革那样复杂的一个政治时期,是非常容易被人利用的,但他还好,他身边有很多人含冤而死,我非常佩服父亲的坚强。
从小我的家庭条件比较好,家里孩子也比较少,但父亲对我们要求特别严格,虽然他工作很繁忙,但从未放弃对我的教育,从小到大,在父亲的教育下,我走到了今天,得益于“为人做事认真”,这其中父亲对我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我记得有一次,他交代我一件事,为了看我办事的态度和能力,他竟然悄悄跟着我,后来我突然发现身后有个影子特别像我的父亲,从那一刻我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他是要看我为人处世和办事的能力,希望我走向社会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对社会有用的人。从那以后,我坚信,我一定可以做一个像我父亲一样的人,说到这里我很激动、也很感动,我非常怀念我的父亲。
杨燕:父亲是我们晚辈的骄傲和自豪,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这次从上海到北京,也使我们倍受感动、深受教育。
乔友丽:非常感谢你们千里迢迢不远万里来到北京,今天也让我回忆起了很多往事。对于我的父亲,其实我还有很多很多话要讲,包括我的成长以及后期我们的相处,我感谢他对我的教育和帮助,更感谢他身上传递给我们的那一股正能量。虽然我的女儿是“80后”,但我对她的教育也是完全遵从父亲他老人家树立的优良家风。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很想念他、也很怀念他。
杨燕:我们也很敬重他!对您的这次采访也让我们深受教育,也为你们的父女情深而感动。再次谢谢您能够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