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白银矿山大爆破倒计时报告员葛振东

    “光山秃岭不长草,狂风刮着石头跑;出门必带三件宝,风镜口罩大棉帽。”这是白银市统计局原局长葛振东初来白银时对铜城大地的感受。采访中,葛老表示,因为有为了开发祖国大西北,创建铜基地这个强大的精神支柱,再加上年轻体壮适应能力很强,他对艰苦的生活并不在意。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经历的艰难困苦,对自己的革命意志是一个很好的磨练。为了祖国的富强,为了开发大西北,无怨无悔、无私无畏地奉献了美好的青春,他感到无上光荣和骄傲。

  1956年葛振东从老家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来到了白银,加入到了支援大西北的行列中,凭借着满腔热血和崇高志向,他在铜城大地默默耕耘、辛勤付出,为了开发大西北,创建铜基地,在当时工程施工装备水平极其落后,工作生活环境极其艰苦的情况下,风餐露宿,克服了千难万险,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创造性劳动,无私无畏地奉献了美丽的青春。
忆往昔 激情岁月重现
  5月13日,记者来到了葛振东老人的家里,年近80岁的他咬字清晰,说话响亮,当记者采访葛老关于白银30年城市发展他亲历、亲见、亲闻时,往昔岁月的激情在老人的脑海里变得更为清晰起来。
  “我是1956年来的西北,当时白银正在建大企业,国家有计划的要培养一批人,我学的是会计专业,在来白银之前又在东北进行过系统的培训,因此我有5年的会计工作经验,所以组织就派我到白银来支援城市建设。”据葛老回忆,他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没有太多的想法,他早在东北的时候就经常阅读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类似的励志名著,所以培养了他吃苦耐劳、励志奋斗的人生品格。“当时我来白银之前就给自己打气,就算白银再艰苦、再荒凉,我也要去体验。”葛老说。
  葛老告诉记者,他1956年6月来到白银后,当时的白银城市人口只有两三千人,城市基本没有楼房,只有1栋专家楼和3栋家属楼。 
  “当时白银大部分的房子叫干打垒,就是用木板夹起来,把土填进去,用榔头敲实了就是土墙,房顶是用木头搭建的帐篷,再放上些麦草,用土坯盖成的房子就形成了。这种房子还是给单位办公室的人员使用的,我们还没有这个级别享用,只能住帐篷。”提起刚到白银时的生活环境,葛老还记忆犹新。“我们当时住的是单帐篷,夏天中午在帐篷里根本无法休息,因为帐篷经过火辣辣的太阳烤晒,里面温度高达三十八度以上,活像个‘大蒸笼’,也有人叫它‘大烤箱’。大家经过一上午的紧张而繁重的劳动,都想利用午休的时间,在帐篷里休息一会儿,但是这个‘大烤箱’,就会‘烤’得你满头大汗。可是一到夜晚气温下降,就得穿棉衣,晚上睡觉还要盖棉被。当时白银流传这样一句民谣:‘早穿棉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火烤胸前热,风吹背后凉!’确实是我们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冬天,室外气温经常在零下十几度,最冷时可达零下二十多度。帐篷里生着一个大火炉,白天还可以,可是每到下半夜就感到特别冷,将棉衣棉裤全盖到棉被上也无济于事,有时还冻得人发抖,只好缩成一团当‘团长’了!”葛老半开玩笑地对记者说。
  在回忆刚来白银时的感受,葛老表示,气候条件也是他要经受的重要考验。“我在东北生长了17年,那里山清水秀,气候宜人,可是刚来白银时,气候条件十分恶劣,风沙特别大,每当狂风大作之时,就会昏天黑地,飞沙走石,使人无法行进。遇到这种情况时,必须沉着应对,如果是逆风行走,沙石会被狂风吹打在脸上,使你疼痛难忍,无法行走。如果没戴风镜不敢睁开眼睛,也就寸步难行。如果不戴口罩,顶着风沙你会喘不过气来,使人窒息。如果没有大棉帽,头发里会落满沙石,耳朵真的会冻掉,阵阵狂风将使你无法前进。你在路上行走,会看见无论男女老少,每个人都是同一个打扮,头上戴着大棉帽,脸上被戴着的大风镜和大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都是一个模样,谁也无法识别谁是谁。”葛老对记者说。
壮志凌云 开拓铜城奉献青春
  据了解,1956年,正值风华正茂的葛振东因为工作需要,被分配到了白银公司冶金部矿山工程队,参与城市大爆破。据了解,当时白银公司建设工程列入国家“一五”计划,确定为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建设工程项目之一。工程施工从1956年3月2日开始动工,至当年12月31日完工,仅仅用了九个多月的时间就胜利地完成任务,这是中国爆破工程史上的奇迹。就其工程之规模、施工之难度和装置炸药之总量来讲,当时都是创造了世界之最,在五十年代世界爆破工程史上是空前未有的。
  “当时的大爆破是苏联专家设计的,最主要是挖掘白银地下矿采,虽然当时我的专职工作是会计,但是组织还是分配我到山洞口做记录,记录每个山洞装了多少包炸药。随后,在1956年11月爆炸前,组织又抽调我利用步话机搞信息联络,我充当了一名信息报告员,主要工作是喊倒计时报告,随着‘10,9,8,7……’,当我说到‘1’,山嗡的一声瞬间被爆破,就像原子弹爆炸时产生的蘑菇云一样壮观。”葛老告诉记者,当时的大爆破用了15000吨炸药,像这样规模的爆破在全国都尚属首次,同时这次爆破掀开了白银挖掘铜矿的序幕。
  据葛老介绍,大爆破结束后,矿山工程队就完成了任务,他就留在白银公司的露天矿财务科从事财务工作。“挖掘铜矿从1958年开始,标志着白银大规模建设正式启动了,白银公司此后成立了选矿厂、露天矿,同时为生产辅助的厂矿也相继成立了,像动力厂、机械设备厂、选矿药剂厂、运输部等二级厂矿此后就应运而生了。”葛老说,1960年白银公司投入生产后,就诞生了第一炉铜,到1963年白银公司就达到了年产3万吨铜的生产能力,而这期间,尽管遇到了国家的3年自然灾害,但是白银的工业还是保持着繁荣的景象。
  提及那时的生活,葛老也有着最为苦涩的记忆。“当时施工现场工作人员最多的时候达数千人,饮用水的供应就是个大问题,因为工地距离黄河几十公里,用汽车拉运水,的确是杯水车薪,供不应求。每天饮用水是定量供应,每顿饭后每人供给一杯泥巴浆子水,将它沉淀下来后,其中有一半是泥沙。洗衣洗澡都是用当地的井水,洗衣服打肥皂都不起泡,白色的衣服会越洗越黄。用它洗头发,洗完后头发结块。有时渴极了也得喝上几口,其味苦涩,喝进肚子里就会开始‘闹革命’,翻江倒海,肠鸣肚痛,保准跑肚拉稀。1960年,每人每月供粮由28斤降到24斤,由于粮食不够吃,缺乏营养,有些人的脸上和腿上都是浮肿的,这样艰苦的生活我们坚持了好几年。”
铜城建设日新月异 共筑白银梦
  采访中,葛老告诉记者,白银真正的变化是在80年代,尽管国家提倡生活还是要艰苦朴素,但是80年代人们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解放,领导干部也试图将改善人民生活当做工作任务。“1982年白银就开始供应煤气了,做饭条件得到了进一步改善,而从1983年白银的楼房也开始建设,一栋栋的家属楼拔地而起,到了1989年铜城商厦盖起来了,白银的商业开始繁荣起来,白银的建设如雨后春笋般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葛老回忆道,上世纪80年代初期是电报鼎盛的时候,当时电报是市民与外界联系最为快捷的通信工具,随着程控电话、手机、互联网的推广普及,而今电报早已退出了人们的记忆。作为亲历了30年改革开放一分子的普通市民,葛老对通信方式在自己身边所发生的改变感触颇多。“之后就有了长途电话,虽然当时打电话要到邮局排队,但当相隔千里仍能听到对方的声音时,自己感觉还是充满了时髦和现代化的滋味。”葛老回忆着说,直到90年代中期,程控电话才开始逐渐走进市民家中,但因为价格昂贵,除了少数人能够使用,绝大部分的市民只能望而却步。
  回想起走出困境的峥嵘岁月,葛老满怀激情地告诉记者,近30年白银的变化天翻地覆,1985年白银恢复建市后,白银有了公共汽车,开始有了城市的景象和规模,金鱼公园人工湖的建设为白银点缀了更多的美丽,而最重要的是近30年白银人的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现在白银市居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收入也增加了,城市规模也变大了,我在这生活了一辈子,感觉在白银很幸福。”葛老说。
  葛老表示,白银是他倾注青春与梦想的地方,他对这座城市充满着眷恋和感激,公园数量的增多、绿地面积的扩大、商业的崛起和繁荣……昔日的西北工业小城如今焕发出勃勃生机,白银以其宽广的胸怀、迷人的风采、日新月异的环境让当年的铜城开拓者倍感欣慰。“三十而立,如今正在不断建设和创新的白银充满了各种机遇和挑战,我希望我的孙辈能够继续传承我们老一辈铜城建设者艰苦奋斗的精神,把白银建设得更加幸福美好。”采访最后,葛老饱含深情地告诉记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