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在民间 ——田红娟和她的秦腔艺术!

      在秦腔这条艺术之路上,她一心修行,她行走在西北这片大地上,从心田里发出独特的“红娟之声”。在这里,常常能听到一声声苍凉高昂的“秦腔”,飘过那片广袤的黄土地……

      有一位朋友曾给我说过几次,有个叫田红娟的秦腔演员,她的青衣旦演得很精彩!
  说实话,那段时间忙了点,一直抽不出空去观看她的表演。但是,曾听过秦腔界的几位艺术家说起过她,说田红娟的戏演得出色,唱得出众。
  一个秋夜,我和几位朋友去一家戏场看戏,一入场,正在演折子戏《杀庙》,田红娟饰秦香莲,一出场,满场传来磁性的嗓音,一唱出来,腔调中带着磁性的震荡,激越脆婉。听起来,便觉她把戏唱得成熟自然,多年来对秦腔的修炼,贵在容纳底气,落声饶有味道。
  一下子,给人耳中灌入了秦腔,眼看那种对戏曲人物心灵的刻画,通过戏曲语言艺术的表达,一霎儿,只觉得有一位“活”秦香莲出现在台上,满腹的委屈,在一脸的忧伤中透出几分正气,台面上展示出戏曲人物的形象,极富有立体感,显得灵活而生动。唱出来的戏词,字字句句有韵味儿,谁知她的两个眸子里深含着“秦腔”,妙在会用“目神”,她多年始终如一日地唱过来,用心真切地表达一种热爱的方式,那是她对“秦之声”在“神遇”中的信仰!
  当听着我座位前面的人说,她是个“民间高手”。座位左边的一位陌生人说,这个演员太屈才了,要是有个大戏台,就更能放出她对秦腔燃烧的思想之光,照亮这个夜,照亮她脚下崎岖不平的艺术之路,如戏里阅山观水,看云逗雨的境况。
  那一刻,台下观众掌声阵阵,都说这人的唱腔流畅有力。
  那一刻,台下观众赞美不绝,大呼表演精彩啊!
  那一刻,又是掌声响起,一句句唱腔,一阵阵感动。
  那一刻,台下观众熏陶在一片“红娟秦腔”中,连声叫好!
  那一刻,我看到台下有几位观众在用手揩着脸上的泪水,可见她演故事,戏中别有此番真情景。
  一位老人说,这演员把人的心上都唱难过了,心中似乎下罢春雨,又来一场秋雨,点点滴滴,诉衷肠似的……这么多年来,在戏场里我是第一次流泪,咱还算个硬气人,咋这一听她的戏……真是情不自禁,像是内心潮湿了一场毛毛雨!
  有一个中年人也揉着眼睛,给旁边的票友说,把人看得眼泪淌下来了,如今,台上唱戏的演员多,但是把人能唱得感动的演员,实在是不多了。其实,好多演员在唱词,没有唱戏。
  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说,哪里找艺术?这才叫艺术!她唱出来,你得难过一阵子,她表演的青衣旦,把底层民妇的贫寒困顿,有冤难伸,心理复杂的矛盾,能唱到人的心坎上……在移步换景中,通过一番唱念做舞,台上台下,产生心灵的共鸣。
  还有一位观众说,那天我走在路边上,老远就看见她边走边唱,还练着手势,脚下走台步似的,从容自若,缓疾有度,演唱的这个人,我看正是她,我都把她认出来了,要说她的名字,我真还叫不出来,她真的爱秦腔到了“忘我”的地步。忘我是一种境界,说明她已进入了戏曲中了,血液里都注满了“秦腔”,进入一种对秦腔的迷恋中。
  说实话,我听到“田红娟”这3个字,已很久很久了,当她在台上演唱时,我在台下还是第一次看,这样的表演难得。一看,果不其然,她的演唱值得去欣赏,有工笔的细腻,有写意的洒脱,还有兼工带写的自如,她的演唱“感荡心灵”,雅俗共赏,有教化意义。我还以为是哪个陕西的秦腔名家登台了,谁知原来是田红娟在台上自由自在地展示呢!
  此时,我听到我身后有一个观众又低声说道:“人说高手在民间,此话真是不假,这个女演员,天生就是个唱正旦的……”此刻,台下坐着一中年人,不知名姓,瘦瘦的,也跟着唱。
  田红娟,陕西扶风人,在《五典坡》中唱饰王宝钏,《铡美案》中饰秦香莲,《庚娘杀仇》中饰庚娘,《黑叮本》中饰李艳妃,《斩秦英》中饰银屏女,《窦娥冤》中饰窦娥,《断桥》饰白素贞,《花亭相会》中饰张梅英,《三娘教子》中饰三娘等,在秦腔戏曲中担任主演,主攻正旦。
  田红娟行腔流畅劲婉,表演自然得体,艺术性中显出专业性,戏曲中演出个性化,其戏艺精湛,戏情丰富,有人把他称:“秦腔奇女”,其实,细细想来,这个一点都不为过,她是一位“实力派”演员。
  当听到,我座位右边有一位人说,这人在《花亭相会》中演张梅英,她看过,真的好看,“我也唱了半辈子戏了,却没她唱得好,这人的戏,关键是投入得很……”
  “其实,我从小在陕西扶风这个地方长大,家乡时时处处能听到秦腔。13岁开始学艺,十五六岁就跟上大人们慢慢登台了,记得我还上了两年剧校,期间有专业老师,严格训练,学了不少基本功,剩下的就是自己揣摩,听磁带,看碟片,当观众,别人咋唱我咋唱……说实话,还是想唱出自己的个性,承传戏法,把老一辈留下来的秦腔唱好,这不仅仅是一方文化,也是一门艺术,我读书不多,我还是慢慢地去理解剧情吧,背戏词、念白唱词、早晚锻炼、练嗓音、走台步、舞水袖等等,但是我在秦腔中投入的心力尤多,我不敢说秦腔是我生命的全部,至少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我心灵的寄托,唱起来虽说辛苦,但是我从中感受到了不少的快乐和幸福。唱一唱,真的能使人精神放松,我还是喜欢静静的唱戏,入到这一行里,尽情地演唱,当然能唱出自己的风格会更好,我还得虚心地朝这方面努力。”
  如今,唱秦腔的人很多很多,当然要唱好,谈何容易!她自谦“我是个小学生……”对于秦腔,田红娟是这样回答的。
  从她的话音里,能听来一声声在抑扬顿挫中无形的旋律,那是自然流淌的“红娟心音”,飘荡在心台艺术的高地上,苍凉而悠扬。
  她带着乡音,放声“吼”出了纯正的“秦腔”,似水时而急湍,如云时而飘荡,不论台下坐的是谁,她都紧随一板一眼,沿法合度,认真表演。她的戏曲艺术,常常拿“演唱说话”,投入剧情中唱得满头是汗,哭得两眼热泪,百感交集,能进入一种演艺状态中。不论在哪里演出,她那字正腔圆,朴素厚实的本色永远不改,在不断地领略秦腔艺术中,她把演戏归结到做人上来,立德从艺,艺心平淡,这样的人,往往她的心中才会涵养出真正的“戏艺”。
  一个平凡的人却演出了一场场不平凡的秦腔,她就是观众心中的好演员——田红娟。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