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旱平川密码之四 麦田城和柳州城,迷雾重重

    五胡十六国时期,史书上将平川、靖远一带称之为麦田地,境内还有麦田山、麦田水的称谓。之所以有这样的叫法,盖因鲜卑族乞伏部在其境内活动,并在旱平川筑有一座麦田城。那么,麦田城在旱平川的什么地方呢?是不是当地人称作鹯州城的那座城池?记者在去年和今年数次在旱平川一带寻访麦田城,但遗憾的是,没有人知道麦田城在哪里,当地人都没有听说过麦田城。因为年代久远,史料匮乏,麦田城似乎只留存在史籍中。

麦田城是西秦的国都吗?
秦汉时,鲜卑族游牧于大兴安岭北部一带,其后逐渐南移。至晋,渐渐在华北、西北建立了割据政权。西晋泰始初,在今靖远、榆中一带活动着两支鲜卑族部落,一支为秃发氏,一支为乞伏氏。西晋泰始六年(270年),秃发氏首领秃发树机能诱杀秦州刺史胡烈于万斛堆(今靖远县永新乡),之后攻城掠地,于咸宁五年(279年)正月攻陷凉州,十二月被武威太守马隆“大破”并“斩之”(参见本报2016年11月3日《万斛堆:“五胡乱华”的原点》)。另一支鲜卑乞伏氏在今榆中一带活动,东晋咸和四年(329年),后赵石勒(羯族)进攻前赵刘曜(匈奴),其势凶猛,乞伏氏首领傉大寒“惧而迁于麦田无孤山。”居三十六年后,因为前秦进逼,首领乞伏司繁又自麦田迁于度坚山。371年,前秦大将王统来攻,乞伏司繁率领3万骑拒统于苑川。但王统偷袭了度坚山,乞伏部5万多人全部投降了王统。乞伏司繁被迫归降于前秦主苻坚,被封为南单于,留在长安。373年,鲜卑族“勃寒部”侵扰陇右,苻坚授乞伏司繁为持节、都督讨伐西胡诸军事,出镇勇士川。376年8月,前秦击灭前凉张天锡,占有河西、陇右。是年,乞伏司繁卒,其子乞伏国仁继任,仍为前秦镇西将军,借前秦之威,逐渐发展自己的势力。
383年,苻坚南击东晋,以乞伏国仁为前将军,领先锋骑。淝水之战前夕,乞伏国仁的叔叔乞伏步穨在陇西起兵反秦,不知当时苻坚是怎么想的,他竟让乞伏国仁退出南征大军,去陇西平定乞伏步穨的叛乱。乞伏国仁心中暗喜,一到陇西,即与其叔同谋,欲霸一方。不久,传来苻坚淝水大败的消息,国仁“招集诸部,有不附者,讨而并之,众至十余万”。385年元月,乞伏国仁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建立了西秦国。9月,在苑川(今榆中)筑勇士城作为国都。这样,西北又出现了一个割据政权,白银境大部为西秦所占有。
前面已经说到,公元329年,后赵石勒灭前赵刘曜,鲜卑乞伏氏首领傉大寒“惧而迁于麦田无孤山”,这是《晋书》中的记载,也是史籍对古代麦田最早的记载。
郦道元是南北朝时期北魏的官员,他著有一部非常有名的地理著作——《水经注》,他在记述完祖厉川水之后说:“河水又东北径麦田城西,又北与麦田泉水合,水出城西北,西南流,注于河。河水又东北径麦田山西谷,山在安定西北六百四十里。”这是古籍中出现的关于麦田城地理位置的唯一记载。我们仔细研读这段文字,得到的信息是:黄河自南向北从麦田城西流过,即麦田城在河东岸;河水在城西与麦田泉水会合;麦田泉水自麦田城西北角流出,西南方向流入黄河。麦田古城遗址,应该符合上述三个基本条件。
郦道元生活在北魏,他的生卒年代是公元472年—527年,据此可以推断,《水经注》的成书年代大约是公元500年后的二十几年,此时离麦田城筑成也就过去了200年左右。因此,郦道元的记述应当是非常可信的。
《靖远县志(康熙)》也记述了“北有故麦田城”,但没有具体说明在县城北的哪个地方。修纂于1945年的《靖远县新志》对麦田城做了比较具体的记述:“自水泉象鼻岘为过峡山脉,分为二支,一支西南循旱平川而至无孤山,麦田水出于山下,山麓为乞伏之麦田古城。”明确地记述了这座古城就在旱平川西南部。
但问题是,在旱平川西南部、黄河东岸,目前有明显遗存的古城至少有三座:鹯州城、柳州城、陡城,它们的距离都非常近,鹯州城和柳州城几乎相连,陡城离这两座古城直线距离也就一公里。麦田城是这三座城池中的一座吗?
曾任白银市第五中学校长的张明清老师,退休后致力于平川地方史志的研究。他对这些古城进行过详细的比较研究,最后他的结论是:鹯州城、柳州城、陡城都不是麦田城,麦田城应该是现在被当地人称为“堡子院”的月河古城遗址。他通过考察靖远县东北黄河沿岸,只有旱平川南沿月河沙河口的“堡子院”古城遗址的地理特点,符合《水经注》对麦田城地理环境的记述,也符合《大清一统志》的记载。
张明清介绍说,在旱平川南隅的黄河边有个地方叫月河,古籍称月河为“边防要路”,月河有一处古城遗址,距鹯阴古城约五公里。直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月河沙河南北两岸平台上,仍矗立着两段南北走向的近百米长,有八、九米高,顶宽四米多的古城墙,当地人将此处叫“堡子院”。可惜的是近几十年来,村民平地建房时已将城墙遗址大量挖毁,今仅留一处残墙,此墙底基距现今的沙河底有五、六米高,残墙危悬于沙河岸头。反复察看周边地貌,可以看出初筑时城堡在古沙河南岸平台上,黄河自南往北而来即如《水经注》所记“迳麦田城西”。且当初筑城时古沙河在城堡与北山之间,现在还能看得出来,沙河约数十米宽,今虽已变为农田,但其痕迹尚存。就在城墙遗址西北端与古沙河交界处,至今仍有泉水渗出,这个方位与《水经注》所记麦田泉水的方位完全吻合,而且泉水“出城西北,西南流,注于河”的痕迹至今清晰可辨。沙河早已改道并下降了五六米,而千多年间泉水竟未干涸,这足以说明当年泉水非常丰沛。沿沙河往上游寻去,在城墙遗址东五六百米处有一泉今名“大泉”,仍汩汩出水,也许沙河改道后大部分泉水便从这里流了出来,也许当年泉水就是在这儿钻出地面沿古沙河自东往西流向古城西北的。不论哪种情况,此泉与《水经注》所记麦田泉水流向特征完全一致。
从遗址残留形状可以看出,不知何年何月洪水壅塞城北沙河故道,拦腰洞开古城城墙,纵贯城之东西,沙河自此改道从城中冲出,而且千多年间地面已被刷深了五、六米,偌大古城仅有一侧城墙的两堵残墙存留在沙河两岸。《靖远县新志》记述的“麦田城有二,一在南山,一在北山”句,就是对古城墙残留形状的描述,近代现代人能见到的仅此而已。一千多年的沧海桑田,山移水转,值得研究者庆幸的是,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记述的一切至今尚清晰可辨。这座古城,应当就是麦田城。至于《水经注》中提到的“麦田山西谷”,应当是今天的红山峡,而“麦田山”,当为旱平川东面的大山或哈思山。
根据史书的记载来推断,麦田城应该筑于东晋咸和四年(329年)后,乞伏氏首领傉大寒“惧而迁于麦田无孤山”时,在此居住三十六年后,也就是365年左右,又迁于度坚山。20年后,乞伏国仁才建立西秦,在苑川(今榆中)筑勇士城作为国都。因而可以肯定的是,麦田城不是西秦的国都。麦田城只是鲜卑乞伏氏在称秦王建西秦之前,为躲避战乱而筑的一座城池。就是这座城池,200年后的553年,西魏权臣宇文泰在鹯阴地置会州,这座城又成了会州的州治。
柳州城又是一座怎样的城?
旱平川新墩有东西两座土筑的古城,民间称东城为“缠州”,西城为“柳州”。东城,即汉鹯阴(鹑阴)县城,城座正北向南,东西、南北各长325米。《甘肃通志》载:鹯阴古城,在靖远县北。《中国历史大辞典》载:鹑阴县,西汉置,治今甘肃靖远县西北。属安定郡。东汉作鹯阴县,属武威郡。晋废。《甘肃通志》所载“鹯阴古城在靖远县北”,方位是准确的,旱平川“鹯州古城”就位于靖远县城北,是西汉的鹑阴县治,也是东汉的鹯阴县治。根据《魏书》记载,南北朝时又复名鹑阴县,而且平凉郡郡治也在此地,也就是说,这座古城在古代鹑阴、鹯阴两名交互使用过,后世民间将“鹑”音传为了“chán(缠)”(参见本报2016年12月13日《白银旱平川密码之一——鹑阴?鹯阴?黄湾汉墓群》)。
西城即柳州城,这座城座西北向东南,与鹯州城相近而不同向。柳州城内如今已变为农田,但较之鹯州城,城墙保存完好,墙体基本相连,少有间断,城墙分层夯筑而成,其土坚硬。城址北面约150米许有沙河(黄河东岸支沟)流过。城址平面大体呈方形,南北340米,东西360米,周长约1400米。城四角筑圆台形角墩,四面均设马面,北面3座,其余三面各有4座。马面宽7米许,突出主墙外约8米,每座马面间距约80米。北面有两处人为挖开的豁口,分别宽约45米、20米,前者可能原为城门。东面偏南处与西面偏北处又各开城门一座,均设瓮城,瓮城长宽皆30米许。城内因全部辟为农田,留存遗物较少,散见少许砖瓦残块、灰陶片、黑釉和白釉瓷片、铁箭头等,多为唐时物品。据此,1976年定西地区文物考古工作者将柳州城判定为唐代城址。柳州城面积较大,为白银境内保存较为完整的古城遗址。
那么,柳州城是何人何时所筑?为什么在汉鹯州城旁又新筑一座形制规格明显高于鹯州城的城池呢?
十六国时,史书上出现了平凉郡的称谓,根据《魏书》所载,平凉郡郡治在鹑阴县。清人洪亮吉曾“疑平凉郡苻秦时已置”。兰州大学魏晋贤教授在其《甘肃省沿革地理论稿》中肯定地说:“平凉郡乃是前秦对前凉作战的产物无疑”,而且魏教授认为“苻秦置平凉郡,其郡治必然就是鹯阴。”
晋太元元年(376年),前秦皇帝苻坚派武卫将军苟长、左将军王盛、中书令杨熙、步兵校尉姚苌等率13万骑兵向姑藏(今武威)进兵,攻打前凉。秦军攻至城下,前凉国主张天锡束手就擒,前凉灭亡,苻坚占有了整个河西地区。为了纪念并彰显在军事上的胜利,也为了加强对刚取得的河西地区的控制,前秦在天堑黄河边的鹑阴县境,即今旱平川地区设郡筑城,郡名叫平凉郡,取平定凉州之意,筑的这座城就是“柳州城”,而且,“柳州城”是平凉郡的郡治所在地。
魏晋贤教授的研究结论应该主要是来自于《魏书》。《魏书·地形志》有如下记载:“平凉郡,领县二。鹑阴,郡治。前汉属安定,后汉属武威,晋罢,后复属。有瓦亭、泾阳、平凉城。阴密,前汉属安定,后汉置,晋复,后属。”平凉郡下辖鹑阴和阴密两个县,在鹑阴县条下记述得很清楚,鹑阴县是平凉郡的首县,是郡治,而且进一步注明鹑阴县的身份沿革是“前汉属安定,后汉属武威”。根据这个记载,平凉郡初置时就在今旱平川。
前秦初置平凉郡仅仅过去了7年,东晋太元八年(383年),当时强大的前秦欲图以“疾风之扫秋叶”之势,一举荡平偏安江南的东晋,统一南北。结果,由于前秦皇帝苻坚的狂妄自大及诸多失误,拥有绝对优势的前秦败给了东晋,东晋仅以八万军力大胜八十余万前秦军。此后,前秦迅速衰落,苻坚也在385年被叛将姚苌所杀,中国北方重新陷入分裂混乱的局面,先后建立了十余个小国。这场战争就是著名的淝水之战,为后世留下了“投鞭断流”“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等成语典故。
385年,也就是苻坚被姚苌所杀的那一年,乞伏鲜卑首领乞伏国仁建立西秦,今白银境大部又归于西秦。400年,姚苌建立的后秦向西进逼,西秦主乞伏乾归被后秦主姚兴击败,西秦失国,白银境又为后秦占据。409年,乞伏乾归从长安逃回宛川,招集三万人马,迁到度坚山,僭称秦王,西秦再度复国。其后时间不长,白银境大部又被赫连勃勃建立的胡夏所占。430年,西秦被胡夏所灭,431年,胡夏又被北魏所灭,白银境又归于北魏。439年,北魏灭北凉,完成了对中国北方的统一。
其实,北方在“五胡乱华”及十六国统治之下的一百多年间,兵戈扰攘,各国在统治所及的较小区域中分置了许多州、郡,并且变幻无常,州制陷于混乱。北魏统一北方后,仍然置有平凉郡,一直到534年,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白银境又归于西魏。
西魏废帝元钦二年(553年),西魏权臣宇文泰率兵西巡,会师于鹯阴,当地人张信拿出自己的全部家产慰劳六军,宇文泰非常高兴,就以“会”为名在鹯阴地置会州。从此以后,鹯阴(鹑阴)的称谓在史籍中彻底消失,白银境大部被会州的称谓所取代。
北周保定二年(562年)废会州,改为会宁防。隋开皇元年(581年)改会宁防为会宁镇,开皇十六年(596年)置会宁县,属平凉郡;大业二年(606年)置会宁郡,改会宁县为凉川县,凉川县为会宁郡郡治。唐武德二年(619年)置西会州,又改凉川县为会宁县,会宁县为会州州治。贞观八年(634年)改为粟州,当年又复为会州。“开元四年(716年)别置凉川县”,即在会州州治会宁县辖域旱平川,又析置了一个凉川县,五年后撤凉川县又并入会宁县。天宝元年(742年)改会州为会宁郡,乾元元年(758年)复为会州。
对平川当地历史颇有研究的张明清认为,自前秦、北魏、西魏至北周,平凉郡治一直位于旱平川的鹑阴地;直至隋大业二年在会州故城置会宁郡,旱平川一带才不再为平凉郡辖,平凉郡治移到了平高(今固原)。会州州治,就是位于月河的麦田古城,而平凉郡治,即现在的柳州城,到了唐代“开元四年(716年)别置凉川县”时,又为凉川县的县治。
张明清还认为,“凉川”之名,应与“平凉郡”之名有关,古平凉郡郡治雄踞旱平川上,极有可能其时旱平川就叫做平凉川,隋时更改会宁县名时,今陇东早已有平凉县,无法以平凉命名,故取平凉川后两字“凉川”做为县名。古时,平凉川上水草丰茂,各沙沟泉水丰沛,之后气候异变,渐露荒漠之色,“平凉川”渐变成了“旱平川”,清时靖远县志上就有了旱平川名。
至于旱平川“鹯(鹑)州”和“柳州”两座古城之所以皆以“州”名留于后世,与这一带曾长期被西夏占据过有关。西夏时“以堡镇号州”,故民间将这样规模的两座古城称为“州”。将东城称为鹯州,这好理解。但西城是唐代的凉川县城,也曾是平凉郡治,其名应与“平”或“凉”有关,而后世民间为何将此城称为“柳州城”?究其原因大约有二:一则“凉”与“柳”声母相同,千多年间口口相传,韵母发生了转变,将“凉”字读成了“柳”音,这种现象在民间口传中是很常见的;再则,若称为凉州,河西凉州当时即属西夏,显然重复,故转其音为“柳”。其实,“鹯(鹑)州”“柳州”的称谓只流传于民间,检索史籍,都没有这样的记载,因而,“鹯(鹑)州”“柳州”都不是这两座古城真正的名称。
时至今日,由于没有对“柳州城”进行过全面的考古挖掘,发现的文物非常有限;更由于史籍的记载模糊而不详尽,为后世的史地研究者提供了巨大的“研究”空间。关于麦田城、柳州城,还有许多其他的说法。比如兰州大学教授刘满先生认为,会州州治为今天的“陡城”,这个“陡城”就是《水经注》记载的“麦田城”;西北师大教授李并成教授则认为,柳州城面积较大,为白银市境内现存最大的古城遗址,其规模符合唐代州郡一级城池的规模,且所存遗物多为唐代物品,因而该城当为西魏、唐代的会州州治及会宁县城遗址,同时亦是西魏会州、北周会宁防、隋代会宁镇的驻所;而西北师大副教授黄兆宏先生又认为,“麦田”源于鲜卑麦田部落,而“麦田山”并非指某一座山,而是指今平川境内从西北向东南方向由许多山脉构成的“弧形”山系,“麦田水”是指经过水泉镇牙沟水村新墩社、水头社和陡城村的沙河,“麦田城”当为“柳州城”。而2016年甘肃省人民政府在柳州城旁设立的遗址保护碑显示,“根据城内出土文物判断,该城最早筑于唐末宋初”,如果这个结论成立,那柳州城的历史又将重写。究竟谁是谁非,目前难有定论。
麦田城、柳州城,依然迷雾重重。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