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厉河畔的悠悠古韵

      一条祖厉河在群山中缓缓流淌;

  一座座破败的古城与河水相依相傍;
  一个个脍炙人口的故事演绎着一段段悲壮的历史。
  2017年岁末,我随痴迷于古城古堡的会州文史会爱好者共8人走进了祖厉河一线访古。我知道祖厉河的伟大,养育了一方百姓,也成就了一段历史,同时也感知了河流与历史的牵绊。当我们一步一步走近古城,当一点一点解读先辈们曾经为守护家园,临河而居、临河而战、临河而存、临河而亡,他们几代几世、日出日落里,终是把脚印印在历史的墙上,也把自己的今天融进历史里……
 
 
 
    通安砦古城
  今天,当通安砦第一次经千转百折、跨沟穿山呈现在眼前时,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在这山大沟深、荒败苍茫的黄土深处,千年前祖先却在祖厉河畔建起了抗阻外族的城堡。在现代交通工具和当代先进导航仪器共用下,加上一路打听,一路探寻观察,多重方法并用,我们还是几度迷路、几度陷险境,有的山沟坡度近60度,车反复熄火抛锚,一档冲刺……
  通安古城悠悠地进入了我们的视线,不急不缓,如古城中的董礼先生一样,悠悠地讲着这里的传说……
  通安古城位于会宁县大沟镇通安村,是宋徽宗崇宁五年(公元1101年)建筑的一座古城,为金会州所属的通安砦遗址。《宋史地理志(三)》秦州“甘泉堡”条记载:“南至泾原路治平砦一百五十里,北至泾原路通安砦一百五十里。”治平砦即今静宁县的治平镇,通安砦即今会宁县大沟乡的古通安城。
  相传金兵侵犯西宁城,来势凶猛,城池快陷,宋兵无奈,便将羊绑在鼓上用双蹄敲鼓,给马带上铃使其不断摇响,连夜逃到了现在的大沟乡通安,命令士兵筑城防御,到天明时又夯起了半个城,移西宁城至通安城。后来人们对这段历史编了一个顺口溜:“羊打鼓,马摇铃,一夜逃到通安城,天亮又打了半个城。”
  具有千年历史的通安古城,静静守候在会宁最偏远的山沟中。古城选址地势险要,三面孤空,东面依仗山岭,依山而建,易守难攻。目前还能看到部分遗留城墙,以及随处可见的残砖断瓦,见证了它曾经的辉煌。
  这散落的滚石记录下此城的战争史,展示着一个偏僻却不曾宁静的古城,遗落在历史的岁月里,也遗落在祖厉河的岁月里。那一片片残损的瓷碗碎片,也见证了这里的辉煌和衰败。历史总是一部读不透的书,如这古庙钟声响彻满山沟、满山屲,将佛龛的油味与香火的烟味浓浓地穿行在古城的一尘一埃、一缝一隙里,筑起历史的高台,筑起了历史间隙里生命无限延展的舞台。
  午时已过,从通安古城下来,一行人已是饥肠辘辘。各自随意吃几口食物。路还在前面,古城还在前面,我们一行8人沿着古道搜寻古迹,追寻先祖们的智慧,感知历史烽烟狼藉背后的平静和血腥。感叹我们所生存的时代,感念创造新时代的英雄们,也感谢为革命解放付出生命代价的红军战士——这里曾经是宋、夏、金的古战场,也是解放战争年代的新战场,有许多革命烈士将生命交给了这片土地,将鲜血浸透在古战场的古城堡上。
甘沟驿古城
  甘沟驿古城,一座我接触古遗址以来,其保存最为完整,城墙最为高大古城堡。其墙体近10米,有明显的里外双层结构,里层土质松软,外层坚实牢固。本人史学才浅,不知内外城是同一时代,还是后期加固,所以不敢妄加猜测,却为如此之深高古城叹惋。
  古城西边祖厉河绕城而过,潺潺细水,失去了往日的气势,如这静静的古城一样,泛着淡淡的悠韵,穿淌在历史的空间里,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祖厉人。祖厉河在这干苦的黄土原上静静呵护、见证着历史的悲欢离合,时代的更替变迁。
  甘沟驿瓮城城墙依然高高矗立,与城内寺庙相呼应,与完好无损的古城相呼应。这里曾经不知道发生过多少过往的商旅的爱情悲欢、官民的辛酸史,但就是因为有祖厉河,兴盛了昨日的兴盛,成就了今日的壮观。
  站在古城的西南角,我想把整个甘沟古城装进照相机框,但还是没能装进来。站立晚霞中,回望身后夕阳中这条贯穿古今的“母亲河”,城外河,河边城,相依相偎了几个世纪,相携相帮了几个世纪,甚至近千年。
  这个地处古丝绸之路北线的古城,在数千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生存。明正统五年(1440年)又设驿站。一串历史沿革,文字很短,历史悠长,祖厉古韵就在这短短的履历中浅吟低唱,几百年、几千年,成就了这深宅大院中的起起伏伏!
  不知有多少祖厉少年曾经也同样登上这古老的城墙,看繁华落尽,晚霞登墙,看祖厉悠悠,温润千载。时光不同,少年抑或不同,但城墙还是那时的墙,风景还是那时风景。这就是我眼中的历史、心中的古城堡,留住永恒,留住青春不老,少年存在,则古城存在!
郭蛤蟆古城
  郭蛤蟆城又称新会州城,北宋元符二年(1099年)建,金代贞祐初年,迁会州州治于此,称新会州。金哀宗天兴三年(1234年),金元帅郭虾蟆坚守孤城抗元三年,“郭虾蟆城”俗称郭蛤蟆城,城垣内一外二,壕堑三道,夯土筑成,内城南墙残长360米,北城墙残长172米,东城墙残长440米,并有南北瓮城,西半部已被祖厉河冲毁。古城像伤残的勇士守望者西下的落日,怀念这里曾经的繁华。当背起行囊行走在这久远的历史古城时,我感觉到了与历史上一切过往之客同行,走着我们相同的路,想着我们相同的事……
  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些为民族大业而不惜牺牲自己,甚至于牺牲整个家族的英烈们,在这残破的古城里,难道只有郭虾蟆的气节填满这寸寸土地吗?我们华夏大地向来不缺少铮铮铁骨的男儿,更有为革命事业甘愿献身的巾帼英雄。所以,历史是每一天的历史,历史也是每一刻、每一秒的历史,历史里又埋没了多少英烈的风采,夹杂着悠悠祖厉之韵流淌百年、千年、万年……
  夕阳西下,我依旧与古城相依,我依旧回望千年古韵的悠悠苍茫,如沧桑的老腔沉重的叹息,又如轻轻古筝穿越历史,当把身体和心都种在夕阳西下的古城烽台,我站立成一棵树,飞翔成一只鸽,在断壁残垣上建起和平的屏障,从此不在有血腥的历史,却演绎一步和平的盛世华章,历史的悲哀随着黄土的泄逝远遁而去。
会州博物馆
  会州博物馆——祖厉河畔的文化音符。
  华灯初上,从郭蛤蟆城出来不久,我们沿西线拐进了郭城驿红堡子周边的小院子。作为后车司机,我只顾跟车,并不问方向和终点,当车停稳之后,才发现此处是一家私人大院。一位着装简单、平和朴实拥有纯朴农家风情的中年男子出来打招呼。我正纳闷这个院子何来博物馆?这博物馆怎能在如此偏远僻静的角落,加上黑影重重,视域不佳,我可真忽视了此处会有“博物馆”!更没有想到此处拥有祖厉河的历史,拥有了祖厉河悠悠古韵的千年音符……
  此时此地,让我一天的祖厉河古韵思绪中,填进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一串串年代的音符,那一张张历史的画卷,那一本本泛着古旧香味的书籍……一张张、一件件、一幅幅,让这个僻静的小院,一下子显得那么厚重,那么深远。我机械式地带着敬畏与感叹,走完了3个“厅屋”,实际上是“三座博物馆”,跨越好几千年历史纵横面,包揽各个阶段的经典片段。行走在这三间屋子,我感觉到这不是郭城驿农舍,而是历史的穿越线,我从千年前的史前文化,出春秋、进战国、过魏晋、越唐宋、行走元明清、坐拥革命心似火。穿越在历史各个纵横点,看尽了一段实体的华夏民族演绎史!
  没曾想过,在这样的小地方,居然能有把历史千年装进来的院落。我一件件抚摸着所能触到的新石器陶器,想象那陶罐上古人曾留下的气息,跟我的温度一起融进了陶器,融进了历史,我们都是过往,但有人却守住了永恒。
  一条河,串起了一座座古城。河是生命线,一朝一夕、一年一世把每个过往和每个今天写进潺潺流水、写进残垣断壁、写进每个落日的夕阳古韵里。
  我不是一个史学家,也不是一个考古学家,我只是一个喜欢想象的女子,从自我的想象中感知历史的苍茫浩远,历史的血雨腥风,生命的渺小脆弱!然后带着阳光活着,活在今天,活在当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