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豆腐香

  又快到过年时节,看着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各类年货,折转千百个来回,却难以选中哪怕一两样。

  儿时的过年,是兄妹三人的最盼,也是母亲的最愿,为孩子做好吃的,压长面、炸素肉、蒸花卷……不亦乐乎,特别是全家人在母亲的带领下,花上一整天做豆腐。

  年前寒假的某一天早上,先烧好一锅热水,用母亲早已缝制的小布袋,将自家磨制的黄豆粉按照一小半左右装入其中,加入热水开始反复搓洗,家里成员按照分工流程一般要洗3至4遍。乳白色的豆浆渗入大锅,油黄色的豆渣余下倒到院外。

  我们兄妹三人轮流烧火,火候不能太旺也不能太蔫,才能将豆浆熬出最鲜的味道。小时候因为吃不准这火候,没少挨母亲揪耳朵的教训。每每我踮起脚尖龇牙咧嘴,双手捂着耳朵的时候却又斜眼偷偷看着母亲的表情,我知道母亲舍不得用劲只是为了让我长记性。如今在社会上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满甚多,却再也难得善意的劝诫。

  看着三个孩子一年年长大,烧火越来越有样,成绩天天在向上,母亲掩饰不住挂在嘴角的希望,为我们每人盛上一碗用食醋亲点的豆腐脑。捧在手里热气腾腾,放进嘴里直入肺腑。那味儿离我却越来越遥远。

  太阳快下山时,母亲把点制后的豆腐脑装在一个较大的纱布袋内,放在室外砧板上,上面再压一块案板,和三个子女合力搬上一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上面,待水分挤干,近乎四方四正的一大块豆腐就做成了,上面布满了精细的纱布条纹。偷偷掰个小角塞嘴里,年味就有了。

  长大后渐渐明白,母亲教育子女和做豆腐如出一辙,就是在子女长大的过程中不断挤去水分,留下朴实,留下本分,留下精致。把水货变成干货,方方正正,堂堂正正。

  再后来,母亲的三个孩子在城里都有了自己的孩子,而母亲的白发偷换了青丝,皱纹爬上了额头。母亲是真老了,做豆腐成了全家的回忆,也成了儿时最美的年味儿。每年回家过年,买的各种豆腐都没有了过去的味道,而我也仅是陪母亲过个除夕夜,各种繁杂的事,渐渐冲淡了年味中最醇的味道。

  “啊,这个人就是娘……”一首最能勾起思绪的手机铃声把我拽回了当下。打电话问母亲,年货需要啥?电话那头每年都重复着一个话题,啥都不要,能来就好。

  今年,将是母亲在城里过的第一个春节。一切提前准备妥当,并托请靖远平堡老家的朋友帮做些正宗的老豆腐,就用食盐、农家醋、葱花三样调味,拌出年味,拌出幸福,也给母亲一次陪伴,一个惊喜,让母亲重回充满希望的年轻岁月。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