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善的冬

  一夜寒雨之后,顾家善——这个大约位于东经104°、北纬36°交汇点上的中国西部小村落,在萧萧落木里,收拾起花容云裳,素心素颜地蛰伏在光阴里,开始闭关修炼。晒晒太阳,听听风,过起了清宁无忧的逍遥日子。

  冬天,像被施了魔法的大口袋,贪婪地收走了一切绚丽的颜色。

  顾家善四季分明,刚刚入冬,风就冷硬起来,村里村外花容渐失。莫非是三分憔悴,七分落寞,无语凝寒向萧瑟?其实,非也。黄河之滨经年累月地修炼,使得顾家善的筋脉骨相,气象万千,雕琢复朴,岂是我辈轻易能参透的!

  顾家善人才不管那么多呢,生于斯,长于斯,阴晴圆缺也不过是巴掌大的变化。于是,天晴的时候,在小广场里,或五福园的木桌旁,乡亲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有时什么也不说,各自晒着各自的太阳,闭目养神,仿佛说话都会浪费阳光似的。有时,有一搭没一搭地喧着谎。从早上吃的糁饭到晚上看的电视剧,从去岁的收成到明春的打算,从农家乐的经营到游客的喜好,扯得老远。乡亲们漫无边际的话题,被阳光镀上金,盘亘在冬日的安闲里,不知不觉间,驱散了风寒。

  冬天是庄户人家最自在的一季,要时间有时间,要心情有心情。其实说是闲着,鸡零狗碎的做活并不亚于往常。尤其是妇女们,老早就开始掐着指头算日子,盘算着磨面哩,腌酸菜哩,压长面哩,织毛衣哩,剪窗花哩,还要抽个空烫个发什么的。计划就像春天的庄稼,齐刷刷地占满了日子。

  农村腌酸菜是有阵势的。挑个晴好的日子,隔着院墙喊东家婶子西家嫂子来帮忙。淘的淘,切的切,分工明确,井然有序,个把小时,一大缸酸菜就搞定了。若是熟腌,得把菜在开水里打个滚;若是生腌,那就简单多了,只需将洗好的白菜一切两半,放上调料即可。熟腌的入味快,生腌的脆香爽口,各有千秋,老少皆喜。庄户人家的冬天,就是这样吃着糁饭下酸菜炖粉条,一路滋润过来的。

  压面得赶早,要留足风干的时间。水川长面,面细筋道,用来招待贵客,寓意常来常往。吃法颇为讲究,面下几分熟,汤配几钱料,都要拿捏得刚刚好才行。面入水煮至刚透,捞起过凉水备用,吃时用开水化开盛碗。下面火候非常关键,硬了,汤不入味;烂了,没口感了。长面香不香,全在一锅汤。顾家善的厨娘们深谙此道。做汤时,先炝好葱姜蒜,炒好鸡蛋肉臊子豆腐干,再加入事先熬好的鸡汤和其他调味品,十里飘香的美味长面就开吃了。若谁家娶媳妇嫁姑娘,酒香与长面香彼此混合,那长面更是让人馋涎欲滴,不吃它三碗五碗,怎会过瘾?!

  一根根又细又长的面,像一条条延展向四面八方的路,游子们沿着它,从家乡走出去。逢年过节,又在它的香浓里拽着乡愁归来。一碗长面,融进了多少奔波的酸甜苦辣,又抚慰了多少尘世的离别相聚?无论我们走得多远,也走不出家乡的缕缕牵念。

  下雪了,多么好!“巧手”姐妹们乐了,别的活儿抛一边去,三五相约,围炉坐在一起,剪窗花的、绣鞋垫的、织毛衣的、做工艺品的,当然也有插科打诨的,好不热闹。炉子里烤了土豆,香气在屋子里乱窜。窗外雪扑撒撒地落,屋内笑声不断,手里的活儿却一件也没耽搁。

  静寂巷陌,家家户户的大门虚掩着,勤快的顾家善人,把院里的雪扫得干干净净,黄澄澄的苞谷整整齐齐地码在台子上,雪粒儿填满了苞谷间的缝隙。一位刚要出门的老大娘说,她要去棚里帮别人家插会西瓜芽去呢。棚外冰天雪地,棚内春意涌动,希望升腾,幸福缭绕。

  雪里顾家善,银装素裹,万籁俱寂,美如童话!

  你看,雪落在鹅卵石小径上,落在一溜儿青瓦顶上,落在百年古树硕大的枝干上,虚蓬蓬,松软软的,像细碎的银子,亮闪闪地,流溢着生活的富足。瑞雪兆丰年的祥瑞,播撒在小村落的每一寸土地上。

  一截老墙头,圆弧似的,宽宽的,没有瓦,雪像布匹样搭在墙头上,它可是这面墙的“雪披风”?雪水淡淡地洇开,快要与那一抹青色相触了。天涯咫尺,相见不易、别亦难!墙内,一方黑越越的木格窗,散发着烟熏火燎的尘世气息,与墙头上冰心玉壶的心思,相依相偎,安暖一隅。

  一条小巷子里,落了雪,还没有被踩踏过,像一刀宣纸,干干净净,等待那个懂得之人,泼墨挥毫,写意人生。

  情侣柳旁,一幅幅生肖剪纸,活灵活现。恍若听闻犬吠鸡鸣声、羊咩马嘶声,寂静的落雪巷陌,被艺术灵光激活,顿时喧腾起来。

  冰河雪堤,梦一样的相遇。木台阶、林荫道、月季园、杨树林,无声无息,一片圣洁;枯叶覆雪、芦花摇曳、沙鸥翔集、黄河冰澈,如青如黛,千种风情;一场雪,一村的静,一辈子的记忆,物我两忘,天地合一;风雪苍茫,草径寂然,寒江独钓,万般喧嚣,统统归隐。

  从春的绚烂到夏的葳蕤,从秋的喧闹到冬的静谧,四季轮回,荣枯交替。顾家善,这个黄河边的小村落,总能给予世人意料之外的感动与心灵的震颤。我们亦从那些微不足道的事物间,觅得别样的美与纯粹、爱与温暖。

  在村口,遇见一位中年妇女,站在巷口一个劲儿地挥手:

  “哎呀,妈,快回去吧,天冷!快进屋吧!”

  “看着你走了,我再进去。”一个略显瘦弱的老人,包着褐色头巾,站在雪风里送儿媳回城。

  “那是我婆婆,七十多岁了,每次回来,她老人家都要这样送我,直到看不见我了才回去!”她快人快语,言辞间的亲情温暖触手可及。

  雪后初霁,回望来路,似有“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之感,眷恋缠绕。或许,顾家善早已成为我们人生行路中——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精神原乡,让人频频回眸……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