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儿时年

    人到中年,仿佛坐着时光的下山车,一晃又要过年了。面对眼前这平淡黯然的年节气氛,童年时那带着土炕气息的年味又咧着嘴笑嘻嘻跃上心头。

  不像现在孩子这么幸福,天天好吃好喝好穿的,所以把年不当回事。童年时,我跟着爷爷奶奶过。老家穷,平时苞谷面馍馍,杂粮面浆水饭,除非家里来客人,我才能逮着一顿白面面条。穿衣更是难讲究,穿暖不破已是最好的光景。只有过年,家里会倾其所有,置办年货,过一个肥肥的年。而且,若是有幸被父母想起来,还会寄给我一件新衣服,所以就扳着指头盼着过年。
  腊八一过,村里家家开始张罗过年了。首先,当然是杀猪。一头养了一年的大胖猪嗷嗷哀号着被六七个壮汉连捆带绑,抬到后院里,小孩子们躲在墙后面,捂着耳朵,探头探脑,既想听到那声声凄厉悲壮的嚎叫,又怕听到。等到猪杀好了,就蹲在旁边,看大人们怎么烫毛刮皮,肠肠肚肚稀里哗啦装一盆子,一副尿泡抢到手里才一起跑到麦场上去玩,一边还竖着耳朵听,只等着院里奶奶一声喊“吃肉来!”便一齐涌向灶房,吃得满嘴流油。
  接下来扫房炸油果。炸油果儿奶奶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必然还会叫来家里的婶婶妈妈来帮忙。大家揉的揉,擀的擀,拧的拧炸的炸捞的捞,一起说说笑笑热热闹闹,一干就是两三天,黄灿灿的油果儿装满了大蒲篮,大缸,大盆。
  记忆中不会做针线活的奶奶却擀得一手好长面。过年前几天,奶奶必然要擀好几张子白面面条。那擀杖到了奶奶手中仿佛中了魔法,通通通三两下子,一张又大又薄的面皮就擀好了。再拿起刀,哧溜哧溜一会儿,一案板又匀又细又长的长面,都让人等不及三十晚上了。
  大年三十,天色微明,我就从炕上爬起来,让奶奶把头发好好地梳一梳,扎上红头绳,穿上新棉袄,新棉裤。先跟爷爷一起剪钱两,就是用黄色裱纸,剪出一溜溜长条条,然后来回折出皱褶,是拿去挂在先人坟头上的。
  接下来就跑去驴圈,给驴啊骡子的鬃毛和尾巴都扎上红头绳或者彩线线,当然我还偏心眼儿的给自己养的一只小羊也绑几根漂亮的彩线线,让它快乐地过年。然后我们还会赶着牲口们,去场上转一转,让它们的同类也互相拜拜年。
  三十那天,族人们都要去拜祖坟。这是一个盛大的仪式。两个年轻力壮的青年抬着一个大猪头(猪头是家族里轮着养的年猪),其他男女老少手里都拿着剪好的钱两,印好的冥币,或端着各样的吃食,前呼后拥来到坟地里。先是抬着猪头在坟地里拜拜每座坟,然后给坟头插上钱两,燃起香烛,接下来一起跪地磕头祭祖,小孩子们耐着性子跟着大人们做完每个动作,然后只等着族长往坟地里泼洒食物,大家呼啦一下开始捡食,拿到手里吹吹上面的灰土,塞进嘴里,嚼得鼻拉口水的,看上去咋那么香呢!据说吃了坟地里祭过祖的食物,一年平顺不得病。
  到了晚上,得点油灯。给灶火上,门楣上,窗台上,以及大大小小的房间桌子上都点上一盏油灯。明亮温暖的油灯照得各个屋里明晃晃亮堂堂,过年的气氛一下让平日里寂静的小村喧腾起来。
  年夜饭是奶奶早已擀好的长面,那细柳似的面叶儿爽滑劲道,浇上一勺子臊子汤,端上一碗,就着墙根,吸溜吸溜没防住,一下三五碗就下肚了,再看着一盆子冒着香气的猪骨头只能打饱嗝。
  大年初一早上,跟着爷爷早早起来,八仙桌上摆上香炉贡品,地下铺上厚厚一层麦草或者打过的胡麻条子,只等着家族里的小辈们前来拜年。从早到晚,家族里但凡年纪轻的都一一前来拜年,他们一进门,便扯着嗓子喊:阿爷,阿爸,给您拜年了!然后双手作揖,扑通跪在八仙桌前的麦草上,恭敬地三叩首,想留下来吃饭的就吃饭,不想吃饭的转身再去拜其他爷爷大大。当然,我们也会跟着大大叔叔阿姐阿哥们去给人家磕头拜年,幸运的话还能得到几颗洋糖之类的过年礼物呢!
  过年最红火的当属社火。我们老家叫“演锅”。正月里,一过初三四,演锅就该上场了。那时也没个啥通知,住在半山的我们,一听到阳山村噼里啪啦一阵炮响,吹吹打打一阵喇叭一阵唢呐,然后看到土雾之中红红绿绿的一支队伍就进了村,便像羊羔子似的撒蹄儿向山下跑。跑进那个村,演锅还没完。脸画得五麻六道,背上插满红绿旗旗的“章太傅”,正手擎着大锤,唱:“啊~欧哈~!……”我喜欢看怀里抱着个娃娃的“妖婆子”。那妖婆子绝对是个逗人的主儿,只见他穿着花袄花裤子,头上别着花簪子,脸上画着红团子,唇角点个大痦子,怀里抱着假娃子,使劲扭着大勾子,还挤眉弄眼吓唬我们这些小孩子,惹得围观的人群发出轰轰的笑声。
  小时候过年,红火的还有正月十五举火把和跳火堆。火把是白天就扎好的,长木棒上缠上胡麻草布头子或者其他耐烧的柴禾,火把头上沾上点油,天刚擦黑,年轻人便举着自家的火把,排成一溜儿沿着山梁子,沿着麦田,一顿疯跑。边跑边嘴里还吆喝着什么,像是在祛邪魔除妖气。远远看去,那火把阵势像一条巨长的火龙,蜿蜒奔腾在山梁上,吉祥热烈喜庆,似要把一年的好光景都点燃。老人们说这样就能冲去身上的污秽邪气。本来就爱玩火的小孩子们这下可逮着机会了,在火堆里欢蹦乱跳得像个小狮子,直到那火堆剩下冰冷的灰烬才慢慢离开。
  十五一过,年基本上就结束了,我们又开始眼巴巴盼着下一个年的到来。儿时的故乡,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但每个年都那么丰富多彩有滋有味,而现在,每天都像过年那么富足安逸,可是年却越来越像一根鸡肋。
  窗外,远处的街上隐隐闪烁着红色的光芒,那是过年的灯笼在夜风中摇晃,仿佛童年故乡的年,在记忆中发出微微的光……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