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  台

    一向善于做梦的我,昨夜做了一个梦,不是别的什么,偏偏是故乡的那座戏台。有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看也不尽然,与白日里毫不沾边的一些物事,往往会不经意地闯入梦境,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思索了半天,答案有了。许是文学的灵感又君临梦中,于是我以此为题,不计工拙,码字为文,为故乡的那座戏台树碑立传。

  地处南山北水的故乡,是一方风水宝地。南山之中,有两山犹如两条长龙,各从东西方向翩翩飞来,伸出“龙头”,面面相对,中间环抱一峰,呈二龙戏珠之状,历称“二龙山”。山下是一个高台。山上山下蓝砖绿瓦,飞檐斗角,庙宇遍布,香火缭绕,真乃众仙诸佛的洞天福地。每逢庙会,钟鼓远扬,梵磬低迴,香客往来,十分热闹。

  一般说来,有庙宇必有戏台。庙宇之下,恰有一方开阔的广场,戏台便建在广场北边。庙宇坐南向北,戏台坐北向南,相向而立,真是天造地设,鬼斧神工,其布局再恰当不过了。

  据史料记载,这座戏台建于乾隆十三年(1784年),系廊柱式建筑,设计之新颖,结构之合理,匠心之独到,风格之典雅,堪称古典建筑的代表之作。

  光阴似箭,白驹过隙。300年来,天上云聚云散,地上花开花落,人间你去我来,这座戏台却像一位年老的圣贤,始终在这里平心静气地观测风云,体察世情,将人生中的爱恨情仇淋漓尽致地呈现在这里,将人世间的是非曲直生动形象地演绎在这里,让众仙诸佛明辨,让千民万众判断。一台之上,不知有多少人在这里粉墨登场,不知有多少出戏剧在这里演出,不知有多少观众在这里观赏,恐怕谁也无法说清,只有戏台自己知道。

  故乡地处中国西北,厚实广阔的黄土高原造就了人们朴实粗犷的性格,一向喜欢唱腔高昂、大气磅礴的秦腔剧种。平时上路干活,总是口不离曲儿,哼上几句。每逢庙会或节日,众多秦腔爱好者总是自发组织“自乐班子”,登台演出。每年春节,各村排练的折子戏都在这里举行汇演。特别是农闲季节,由那些在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出面,去兰州或西安请来戏班,在这里演出十天半月。俗话说,会看看门道,不会看看热闹。台上锣鼓喧天,琴弦齐奏,生旦净丑,奸佞忠臣,各色人等轮番登场。台下人山人海,一个个仰望台上,两眼直愣愣追着角儿,仔细品味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腔。如果动作干净利落,恰到好处,唱腔准确,吐字清楚,每每不由自主地喝彩叫好。如果动作拖泥带水,失去分寸,音调不准,唱词含糊,每每不由自主地摇头咂嘴,甚至发出一片嘘声,在这些节点上,观众的看法不约而同地一致。然而,看的角儿多了,每个角儿都有了自己的粉丝,如同“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为评价一个角儿的表演技艺,持有不同见解的观众在演出结束后,往往会挣得面红耳赤。一次,兰州一个戏班在这里踩台演出,按照原来的安排,一部戏要按序一折一折整本推下,但在演出过程中,戏班愚弄观众,越过唱腔较多的一折,结果台下起哄,一片嘘声。领班不得不当众陪情道歉,折头重演。从此,这座戏台便声名鹊起。凡来演出的戏班,只字不提本地人懂戏,只是指山卖脉地说,此地风水好,神仙多,台口硬,演出来不得半点虚假,得十分认真才是。

  戏剧是文学体裁的一种。同其他文学形式一样,都源于社会生活,只不过是剧作家把它经过艺术加工,将看不见的起心动念转变成看得见的言行造作,使其戏剧化了,因此更具艺术感染力。一个人培养了看戏的耐心,实际上也培养了对生活的态度。许多奸佞与忠臣、英雄与叛贼的分辨,穷家书生与大家闺秀、逃难青年与施救女子的姻缘,贫穷者与富贵者、高贵者与卑贱者身份的转换,都在这座戏台上获得,运用于自己的生活,形成经验,并作为教育后代的教材。

  在台下看戏,往往也有情绪失控的时候。一次,台上正演《铡美案》中“三对面”一折,皇后、皇姑与包文正无理辩解时,台下便有人发泄对皇姑的不满,将一块瓜皮扔上台去,正好打在皇姑身上,皇姑非但没有理睬,反而演得更加投入。谢幕之后,有人问扮演皇姑的这位演员生气了没有,她说,还有什么气可生,这正好说明我已经进入了角色,台上台下产生了互动,我还要感谢这位扔瓜皮的人呢。

  有言道:“真理在戏台”,这话一点不假。戏台,是一个公平的审判台,人世间的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的矛盾与争斗,都会在这里得到公平的审判,带来完美的结局。如此看来,人生如戏。戏台,只是一个小舞台,社会,才是一个大舞台。我们每天都在这个大舞台上演戏,就看你扮演什么样的角儿,走什么样的戏路,是否让人从中悟出做人处事的道理了。正如这座戏台上曾经贴过的两副对联所言:“今人演古人古今一理;台下看台上上下几何。”“真何在善何在美何在一看便晓;假焉知丑焉知恶焉知三思而醒。”

  正因为有了这座戏台,家乡的人们不但会唱戏,会看戏,而且会编戏。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富家子弟,娶了一个贫家女子,成婚后,妻子勤劳贤惠,孝敬父母,和睦邻里,深受人们称赞。过了几年,丈夫喜新厌旧,背信弃义,休了原配,另寻新欢,引起了公愤。一位才华出众的剧作者便以此为题材,编成剧本,在这座戏台上上演,一时在十里八乡引起轰动,一直波及省城。兰州一个戏班得知,便派人买去剧本,排练上演,又在省城引起很大反响。虽说戏归戏,事归事,但人做了亏心事,心里总不踏实,这位富家子弟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对号入座,用重金将剧本版权买断了事。

  若干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与这座戏台邂逅,只见它墙体上留着斑驳陆离的伤痕,台面上刻有凹凸不平的印记,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面对众仙诸佛,寂寞无声地守望在那里。一种寒怆之感油然而生。我不禁心中发问:当年那些登台演出的人都到哪儿去了?当年台下看戏的人都到哪儿去了?

  前年夏天,我同几位乡亲去故乡参观每年一度的文化节,猛地给我一个惊喜。发现这座戏台又恢复了原貌。墙体坚固了,台面扩大了,通体粉刷了,依然蓝砖绿瓦,飞檐翘角,庄重典雅地屹立在那儿。听说还被作为古迹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台上,一班古老的秦腔演出刚刚谢幕,一队时髦的歌舞演员又登上台去。台下,一帮爱好秦腔的观众刚刚散去,一伙喜欢歌舞的青年又集聚起来。台上台下又是另一番景象。

  看来,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想表现一下自己。只要有戏台存在,就会有各种角色登台表演,只不过就看什么样的角色能给人留下永恒的记忆罢了。

  只要有人类存在,戏台永远也不会倒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