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春节

      不知不觉,又到了年关,一年的紧张、忙碌得以释放。

  从腊月二十三到除夕的七天,在儿时记忆中,是最温馨最漫长的等待!
  小时候,生活清苦,平素多半吃的是杂粮,唯有过年可以吃上白面,尤其是年馍馍。
  一大早,妈妈开始蒸馍,姐妹们帮厨。白生生的面经过加工,蒸出雪白的馒头,如菊如莲如玫瑰的花卷。刚出笼,冒着热气散发着麦香,要在上面点上红色的梅花,表示喜庆,而颜料都是从货郎那用猪毛换的。
  忙碌多半天,蒸两大缸大大小小的年馍,作为正月的美食。
  除了年馍,最美味的还算用大肉做的肉丸子,卷帘子。先把五花肉用刀剁碎,混些洋芋,红葱,加上大料,再剁成肉馅,可滚上荞糁做成丸子,也可卷在鸡蛋饼里做成卷帘子,可油炸,也可蒸。扑鼻的香味萦绕在乡村的上空,让人如痴如醉!
  腊月二十九,光景好的一年,还可煮些鸡肉,羊肉。这一天,男人们领着孩子,拿点吃喝去上坟,意思是祭奠先人,送些“钱粮”。
  晚上,是最幸福的时刻。妈妈取出新衣服,新布鞋,姊妹们在炕上试穿,左瞧瞧,右看看,舍不得脱。睡觉时,把它们叠放在头顶,闻着布香味进入梦乡。这些布衣布鞋是巧手妈妈缝制的,温暖而舒服,现在想来,承载着满满的母爱!
  天麻麻亮,我们迫不及待地穿上新衣,约上伙伴走东家游西家,目的只有一个,让邻里奶奶婶婶说自己的衣服最漂亮,心里那个美呀比吃蜜还甜。再放几个鞭炮,噼噼啪啪,为寂静的清晨增添几份年味。
  在老家,大年三十早晨吃搅团,做点臊子汤,拌点豆芽凉菜,一顿美味虽简单,但很浓很香。早饭后,我们帮大人贴春联,窗花。那时春联是村里会写毛笔字的两位老先生写的,父亲买上红纸,提前半个月去求先生,礼品是二两茶叶或两盒卷烟。至于窗花,是妈妈教我们,用彩色油光纸剪的,动物憨态可掬,花草逼真,样式繁多,有了窗花点缀的窗棂,在太阳下闪着金光。贴完再放一串鞭炮,处处洋溢着春天的气息。
  晚上吃长面,又叫拴魂面,大致是一年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紧接着男人们迎灶神,再去十字路口迎先人,让逝去的先人回家过年。
  最有趣的莫过于守岁。这一习俗渊源说法不一。民间传说“大年三十夜,天门子时开,金银和财宝,天上滚下来。”后来因贪心的人太多,老天爷不再开南天门,但人们仍渴望有吃有穿,等待到天明。小时候“守岁”不为金银财宝,更不怕“年”的怪兽,一心一意在灯火通明的村庄里玩耍。捉迷藏可算天时地利人和。几十个玩伴,草堆,窑洞,黑暗处都是我们的去处。玩累了,才各自回家。大人们则围着火炉拉家常,嗑瓜子,吃年夜饭。因为那时大多数农民家还没有电视,唯一的社戏要等到初三晚上才能演出。
  守岁,既有对如水逝去的岁月含惜别留恋之情,又有对来临新年寄以美好希望之意。珍惜年华是人之常情,故大诗人苏轼写下了《守岁》名句:“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
  不论过去还是今天,在这“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的晚上,家人团圆,欢聚一堂,全家人围坐在一起,茶点瓜果放满一桌,边吃边聊,融合着亲情,乡情的种种情愫。春节,可说是亲情节。
  午夜时家家放一两串鞭炮,有富裕的家,可放几个烟火,男女老少站在路口,尖叫着,惊叹着,那些远近村庄里升起盛开的烟花,有的红彤彤,有的绿莹莹,有的金灿灿,有的如“天女散花”,在夜空绽放,美极了!
  大年初一早上要起得很早,姥姥,妈妈为家人准备一大桌肉、菜,即“十全”,寓意在新的一年十全十美。最难以忘怀的还数大拜年。
  吃过饭,男人们带着男孩子给村里长者拜年,有时几十人聚到一家,跪半院。领头者先给先人点香,烧纸,三磕首,再给长者三磕首,口里念叨:大爷过年好,大奶过年好!院子里跪的大多是孩子,磕完头,东家分享糖果,或给一两元压岁钱,让他们感受到尊老的乐趣!
  回味儿时的春节,犹如嚼橄榄,吃后有余甘;也似品香茗,喝后有余香,回味无穷!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