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三八节”

    又一个“三八节”如期而至,打开电脑,照例有许多关于女性的广告和信息扑面而来,好像女性在当今真的很受尊重了。真是这样吗?我看未必,要么只能说被“重视”而不能说受“尊重”。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要说被重视,的确可以看得见,君不见,如今,不论生意场上的招徕顾客,还是社交场上的应酬公关,还是酒席宴上的陪酒娱乐等等,哪里都少不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但是,这些女人们真的是受人尊重的吗?我觉得,她们在某些男人眼里,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道具而已。在当今,金钱、权力和女人,已成了所谓成功男人炫耀的筹码,在这些男人们的眼里,女人就是上帝为他们制造的一件玩物。他们对女人,只是需要,而不是尊重。遗憾的是,总有那样一些女人甘心做道具而沾沾自喜、搔首弄姿,以为这个世界真的就是女人的天下。

但是,或许是我处在穷乡僻壤、孤陋寡闻的缘故吧,我眼里的世界却完全是另一个样。当今社会,职场上虽然有女人的一席之地,但性别歧视的现象在许多地方还是顽固地存在着,同样的职业,女性要做成功就得比男性付出更大的努力。夫妻做同样的工作,可做家务的大都是女人,在不少男人们心里,作为一个“纯爷们”,扎着围裙下厨有损于男子汉的尊严。尤其在农村,男人们聚在一起闲聊时,总爱炫耀自己从来不做家务,也经常嘲笑那些帮老婆做饭洗衣服的男人,说他们是没出息的“怕老婆”。还有,男人在外寻花问柳,“小三”“二奶”一个又一个,别人就说那是人家有本事、懂浪漫、有情趣,而女人若稍有一点不检点,就会被周围的口水淹死。还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思想依然固执地存在着,生男生女一个样只是一句空洞的宣传口号,而实际上,谁家不希望有个男孩儿为他们传宗接代……在农村,歧视女性的地方更多了,例子举不胜举。
十年前,我曾在自己的文章《寻找与失落》中写过这样一段话:“做人难,做女人更难,而要做一个有梦想有主见的女人,就难上加难了。尽管男女平等的口号已经被喊俗喊滥,尽管一年一度的‘三八妇女节’过得热热闹闹,但是,时至今日,女人,你真的与男人平等了吗——一种人格意义上的平等?读张爱玲和张抗抗等女性作家的文章,总能沉重地意识到作为一个女性的生存悲剧:细腻的感情、繁琐的家务、传统的舆论等等,都已经把她们的生存空间压缩得小到极致。因此,不论从主观上还是客观上来说,她们都无法与男性真正平等。女人所追求的所谓梦想,一旦碰到现实这个坚硬而冰冷的墙壁,则往往会瞬间变得支离破碎。”而今重读这段话,觉得一切依然如此。
我也曾试着把这些体验和感受以小说的形式表达出来,如前些年以日记体的形式写的《突围》,以三个不同女性的生活现状写的《暗流》,都是从不同侧面倾诉女性在生活中的困惑和苦恼。然而,后来,我又耳闻目睹了许多女性的辛酸,突然感觉自己以前的体验还是那样的肤浅,现实生活的复杂和困顿,远非我拙劣的言辞能表达清楚的。
有人说,“三八节”是过给已婚女性的,我也认同这个说法。小女孩有“六一”儿童节,少女们有“五四”青年节,恋爱期的姑娘还可以享受浪漫的情人节,而那些已婚的女人们,平日里为家庭、事业和孩子奔波劳碌,几乎忘了自己的性别,只有在这一天,她们似乎才会意识到自己也需要有人来关心和尊重,至少期望有一句来自丈夫的关切:“今天我来做饭吧,你过节”。唉,这就是我对三八节的一点理解和期盼。
近年来,总看到一些女人们不断宣言“女人要爱自己!”“宁做妖精,不做怨妇!”一些商家更是趁机推波助澜,竭力鼓动女人“买买买”。看到这些言论,我总忍不住想说,女人啊,难道只有物质才能为自己赢得自信和尊严?你们总想苦苦地留住自己的美,岂知岁月不饶人,尤其是饶不了女人!尽管无孔不入的广告不断鼓吹着各种化妆品的神奇功效,尽管爱美的女人们在打扮上可以不惜重金,然而,这一切徒劳的努力,毕竟无法挽留日渐消逝的青春——白发可以染黑,衣饰可以扮靓,唯有面容,无论如何也变不回去了!
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是的,荣枯转换,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改变。
因此,女人啊,与其为红颜枯萎忧伤焦虑,不如安安静静地读读书,听听音乐,从容养心。
曾有个政协委员提案,建议把“妇女节”改成“女人节”,说是这样更能体现对女性的尊重。这种说法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而现在,这个节日更被一些人演绎成了“女王节”“女神节”等等,从这样一些霸气的称呼看来,女人的地位好像真的一天天提高了。其实,对女人的尊重与否,不仅仅在于一个称呼的变更,真正的尊重,存在于人们的意识形态里,体现在大家的具体行动中。
说穿了,节日只是个形式而已,怎么个名称,怎么个过法,都是无关紧要的。而真正的生活,不论好坏,还是要实实在在地一天天过下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