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你, 从鹤壁的全世界路过

    一

日落之前,在一条叫“淇水”的河流前,流星雨落得正好,让我折叠起新婚后的情书,恰当地与鹤分享幸福。
风布置的天空,我的梦沉醉得有些滑稽,分不清向西还是向东,金子一样的光泽,在闪耀。
总有一股力量,粗犷着我的星空,令我怒放令我跋山涉水地奔赴,只为拜谒一世的苍茫。
头顶的月亮在我耳边低语,我的生命里,除了黄河,长江,还有淇水。
抿一口《诗经》酿的酒,假装是李白的遗孀,学着鹤的飞翔,优雅在雪谷的河床,抵达后,一头扎入淇水最深处,做一枚河底的石子,任凭岁月研磨,直到雪一场一场地嵌入。直到无法呼吸,看见幸福的所在。
在水一方的伊人,抵达西北高地的岸边,遇见了我,于是,挟裹着我,开始飞越。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在中原大地上演。
就这样相爱,沉默开始学着写诗。
我的灵魂注定是要穿越到从前的,否则我何以在一匹战马嘶吼过的时空,黄鸟翻飞的时节遇见一切?
我文字的裙钗,在风中成一朵花。背着竹筐,采摘荇菜,心上人在远方的远方之外。
就这样,我学会了眺望。在远方。
一天一天,三千年来,我蜗居的高原之上,《诗经》的风吹个不停,令我的文字也晕染了高原红,像标签一样,贴在我所有的影子上,拉长再拉长。
我不是诗人,我只是啃咬汉字的一匹白马,追着赶着,去向属于我的那条河流。
狂野,迷乱,醉醺醺酿成的文字,突然有了王的感觉。
索性成王,在淇水岸边成全自己!
梦,远了。近了。
夜空里,生活中的那些排比句,排山倒海,一泻千里出金戈铁马的嘶鸣,风烈烈之后,横空出世的一张宣纸上,我由着自己的性子,在蒹葭苍苍里,挥毫泼墨,开始誊抄。
沉稳,安静,迎合着鹤壁的心跳,把依稀的苍凉,卷成的水墨江山,恒温出英雄的豪情。
我可是踩着大禹的足迹,从他治水的源头而至的,有大禹就够了。
周文王,汉武帝,曹操……
花木兰,许穆夫人……
让我膜拜在黄河的第一湾,铺展记忆的宣纸,誊抄,凭吊。
模仿的惦记,一万次的缠绵云朵的相思后,一笑而过的思念,升温再升温,成为佛指尖最温暖的偈语,令尘埃澄净。
一抹苍茫,无须雕琢,无须打磨,因我而生,所以温润也是我的专属。
泪湿《诗经》的页眉,我把自己完整地交给梦。
一场孤独的战争袭来,我居然身披铠甲,排兵布阵,用那十四篇竹简,学着鹤壁人的口音,把我大西北的彪悍,一一打包,植入淇县的山水之间。
辽阔,无尽的辽阔里,我尽享文字的一兵一卒,装订成册出我的《鬼谷子》,拿着迁徙的绿卡,盛装而出。
默默凭吊,是我的专利,潮汐一样的冲动,反复着我的灵魂。
我的爱在不停地抄袭,鹤壁,一点也不恼怒,把我蛰伏的想念,统统嫁给淇水的一枚石子,温暖出一本爱的诗集。
如此,冰花又在我的心海开了一遍,颜色和形状,吻合淇水的情愫。
鹤壁,恩准我的笔尖,习惯我梦呓一样的文字,默许我留下,每一个字眼的擦肩,每一个符号的重逢,每一个段落的凝炼。
那年,那月,肌肤蒸腾的呓语,竟成相册里堆砌的温暖,逐字逐句,迸发出金戈铁马的青春时光。
正午的阳光,若隐若现出渐行渐远的诗行,就是握着书圣的狼毫,就是在墨池浸泡一世,也临摹不出惊鸿一瞥的行书。
灵魂的疆域,驰骋千里的战马,也迎风,在正午的阳光下,安抚一粒尘埃的内心。
繁华,在黄昏里想象,复活,之后打开话匣子,描绘花儿团出的鲜艳,以及银子一样的心事。
正午的阳光,永恒文字的誓言,羸弱了多少明媚的春天,只有鹤壁的魂灵知晓。
正午的阳光,攫取我的情感,让此生豪情的微笑,把一生的约定翻版成绝唱,响在生香的字里行间。
以此守护,属于我的鹤壁!
喜欢就这样穿越的游走。
真实,平淡。
恬静,淡然。
在白蛇洞,白龙潭,白龙庙……
诸多意外的欢喜里,新生的吃惊,一次次地袭击拜谒。
生长的锋芒,向上打出一堵智慧的高墙,灵魂燃起的光芒,竹简上升腾的火焰,映红鹤壁的生生世世。
在鹤壁的记忆中打草,喂马,收割诗意,只是一种奢望。
在奢望里,一帧赤诚剪成的风景,永久粘贴在灵魂的高处,任风抚摸,任马儿欢腾,任时光谈情说爱,任岁月描摹。
我想我不是一粒孤独的石子,而是早在两千年前,是《诗经》《楚辞》《离骚》里一个逗号,墨染的眉间,荡着文字的一世情缘。
如此,在鹤壁的天空,在某个春日的午后,背对陌生,背对自我,背对一朵快要凋谢的花儿,义无反顾地变身,成为热情的仰慕者。
不是因为孤单才会在陌生中关注陌生,而是因为陌生而关注陌生。
如此,陌生的成为旁观者。
如此,成为旁观的陌生人。
我是鬼谷子的一个侍卫,在刀光剑影里,飞升成鹤,成一只带着异乡人行囊的鹤,为鹤壁抒写着异乡人独有的诗词,一首首,一阙阙。
我原本打算要用三生三世的爱装饰鹤壁的梦,狂热,天真,在郁郁岁月中,与掏空了的灵感,重复鹤的前尘往事。
苍茫,辽阔里,我依然站立成曾经永恒的背影,守望的姿势,再度深化历史沉淀文化的伏笔。
与历史的对话,如此简单。
踅来踅去的麻雀,诉说乡间的生命。
蜿蜒的一股诗情,或许就是鹤壁的护城河,以此竖起一杆笔,任凭诗人涂鸦,任凭画家描摹。
飘摇的桥,横亘眼眸,一根烟燃起友情,一丝微笑搭建友好。在开满鲜花的鹤壁,在开满月亮的淇水岸边,托住游走的心,一再延长。
想念是个前世的暴君,残忍地撕裂相遇。
翻飞的疼痛,在秋阳下折叠出一朵花,藏着微笑,藏着温暖,藏着关于鹤壁的前尘往事。
心忽然生疼,刀割一般,刀刀切中要害。
那扇木格窗一直在,我阻挡所有的秋光,隐藏所有的噪音,珍藏着的影子,与鹤壁有关。
我喋喋不休地嗔怨风,为何让冬花就那样谢在我的泪光中。
多么寂静的夜,我的孤单卖给谁合适呢?
我生怕错过关于鹤壁的任何讯息,只好让风一次又一次地把《诗经》置顶在记忆中。
失眠总在翻炒,生煎,蒸煮我的思念,那台旧得发不了声的收音机,打开又合上,切合出的故事,点点滴滴,无我,无你。
翻炒别人的故事,显得多么可笑。
唯美就这样,忽然之间支离破碎。我们转身,已是天涯。
在茫茫人海,各自收取散落。
忽然之间,粉饰的伤悲,鹰一样展翅,在我的低空盘旋,跌跌撞撞的模样,有点像擦肩的尘世。
不舍,被束在方寸之间,分分秒秒抒写陌生、熟悉,熟悉、陌生,反反复复。
至于是否有交集,爱的是否深刻,搁浅与否,都不再那么重要了,因为鹤壁包容了一切……
你是知道的,我是滴酒不沾的女子,却醉卧在淇水岸边,即使诗歌热烈的目光,因为无法令我拔出被灌饱的灵感,风总嘲笑我没有定力。
于是,我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地恋爱了,在我的爱情跌入中年之前,我还在挥舞着斧钺,排兵布阵,攻取我的江山。
草儿都很丰盛,牛马肥美。我扬着岁月的牧鞭,在有关鹤壁的梦里渡红尘。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