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白银

      1988年初夏,我从江南水乡随父亲一路来到只听说而从没来过的白银,走时家乡千红已落尽,火车一路向西,丘陵、平原,崇山峻岭、黄土高原依次展现,在狄家台,看着路边树皮发青尚没有冒出新芽的树枝在风中飞舞,我疑是来到了天边。白银,我对她一无所知,满怀憧憬而又心存畏惧,这里的一切和老家迥异,遍地苍茫斑驳的黄土,没有同学没有朋友,而我却要在这里开启人生新的旅程。劳动节刚过,我插班到白银公司一中高三文科班,一切是那么的新奇,同学们用传说中的“普通话”接纳了我,虽然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的“普通话”有十足的东北腔,但我很努力地学说,因此后来刚结识我的都认为我是东北人。同学们对我这个农村娃的闯入丝毫不介意,仿佛我一直生活在他们身边。谷同学带我到学校后面铁路边看夕阳,在那里我认识了“马蛇子”,我惊异它有蛇名而无蛇形,个头小,长着四条腿;课间休息,外号叫“表弟”的同学叫我跟着他们一起到操场边的白杨树下抽烟,从没抽过烟的我装着老手的样子接过烟放进嘴里。在公司一中,短短两个月,我认识了许多同学,有的至今还在联系。

  白银,这个伴随共和国成长的小城,历经着改革的阵痛,凤凰涅槃般的新生,她悄然在改变,银风湖碧波荡漾,有了杨柳依依,有了春花灿烂。来到白银时我18岁,而如今我已年近半百,30年的朝朝暮暮,虽然我还说着一口南腔北调的普通话,但白银俨然成为我生命中血脉相连的家乡,我为她喜、为她悲、为她歌、为她咏。30年谈不上沧海桑田,但足可以移山倒海,墙角一枝梅,马边路一个新竖的指示牌,白银的每一个变化都会引起我的关注。我在这里工作成长成家,岳父来自陕西,岳母来自上海,嫂子来自河南,侄媳来自陇西,我的家就是白银的缩影,五湖四海,共此一家,文化的交融,观念的碰撞,大家在白银大地安居乐业。无数的人揣着心中的理想来到这里寻找梦中的家园,繁花如锦,溪流潺潺,我们徜徉在白银的怀抱。女儿生在此、长在此,她常说她的家乡是白银,她也同样在18岁的年龄远走他乡,白银成了她思念的远方,女儿笔下的区三校是她儿时的乐园,白银有她的至亲、恩师、同学、发小。岁月轮回,我的女儿也如同当年的我频频回首家乡。我能想象,她的目光试图穿过重重迷雾、座座大山,目光所及便是她心中的白银。
  白银与我已经相伴了30年,再有10年我该退休了,是选择回故乡还是坚守白银成了摆在我面前的现实问题,叶落归根是我对故乡的承诺,可我又怎能从白银拔腿就走?我的双脚已深深嵌入白银的大地。白银,想说爱你不容易;白银,想说再见张不开口。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