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萦在歌声中的思绪

     

     怡情美景不思归 

 

  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眼前的色彩渐渐变得鲜活起来。山势愈显陡峭,色彩愈浓……直到那满山浸染的绿意扑面而来。


  那绿色太过浓烈,密实得看不到缝隙。

  这里离天更近,感觉一伸手就能摸到那绸布般绵柔的天体。

  这是一处尚未被开发的景区,看不到游人,这反倒显出了山野的清净。

  在山谷的一个垭口,停下车。一行人朝里走,没了脚面的青草像是在阻拦人们的进入,看到青草脆弱的茎叶倒伏着,不由得萌生呵护之心。其他的人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们向往更深处的浓郁。

  前面的人喊开了:“雷雨田,你一个人落在后面就不害怕吗?小心……有狼呦……”笑声肆无忌惮地在山谷里响着。

  人影渐远,我稍有慌张,望一眼倒伏的青草,收起怜悯,快步追了上去。

  其实我的胆儿没那么小,喜欢冒险,喜欢神秘的事物,敢一个人走夜路……不忌讳地告诉你,我的外向给人的印象是挺硬的那种女人。一贯的表现也是较疯的,性情较为爽直,完全没有女人娇滴滴的含蓄,用别人的话说,挺汉的!尽管我个性挺那个的,但我很清楚,自己的心是脆弱的,脆弱得像一根柳枝,一枝青草,一折就断。

  路边山体的岩石上,密布的苔藓色泽很是诱人,红绿相间,厚厚的苔绒像动物的毛皮,手感绵绵的。正惬意,岩石的棱面差点划伤我的手指。原来暗藏杀机。我没有表现出太过紧张,我要的就是这种强硬的质感。我故作娇嗔地笑了一下,觉得这岩石的个性像自己,但比自己更执拗,更倔强。于是释然,人的性格再怎么硬也硬不过岩石啊。我不怀好意地想让其他人也来体会一下这“毛皮”的柔软,竟没有人上当,或许他们看到了我目光中隐藏的狡黠。

  我想他们是多虑了,我这么做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物质都有两面性,不能被表象所蒙蔽。其实人也分两面,比如我,有坚毅的一面,也有柔弱的一面。我相信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比如白天与黑夜,比如清醒与糊涂……

  沟谷中有一小块开阔的平地,大家决定在此停留。


  不知是谁先发现了那棵奇特的大树,树干扭曲得很厉害,枝节如环抱的两只手臂伸展着,像是要拥抱蓝天。我一点都不喜欢别人叫它歪脖子树,感觉它更像一张弓,是夸父用以射日的那张大弓的化身。可射向天宇的长箭在哪里?我没有找到。更有甚者把它比作丘比特的爱神之箭。显然这浪漫更加充满诱惑,于是大家纷纷立足照相,姿势也都不尽相同。其中一个让我联想到上树的猴子……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爱笑,把几个故作姿态的人笑得不好意思了。

  有人挑衅说,雨田,你也来拍一张。

  我窃笑,当然不会上当。

  来时准备了各种饮料,还有灌装的啤酒,几个男士还带着“江小白”。

  当然,音响必不可少。

  快感的节奏响起来了,山野的宁静霎时充满了浪漫的激情。

  真的好久都没有这么放松自己了,离开了城市的喧嚣,离开工作的忙碌,投入到这绿意的怀抱中,都在尽情地放纵自我。

  舞跳得很酣畅。

  自己舞动起来的时候,朋友们投来的目光有些诧异。

  其实要说自己跳的那段俄舞并不怎么专业,但因快节奏的动作表现,和奔放的个性流露,以及自信的放任舒展,让大家感到了新奇,引起一片喝彩。


  ……

  激昂的旋律过后,心肯定需要片刻的宁静。那首乌兰巴托的夜,似乎来的恰如其分,内心的激情一下子就沉静了下来。


  有一个地方很远很远,

  那里有风有古老的草原,

  骄傲的母亲目光深远,

  温柔的塔娜话语缠绵

  ……

  琴声舒缓悠扬,曲调深沉、浑厚……女中音宽泛而深邃的嗓音颇有质感。歌声将人的思绪带入宁静而苍凉的意境之中。





  

      不知道那一刻情绪为什么波动那么大,那动情的旋律和低沉的吟唱,忽然让自己有些动容,那一刻突然想到了已经离世的母亲,母亲和善的笑容和关爱的目光似乎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她依然亲昵地称呼着我的乳名:“翠!”那亲切而又温暖的呼唤好像就在耳边,就在这寂静的山野中回响……梦境中常有母亲的身影,很多次都是在哭泣中醒来……曾固执地相信,母亲从未离开过自己,她的关爱将伴随着自己的一生。

  不想在人前落泪,这不属于自己貌似坚强的外表,于是悄悄离开了群体。

  绿意无所不在,像越过云影的阳光,随着视线不断拓展。

  草更茂密了,草丛下那是什么呢?伏下身来细看,居然是一颗野山菇。一柄伞并没有全部撑开,颈是白色的,伞盖呈黄褐色,锥形的肢体上,分布着大小不一的深陷的凹坑,相互连接,又彼此独立;娇嫩得像尚未绽放的花苞,样子丑得可爱。还有一株,那里也有一株,而那一丛,簇拥得如此紧密,就像兄弟姐妹相连的纽带。在喜悦和好奇心还没有完全释放的时候,目光停留在了那一丛嫩叶上。铜钱草?怎么可能呢?那纤细的茎撑着指甲盖般大的圆叶,一枝枝挺拔着,样子像极了家中盆栽的铜钱草。欣喜之余,仔细辨认才发现,二者还是有些区别的:这一丛显得更葱茏,色彩更深厚;而家中的那盆似乎纤弱得有如一个娇女子,那么弱不禁风。

  家中的那盆铜钱草还是从报社同事办公室移回来的,纤细的杆上顶着圆圆的叶片,犹如展开的小荷叶,茂密地簇拥着,看上去文静而又活泼。虽然很不起眼,但每次看到它,自己有些焦躁和紊乱的内心都会变得很平静。

  记得那一次下乡,走得匆忙,忘了给花浇水。回来时,那盆草枯萎了。心疼之余拔掉了枯萎的枝叶,发现还有一个弱小的根茎保持着生命的活力,于是将那根茎重新埋入土中。奇迹在几天后出现了……那弱小的根茎最终又长成了一片嫩绿。

  野外这丛草,生命力似乎更旺盛些,是什么让它如此的挺拔,又如此的朝气蓬勃呢?阳光、雨露,大自然所赋予的恩赐?忙用手机拍了一张,准备给游历于远方的他看看,与家里的那盆草有什么不同?但很快又放弃了这个打算,心里不知什么感觉,忽感一阵失落。相信他不会为这株无名草而感动的,这么想,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让自己变得惆怅起来——怅然、伤逝,外加一些困惑与迷茫。

  其实一个人在家里是很寂寞的,常常会面对着虚空发呆,也是因了那盆铜钱草,生活才有了一丝情趣。每天关注一盆草的生长变化,也算是生活中的一种乐趣吧!时间流逝说快也慢,一切都在走向过去……当然,心情并非总是如此淡定,有时会面对着那盆草生发感想,觉得那盆草的命运和自己如此的相似,它和自己一样地被轻视或淡忘。无由来地为野外的这丛草感到庆幸,她的生长是那样的轻松自如,她是多么的开心,多么的自信啊!这山野是属于她的一片天地。面对蓝天白云,她可以自由舒展,尽情畅想。忽然为家里的那盆草感到不平,感觉到家里的那盆草很可怜,尽管有舒适安逸的环境,但却无法感受这旷野的博大,于是不由得相信,家中的那盆栽的草,也应该是渴望怀抱自然的,就像自己也渴望舒展一样……

  歌声依然漫扬着: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 那么静

  歌儿轻轻唱 风儿轻轻吹

  ……

  山坡上,桦树林愈加密实起来,那阵容强大得令人震撼。而身边灌木丛中的刺玫花,开得是那样娇艳,花朵竞相怒放,香气将整个山谷都熏染了。

  想爬得更高一点,让视野更开阔一些。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内心空虚的一种渴求?

  不远处的草丛里动了下,真有些紧张,原来是一只红腹锦鸡,慌张地从草丛下现身,奔跑了几步,展开翅膀飞走了。鸣叫声越过山谷,淹没在绿的浓郁中。 

 


  有风吹过来,散乱的发丝似要做某种倾诉。树叶哗啦啦的。风是在捕捉树叶的动向,在探寻草失意的秘密吗?内心忽然就有了某种挂念,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他是否能捕捉住自己那颗永远思念的心?

  生活中也并不缺寂寞的,身边的朋友,亲人,都相处得很愉快。

  自己的内心是沉稳的,不会受环境所困扰,其实生活中也并没有太多的干扰,内心是封闭的,并不像自己的外表那么豪放。谁都知道自己性情粗犷,但并不知道那内在的细腻和不可侵犯的凌然。

  单位的年轻人有时会风趣地叫自己“雷哥”,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竟觉得这称呼挺爽。有时和闺蜜们欢聚,自己总是强硬的主角,其实心里还是有底线的,知道自己并非那么放纵。

  歌声还在漫扬:

  有一个地方很远 很远

  那里有一生最重的思念

  ……

  看得见远处那些欢声笑语的人是多么地兴高采烈。

 


  一团云飘过来,像浓重的夜影,带着某种压力,遮蔽了山谷。雾很浓,山脊变得朦胧起来,绿色变得朦胧起来,花草们瞬间隐退了颜色,连自己都看不见了自己……

  一切都变得很潮湿,山野,桦树林,草地,蔓延开去的云雾,包括自己的眼睛,和不许人洞见的那颗隐秘而惆怅的心……自己真的有那么坚强吗?很含糊地望了一下远方,一切都被雾水打湿了,就像此刻的心情……尽管找不到答案,还是在心里轻笑了下,那笑似乎也沾着潮气……忽然就很难过,相信表情中带着过多的无奈,但知道这没人看见,包括自己……

  风再次越过山谷时,云雾轻薄了许多,山的轮廓在逐渐地显露——桦树林,灌木丛,草地,那棵伸开弓一样的双臂拥抱蓝天的大树,朋友们的笑声……

  歌声似乎因雾气柔弱了许多。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 那么静

  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

  尽管一切都很湿润,但自己始终坚信,眼里的湿润是雾水所致,而绝非泪水。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