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碗

    舔碗可算是我们家乡的一大特色。可就这说来让人笑话的习惯竟同我的成长密不可分,紧紧相连。


  家乡舔碗的习惯源于何时我不得而知,然而那舔碗的形式却是五花八门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人们吃干饭时舔碗,吃稀饭时舔碗,甚至就连吃过面条的碗也要双手捧起,伸长舌头挨茬地扫上一遍。成年人舔碗一般是不成问题的,因为他们都经历了岁月的熬练。舔起来碗转舌伸,一舔一转,就象在表演一套熟练的碗技,潇洒自如;小孩们的舔碗一般是由大人帮助完成的。不会舔碗的孩子吃完饭,他们的父母或哥姐就端过碗用食指弯曲成半圆形,从碗里刮出汤汁再喂进他们的嘴里;那些半岁左右的孩子虽然不懂得舔碗,但那望着母亲饭碗的眼神总是直楞楞的,一眨不眨,等母亲发现他的憨态时,总是急忙在孩子的脸上连亲几下,接着就用手指刮碗里的汤汁喂孩子。嘴里并自言自语道:哦!宝宝也想吃?吃吧,吃吧。品尝到汤味后的孩子一面叭叭的咂着小嘴,一面手舞足蹈嗯嗯啊啊地向母亲表示着自己的情感。这些虽能引人入胜,但最精彩的还要算老头们的舔碗。他们花白的胡须悠长而蓬松,饭前端坐炕上。俨然一副八十黄忠不服老和为人师表的样子。当一顿饭结束后,他们原来的威严便荡然无存了。他们的胡须上沾满了汤汁和饭粒,如同刚从地里挖出的一束大葱上残存的根瘤菌,倒引得一家人笑逐颜开,满堂春风。

  为什么先人们会传下来这样一个习惯?我从一个动人的传说中找到了答案。那是幼年时一个深秋的傍晚,因困倦我没有舔碗。母亲见后便和蔼地拉我坐在她的身旁,接着就讲开了那个传说:在很早很早以前,人间是五谷丰登不愁吃穿的。一次,玉帝派天神都儿巡视人间时发现人们糟蹋粮食的行为。都儿禀报玉帝,玉帝大怒。为惩罚人们的罪过便降下神旨:要太阳连年暴晒,要龙王不准降雨,使人们遍尝挨饿的滋味;同时玉帝还降旨阎王:谁在人间浪费五谷,死后他的鬼魂就在阴间吃蛆儿。那些蛆儿全是浪费的五谷所变。浪费多少五谷就得吃多少蛆儿。吃蛆时还有一只小老虎似的大狸猫,瞪着一双闪着绿光的圆眼在一旁监视着,并不停地用尾巴把蛆儿扫到鬼魂的跟前。母亲娓娓而谈的故事便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里。

  有人说,人类因着他自己创造的环境而决定自己,影响世界。这话我信。从懂事到参军前的十几年里,舔碗对我来说总是神圣的,从来也不敢马虎。也许舔碗就是这样产生并延续下来的。参军以后,在众战友面前我还曾经重操就业,没想到我的举动却招来了大家的戏笑。战友们轮流着看我的碗,他们笑得前仰后合。起初我觉得自豪,过后我又感到了一种羞辱。我不明白,为什么被一方人奉为高尚而神圣的事换个地方就变得下贱和不足为惜?难道真善美同假恶丑只不过是时间和空间的转换么?为抵制大家的嘲讽,我只好在吃饭时到战友们眼光以外的地方独自吃饭,偷偷舔碗。然而时隔不久,我就随乡入俗放弃舔碗。

  时间能把一切变得暗淡和遥远。40多个春秋过去了,屈指我已有20多年没有舔碗。在这20多年里母亲的故事已在我的脑海里变得朦胧,我思想的情感也由浑朴变得随和。记得一次探亲,吃完饭我刚把碗筷往饭桌上一推,就觉得做错了事情。就在担心哥嫂们会戏谑我的忘本时,没想到他们也都如我一样。于是,我就大胆问起现在舔碗的情况。大哥感慨万千地说:那是穷办法,现在日子好过了,谁还舔碗!大人娃娃连有补丁的衣服都不穿了。他说话的语气是那样轻松和愉快,脸上还带着微笑。从大哥的话里我听出了家乡人同贫困告别的兴奋,同时我也听出了几分惋惜。想想自己的变化,看看农村人的生活,尤其是看看城里的孩子们手里的高档玩具,我记忆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母亲的故事。我不禁想起了伏契克的一句名言:“善良的人们,我爱你们,可是你们要警惕啊!”警惕什么?警惕自己的私欲,警惕自己的愚昧,警惕对自己的背叛。

  一味沉溺在过去的人,是不会有出息的;然而轻易忘掉过去的人,现在和未来不属于他们!我思念舔碗,不仅因为它是一方人生活的美德,还因为是它把我磨练得俭朴而勤奋。它不仅使我童年的生活五色斑斓,同时也使我后来的生活脚踏实地。

  正是舔碗所培育的纯朴品格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写下了向前的诗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