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的“跌疙瘩”

      站在胡墼砌(ca)的锅台“傍来”(旁)的13岁的二姐“连”(和)11岁的三姐,才比锅台高了半个头。“汉子”(个子)小,“本”(够)不着锅台上“搭”(支)的那口大铁锅,姊妹俩只好“猴”(上)到锅台上,蹲着,双手握着擀杖,很“费事(si)”(吃力)地搅锅中“突突突”冒泡儿的快熟的糨子。

  这是1960年的严冬,放寒假的姊妹俩为了贴补一贫如洗的家,到县鞋袜厂当零工打糨子,每天每人挣5分钱。
  那年的冬天分外冷,枵腹打工的姊妹俩饿得眼冒金星。有好几次,三姐头晕眼花,要不是二姐强撑着从衣裳襟襟子上扽她一把,她差点儿就一头栽进滚烫的糨子锅中!
  跟她们“一搭”(一起)打糨子的其他人,都乘监工不注意,偷偷舔着吃粘在擀杖上的糨子。姊妹俩谨记妈妈给她俩一再“安顿”(叮咛)的“万咋(千万)不敢偷吃公家的糨子”,一再强忍着饿,继续用擀杖很“费事”地搅着锅中的糨子。
  姊妺俩不时就能看到,其他锅台“傍来”的婆娘、女子们都在偷偷舔食粘在擀杖上的糨子。
  鞋袜厂为防止打糨子者偷食糨子,在打糨子的黑面中和了少量的土,但还是制止不了偷食。
  饥饿,像凶残的魔鬼,折磨着每一个人!
  姊妹俩一边打糨子,一边想着家中病重的9岁的妹妹“喽喽儿”。姊妹俩早上出门前,奄奄一息的“喽喽儿”伸出软软儿的手拉着她俩的手说:“二姐、三姐,我饿!”
  想起“喽喽儿”近乎绝望的眼神,二姐下午下班离厂前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怕胆子很小的三姐担惊受怕,没告诉她。
  二姐乘监工不注意,悄悄从装黑面的“储子”(袋子)“来”(中)抓了几把面,装到衣裳“储储儿”(口袋儿)“来”。
  离开厂门前,“把”(守)门人照例要搜身,以防有人偷面。但每次搜身,他都不搜二姐、三姐,他认为这两个女子最老实、绝不会偷面。
  尽管“把”门人很温和地对二姐、三姐说“你们快回去照顾妹妹去”,二姐的脸还是红透了,她紧张得手心渗出了汗!
  回到家,二姐有意让三姐去巷子耍。
  妈去西关的药铺给“喽喽儿”抓药去了,还得一阵子才能回来。
  她赶紧从“储储儿”掏出黑面,用冷水和好,烧了少半锅水,水开了,她把和得稠稀适中的黑面挑到“夹叶儿”(锅铲儿)上,用筷子往锅“来”拨“跌疙瘩”。她拨得很细、很匀,以便很快煮熟、不夹生。
  锅“来”的“跌疙瘩”熟了,“屋来”(家中)没有一滴清油、只有一点儿盐“连”几根儿咸韭菜。她往“跌疙瘩”锅“来”调了盐,切碎咸韭菜盛入碟碟儿“来”。她给“喽喽儿”喂“跌疙瘩”,每搛起一筷子“跌疙瘩”,她都用嘴吹几下,才喂给“喽喽儿”,她生怕烫着有气无力的妹妹。
  吃完半碗儿“跌疙瘩”的“喽喽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双手抓住二姐的手说:“二姐,这是我长这么大吃得最饱、最香的一顿饭!”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这句话,她含着笑离开了人世……
  抓了药往“屋来”赶的妈还在半路上。
  从此,二姐不再做“跌疙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