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乡愁的酒啊

    偶尔,在书柜找书,看到了一本《桃花山》杂志,那是2011年第6期的《桃花山》。那年这时,杜老还活着,记得他是和老伴一起来的。他放下装鸡蛋的筐子,就交给了我一本书、一本《桃花山》杂志。依然是满脸慈祥,和以前来时一样:小田,这几天生意咋样?我边回答边给两位老人让座,那时老人很健康,倒是老伴神智不是很好,下台阶的时候,老人一手提鸡蛋,一手扶老伴,我怕摔,在另一旁扶着他的胳膊。他带有浓浓的邯郸方言,笑着说:小田,没事的……可是二十天后,另一位老人来我这儿说起杜老的去世,惊得我目瞪口呆,那时,杜老已经去世十天了,他还以为我参加了杜老的葬礼。

杜老去世,中共会宁县委组织部这样评价:杜守琴同志为人忠厚谦和,襟怀坦荡,克己奉公,清正廉洁,杜守琴同志的去世,使我们党失去了一名好党员,一名好干部,使我们大家失去了一位好同志(摘自2011年《桃花山》第8期)……直至去世前几天,他还接受了《人民日报》记者的采访。还有万全琳先生的一篇《祭杜公守琴先生文》。有那么多的人和我一样悲伤,聊感欣慰。但是当一个人去世了,失去的,何止是这些。大的不说了,就说说我和杜老的交往吧。
那是2007年,我刚从白银回到老家,5月份开始学做生意。有一天,一位魁梧的老人走了进来,看见我桌上放着一本本书,就说:你也爱看书啊,呵呵,那你看过我们编的杂志吗?我因爱文学的缘故,多少也看过会宁老年人编的《桃花山》杂志,并习惯性地浏览过主编这本杂志的编辑。我就问是不是主编《桃花山》的,杜老笑着说:就是呀。他惊讶我知道《桃花山》,我说我也喜欢文学呀。这儿还有一本《桃花山》呢,那是我从朋友处借的,他就有点激动,他说他叫杜守琴,家就在这附近。哦,我知道了!他就是《桃花山》杂志的主编,一位叫人尊敬的老人。因为文学,我们的距离瞬间拉近了,一位慈祥的老人,从此我们成了忘年交。
认识没几天,杜老就把他订的2007年《桃花山》杂志全给我拿来了,并嘱咐我认真看,看完不要丢弃,他要收藏。古稀已过的杜老看完一期《桃花山》需要一个月时间,而我要不了几天,所以他每次把刚出的一期先让我看。从那时起,杜老在每月的前几天,就送来他订的《桃花山》杂志,他有时顾不上,就让他的孙女给我拿来。
2008年腊月,是中国50年来最寒冷的一年,连南方的电网都冻坏了。大雪覆盖了整个街道,杜老扶着老伴给我送完《桃花山》杂志,我唯恐他们在冰天雪地里滑倒,就和老婆搀扶着两位老人从台阶上下来,搀扶着到马路上,并告诉他俩人行道铺板砖的地方最滑,再别走了,最好走到马路的边侧。两位老人笑着。杜老说:小田,没事的,没事的。然后在我胆战心惊中,两位老人相互搀扶着向家的方向走去。撑着伞的两位老人相互依偎在雪中的情景,真的没有任何摄像机,能定格出那样美的风景。大雪哗哗哗地下着,气温冷得像一辆刹不住的车,而那本散发着杜老体热的杂志,温暖了我一个又一个的冬天。
2009年同学聚会,我写了一点稿子,怕不好就去找杜老润润色,顺便提了两条鱼。杜老很高兴,满口答应,杜老的房里满是书和手稿,我爱不释手,说:在您这里,熏也能熏出个秀才。杜老笑了,老伴也笑了。杜老说:小田,以后想看什么书,就到我这儿来拿。那两天杜老为白银日报社正赶什么稿子,戴着老花镜,让我等等,晚上改好了,明天他送过来,并送了我一本牛庆国老师主编的《古道名城》,让我闲了充充电,了解一下会宁的历史。第二天杜老送了过来,改了些很关键的地方,还拿着一本魏治国先生编的《同窗情韵》让我参考。一点小事杜老当一件大事来办,我感动得都不知说什么才好,他还是一句话:没事的,小田。他的严谨治学也是无人能比,《桃花山》中的错别字,他都用笔沿字的下面引出一道线,由于手颤,线就像蚂蚁走过的路,弯弯曲曲,然后在页的边缘写上正确的字。听说杜老一直为《桃花山》校正着错别字,虽然那几年退为名誉主编,但他还是闲不住。
一位老人,竟连招呼都来不及打,那晚从出租车上下来晕倒,就再也没有醒来,像一片树叶,悄无声息地被岁月踩落,只留下一院的凄凉。当我去看老人的老伴,她忽然老得像一位失去了妈妈的孩子,嗫喏着,拉住我的手就再也不松开,说他走了,他走了……我知道再也没有人,父亲一样的给我《桃花山》了……
清明了,想起了这位老人,想起了这位老人在2011年第7期的《桃花山》上,发的最后一篇文章《老有八乐》,感觉那是老人对他一生的总结,他怎么就知道那是他的终点呢?他怎么就知道提前把他的身前身后事说了呢?
清明了,风,呜咽着从窗外奔过。像一个人,急着去坟头缅怀故人,或像要追回逝去的时光。一个人走着走着怎么就没了呢?一个人走着走着怎么就泪流满面了呢?风,正强劲,请留下爱和痛;风告诉我的,幸福地活着,我会告诉给每一个人。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