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善的春天

    提前在网上做足了功夫,了解了行走路线,我们在导航的牵引下,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位于黄河边的顾家善村。

顾家善?为什么不是顾家庄或者顾家村?好奇怪的一个村名。顾不上多想,顾家善的春天便迎面扑来。
阳光正好。沿着水泥小路迤逦而行,村口大片的田地在暖洋洋的春光里打着盹,庄稼还没有长出来,没有想象中的油油的大片绿色,但裸露的泥土酥软得让人有抓一把的冲动。田块整齐划一,田埂上间或栽有几棵杏树或一行柳树,粉白与鹅黄点缀着,苍黄的背景上便有了勃勃生机。欣喜间,发现一片塑料大棚,周围有戴着草帽劳作的农民,他们热情地指着进村的路口。棚子里,各种时鲜蔬菜悠悠地沐浴着暖阳。有人告诉我们,顾家善招呼游客的菜蔬就是来自自家菜棚。小白菜们绿油油地闪着光芒,我的食欲不合时宜地涌了出来……
一条水泥路,弯弯曲曲地指着进村的方向。望去,红砖黛瓦的房屋,在白色院墙的隔离下,有点不太整齐划一却有规律的挨在一起,连成一片,便成了一个村落。走近了,一个个青石小巷,幽幽地引向深处。走哪条呢?犹豫间,便看见董瑞霞老师向我们走来。在她的指点下,我徐徐游走在巷子里,走在花村的春风里。一尘不染的小巷,清幽典雅,竟不似北方的小村,恍惚间有点江南小镇的味道,流水,小桥,院门虚掩的农家小院,偶尔有几声犬吠和鸡鸣。一阵柔和的鸟鸣传入耳朵,抬头一看,巷子的拐弯处,几棵老柳树静静地站在阳光里,抽出鹅黄嫩叶的枝条,柔柔地垂下。躯干上,红色的布条系在上面,一绺一绺的。有人说,这是一棵古柳,几百年的历史了,红布条寄托了布条主人的美好心愿。瞬间,旧时光就从老树皴裂的皮肤里渗出来,和脚下小渠里的流水,悠悠地拐到远处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去了。正好,几株杏树正浓情开放,探头探脑地俯视外来的游人,优雅的蝴蝶和莽撞的蜜蜂挤在一起,给我们汇报着杏花的心情。我举起相机,整体,局部,特写,顾家善的第一朵春花被定格。花下,一个书写着“顾家善”三个大字的大红灯笼挂在大门敞开的门檐下,灯笼边的白墙上,写着这家主人的名字,名字下写着这家的家风家训,一切显得古老而静谧。我忍不住望向院子里,大株的杏树正挤挤挨挨地呈现着鲜花,整洁的院子,红砖铺就,门台上码着整整齐齐的玉米棒子,这该是去年秋天的收获吧?房檐下,也有一溜玉米棒挂在墙上。院子里洒满阳光,农具整齐摆放在一个角落里,一个拖拉机头挂着犁耙停在一旁,随时等待去工作。一条被拴起来的小狗对着我们哼叫了几声,竟然摇着尾巴好奇地打量着我们几个不速之客。女主人听见狗叫走出了屋子,干净利索,看见门外的我们,赶紧热情地请我们进去坐坐。
谢绝了主人的挽留,我们数着巷子里的古树,闻着杏花的清香,拐向另一个巷子。这一拐,便拐进一段旧时光里:泥墙,木格的窗户,白色窗纸上谁画的红色窗花,一溜儿剪纸粘贴在窗花下。抚摸着窗户上的格子,我的心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眼前浮现出小时候跟随父亲挨家挨户给村民画窗花的热闹情景。可惜,贴窗花的故乡已经逝去了,今天,在顾家善的一个巷子里,我找回了几十年前丢失了的故乡的模样。抬眼间,一家门口的墙上,适时地现出这几个字:故乡的味道。站在杏花掩映里的我,突然间就莫名其妙地泪水涨潮……顾家善的村民,保留了一段旧时光,怪不得越来越多的人来拜访顾家善,想来,更多的是来捡拾一段旧日的心情吧。
午后,村后的“北武当”庙门口简易的戏台上,曲子戏在悠扬的乐曲中,演绎着顾家善别样的春天。唱戏的村民刚从田里劳作回来,一股清新的泥土味道和着婉转的唱词,悠悠地敲击着我们的耳膜。山下,村庄安详地卧在河的臂弯里,任凭杏花迎春花榆叶梅伙同老柳树装点着门面,装点着春天,更装点着顾家善人的淳朴。
顾家善,友善的村民?和善的风气?这,是否可以诠释这个村名的含义呢?带着疑问,我们走出了顾家善,走出了顾家善的春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