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花去

    虽地处西北小城,但白银这地方还是有一帮弄文学的人物,人数不多,但也不少,是些性情中人,经常在一起聚一聚,聊聊文学,说说作品,道一道谁谁又有新作了:写得一般,也有些可读性,还是不错的。清高中透着些许自恋和不露声色的赞赏。然后,喝几口茶各自忙着生活去了。

忽一日,市作协秘书长高老师打来电话说,周六有一个采风活动,大家借此机会聚聚,去的地点是黄河边的花村顾家善,问可愿参加?正是春季,采风甚好。散一散一冬的沉闷,呼吸一下自然的气息,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欣然答应。
顾家善是黄河边上的一处村庄,以前不太出名,身边有些出生此地的朋友也不甚说起,问起老家何处,也只是淡淡一句,我是顾家善人。
最近几年顾家善突然很出名了,原因是白银市政府对顾家善进行了全面的打造,因其依河而居,所以将其打造成了颇有些江南水乡味道的古镇示范村,粉墙黛瓦,小桥流水人家,到处植有鲜花,去年还搞了一个秋季菊展,吸引了很多游人,花村顾家善也由此得名。于是便想,花村有花,顾家善友善,该是一个好去处。正值阳春三月,踏青赏景看花,一定是有别样的滋味了。
一伙人约四十几个,呼呼啦啦相约,开着私家车就向着花村而去了。正是三月天气,城外,天显得极高,也极清,蓝蓝的,阳光很好。田野酥软软的,有草发了出来,很嫩,其中有蒲公英,还没开花,但已有了鹅黄花头,很小,透着一丝娇滴滴的弱,使人看了心神儿都有了几分荡漾。远远看看杨柳,绿的似有一层薄雾罩着,好像水墨画中用绿汁晕染了一番,如纱似梦一般。要是禁不住走近去看,那枝梢上定是早已经嫩芽初放,春心萌动了。
路上行人不多,有推着车的,有提着锨的农人,都是一副谋事儿的样子。春天已经来了,只有他们这般急切,赶趟儿似的,也只有他们最懂得春之妙味儿了。
车行至半路,遇到修路的堵在了那里,随下车打问去的村子怎么走,旁边已有农人遥指远处道:“开杏花的那个地方就是。”
同行的除了白银的文友,还有平川和靖远的,也一律开着私家车。平川好友三丫也随同诗词楹联协会的马壮一同前来,因不熟悉线路,走了一路,三丫的电话追了一路,问,你们现在在哪儿?我们应该走哪条路?到了去什么地方找你们?回答的颇不耐烦,但又兴致勃勃。
七绕八拐,似是到了。远处一村落,村头一处开阔地,稀落长着一片杏林,杏花已经开了,灼灼的,粉白鲜嫩,十分耀眼。众人下车来到村子,郁金香,三角梅开得热烈。深入进去,花村街道整洁,宁静安详,时不时可看见有老人娃娃在村中行走,或在墙下晒着太阳,时光似乎在这里放慢了脚步。
大红朱门,粉墙之内,时有开得热烈俏皮的红杏探出一枝来,在春风中摇曳着。正赏着,随后赶来的三丫在身后搂定我说:“亲,我来了。”开心相拥,一起赏景。
粉红色的杏花,在阳光下透着勃勃生机,像一个活泼的女子从墙内伸出一臂的粉嫩,很惹眼,很招摇。于是,我们几个女子都在杏花墙外,做一手扶墙,面带春光的样儿来拍照。
三丫诗兴大发道:“看这杏花,好像从墙上一跃而下,开心地摆了一个姿势。”
我回应道:“这叫只手撑开冬的围篱,摆开架势迎接春天。”
三丫哈哈笑:“力道!”将照片发到了朋友圈,一友看后随叫板留言道:“出个对子,情人树下有情人。”这下激起了这些人们的雅趣来,网络作家云宏对:“红杏墙外等红杏。”
我对:“桃花枝头闹桃花。”
钱恒宝对:“独石山上无独石。”
三丫对:“红杏树梢痴杏花”,“桃花园里醉桃花”。
高社长听罢道:“野马滩头见野马。”少顷,嘿嘿一乐逗大家道:“这个似有骂人嫌疑。”众人哄笑。
看了半日杏花,路上遇到一个老者,八十高龄,精神矍铄,神采奕奕,思维敏捷,自报家门姓顾。老者是一名乡村中医,看我们一行人赏花,便热情相邀,说去他家看看他的根雕、黄河奇石,还有陪伴他六十余年的牡丹花,五亩牡丹园,都是他从各个地方搜到的好品种。快到饭点了,众人有些踌躇,在考虑去还是不去,唯我和云宏兴趣盎然。
云宏手扶肚腩望天自语:“想向老人家讨要两株牡丹花不知道能不能割爱?”
我扭脸看他道:“问问便知。”
老人听了,沉吟片刻:“你我有缘,看你也是爱花的人,我可以送你两株牡丹花。”云宏大喜。我却有些后悔没有张口,我也是爱花之人啊,又一想,云宏家住一楼,后有花园,我住七楼,牡丹花如何栽种?心里不免有些悻悻然,随闭口不言,只能跟着看看,饱饱眼福了。两人紧跟老人去看牡丹花,走至半路,回头一看,发现身后跟了二十多人,都是要看根雕牡丹的,也算志同道合了。
老人的院落不大,一进门就见一株粉色的丁香花开到旺处,香气正浓。花园里八株牡丹花一人多高,老枝遒劲,苍润挺拔,枝头有红色的嫩叶发出来,看着惹眼。这些陪伴老人六十余载的花儿们,随岁月轮转,春秋更迭,每年都能如约开放,人在花在,任是多少风霜雪雨,有花的日子,足慰平生。
老人的家很简陋,外屋是他的药房,药香悠悠。里间是收藏室,精美的黄河奇石,奇绝的根雕,满墙的书法作品,这些东西都看似随意地摆放悬挂在逼仄的小屋内,有些乱,但又透着章法,有条不紊。边上有人介绍,老人写字时就在这张单人床上,铺个毡子,提笔就写,有人感叹:“老人高雅。”
还有人说:“老人有情趣,接地气。”
有人认同:“名士自风流,老人是真文人。”
还有人说:“看这一屋子的奇石,若卖,值不少钱呢。”
老人摇头:“不卖,外面的牡丹花,还有这些黄河石和树根,都是我的爱物。”
老人兴致很高,拿了小铲,到牡丹园的地里,小心地挖出两株只有五公分高低的花苗,双手递给云宏:“好好养着,这可是我觅得的好品种,今天送给你,我们有缘。”
云宏接过,小心地装到纸袋里提着,难掩兴奋地小声说:“今儿没白来。”
边上有人说:“太小了,牡丹长得慢。”
云宏说:“花就要从小养才有意思,等花开了,才最美。”
告别老人,一伙人又逛了几处,如愿得到牡丹花的云宏,心里高兴,提议采摘草莓,你们采摘我来掏钱。于是我和三丫老钱一起钻进温棚采摘草莓,温棚很热,草莓很甜,边摘边吃,倒也惬意。又向看大棚的农人讨要一株草莓苗带回家养,农人沉吟片刻,送了我一盆草莓苗,上面还挂着草莓果,红艳艳的惹人爱。
心满意足之下,抱着一篮子采摘的草莓留了张影,想想云宏的牡丹苗,若干年后,枝繁叶茂花开似锦的样子,再看看手里提着的草莓苗,摸摸吃了一肚子草莓的肚皮,感觉把整个春天吃进了肚子里。想着这草莓秧子在我的阳台上枝蔓茂盛,硕果累累的景象,不仅一乐,心下里说:“今春这花儿看得有趣,收获不小,我,也没白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