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笼小包

      鲜香的蒸汽从直径60厘米的四层儿竹“托笼儿”(笼屉)中不断升腾,我家兼作厨房的“耳房子”白雾氤氲,恍若仙境。我在这“仙境”中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从“托笼儿”搭到蒸锅上的那一刻起,就“守很”(守候)在“傍来”(旁边),迫不及待地等我妈揭起“托笼儿”盖儿。

  15分钟后,“耳房子”中的香气越来越浓,我急切的欲望已达顶点。我妈双手既稳又快地揭起“托笼儿”盖儿,依次把四层儿“托笼儿”从蒸锅上取下放到案板上。“托笼儿”中比核桃稍大的包子精致得像一个个白色小精灵。两“托笼儿”圆形的,16个匀称细腻的褶儿旋出顶端圆圆儿的一个“小酒窝儿”;两“托笼儿”羊尾(yi)巴儿状的,24个山脊一样刚柔相济的褶儿,由圆润的头部直抵尖锐的尾部。“小酒窝儿”楚楚动人,“山脊”宏阔细腻,如此造型的小包子,看一眼,就深深攫住了人的目光!
  我伸手想抓包子,我妈及时打开我的手:“你个馋死鬼转世下(ha)的!”她不再理我,双手并用,轻轻儿把每个小包子从“托笼儿”底儿上揭起,以防粘连,让它们先在“托笼儿”儿中慢慢儿晾。晾的过程,余温尚存的包子底部继续与“托笼儿”底上的竹片儿亲密接触,充分吸纳竹子天然的清香。
  趁我妈不注意,我双手并进,右手抓出一只圆形的,左手抓出一只“羊尾巴儿”,各咬一口,趁着包子几乎“烧”(烫)嘴的那股热烈劲儿,充分领略了卓然独立的美味:土鸡蛋、头刀韭菜馅儿完美融合后,鸡蛋的醇厚绵长与韭菜的鲜嫩辛辣中和为一种全新的味觉体验,既含蕴,又清新,引人入胜!
  我妈不再“叨聒”(责怪)我,反倒以欣赏的目光注视着我陶醉的吃相,她边欣赏边说:“三月来能吃上头刀韭菜、土鸡蛋馅儿的尕包子,全凭你四姐从吴家湾割了韭菜、你蛋娃姨给了土鸡蛋!要不是供应的90粉黑,蒸下的尕包子更‘鲜(sua)精’(鲜亮)!”
  食材,还是食材!天下所有美食,必需优质食材。我妈遗憾地发小感慨时,我边吃包子边回想起周末我去吴家湾“连”(和)四姐割头刀韭菜的情景。
  “老历”(农历)三月“半间”(中旬),吴家湾“大河”(黄河)“傍来”那一片最肥沃的地“来”(中),绿茵茵儿的韭菜长到了一拃长,这就是最鲜嫩的头刀韭菜。为何称“头刀”,就是第一次“开刀”割下来的韭菜。我一直不得其解,韭菜是拿锋利的铲子铲下来的,为何偏偏叫“割韭菜”呢?为何又叫“头刀韭菜”而不叫“头铲韭菜”呢?难道,“铲”没有“割”来得儒雅?
  我蹲在四姐“傍来”铲韭菜时,四姐一边给我示范一边强调:“千万不要铲得太深,铲深了会伤韭菜的续根,影响来年韭菜生长;铲深了,带上续根的韭菜拣起颇烦很。擦地皮子铲,铲子尽量放平,留下的茬茬子和铲下的韭菜根根子都很齐,既不影响二刀韭菜生长又美观。”她娴熟地铲着,俨然一位资深菜农。她在号称“韭菜湾”的吴家湾插队当知青一年多,已熟练掌握了各种务菜的技能。
  生产队按惯例分给每位社员和知青5斤头刀韭菜,适逢星期天,我就骑自行车来到春风吹拂、碧波荡漾的韭菜地“来”帮四姐“连”(和)社员儿们铲韭菜。
  用竹笼子提上刚分的韭菜,四姐“连”我就来到在吴家湾当菜农的蛋娃姨家。蛋娃姨是我妈二舅的女儿,她家养了十几只芦花母鸡,每天都下好多蛋。这十几只母鸡吃纯粮食颗颗儿长大,下的鸡蛋是上等的绿色环保土鸡蛋,个儿大味美。看着四姐“连”我进门了,蛋娃姨二话不说,从“鸡窑窝子”(鸡窝)“来”拾出七八个刚下的最新鲜的蛋装到我们放韭菜的笼子“来”说:“赶紧给我六姐你妈带回去,让她尝个新鲜!”说着,她又给笼子“来”装上三十多个她攒的鸡蛋。
  我骑自行车捎着四姐回到“城来”(县城)的当天晚上,我妈并不急于和面、“酿(rang)面”(发面),等到“半夜会”(午夜),她才拿出新酵头子,泡软,和进面中“酿面”。她对四姐说:“你‘记下’(记住),酿蒸包子的面‘万咋’(千万)不能用老酵头子,酿的面有一股老酵子气,就遮住了头刀韭菜的鲜;面‘起’(发)得时间不能太长,‘起’过性了,包子皮儿蒸出来后太暄,褶褶子腻(mi)到‘一搭来’(一起),肿气气的,不好看,也不好吃;包子皮儿太暄,馅儿的鲜香就叫它吸收走了!”
  第二天早上,我给老师编谎说“屋来”(家中)有事、请了半天假;我给我妈编谎说我肚子疼,我妈也没揭穿我。
  我四姐“连”我拣好韭菜,洗净,控干水,切碎,装到盆盆来。我妈打好蛋娃姨给的新鲜土鸡蛋,搅匀,“连”(用)过年后剩的猪油炒了。她放足了猪油炒蛋,炒时又给四姐“安顿”(叮嘱):“新鲜鸡蛋‘连’新韭菜最搁(guo)猪油,‘连’它炒蛋、拌下的馅馅子最香!”
  靖远人所说的“搁”,特指食材与食材、食材与调料之间完美的融合、升华。比如说,羊肉最“搁”生姜。
  于是,在我有意逃学的那个春光明媚的星期一,我吃到了大“托笼儿”蒸出的最精巧、最鲜美的尕包子。
  若干年过去了,我能买到的面粉越来越白,看似鲜嫩实则味道平平的韭菜四季皆有,冠以各种誉美名号的鸡蛋随处可见。我和妻子经常“连”它们蒸尕包子,竹子大“托笼儿”被不锈钢锅“连”笆笆子替代。尽管严格遵循我妈真传的厨艺,但蒸出的尕包子,远比不上四十年前那个春日我妈蒸的鲜美。
  为什么呢?——还用我多说吗?!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