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麻雀

      麻雀样子并不好看,羽毛也不美丽,而且名声不大好,但我还是有些想,甚至于有些怀念。

  生活在城市中,偶尔看到一只两只麻雀在楼群间飞过,就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常常会连带出一些在乡间时与麻雀有关的片片断断。那个时候,麻雀与我们的生活是那样贴近,可我们总是忽略,总是不以为意。当它们扇动着那对短翅越来越远地飞离我们的视线时,心中才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隐隐痛楚。
  如果麻雀也算做宠物的话,我在小的时候倒是常常养来玩的。那时逮只小雀并不是件费劲的事,屋檐下、墙缝中,到处有麻雀做的窝。搭了梯子,踩了凳子,或两个三个人搭成人梯,把手伸进鸟窝,往往就能抓出一只来。现在想来麻雀并不好玩,可在那个时代,正是这小小的麻雀带给了我们童年无穷的乐趣。用一截线系在麻雀腿上,一头牵在手中,麻雀扑棱扑棱飞着,我们颠颠地追着跑,累了两厢都呼呼地喘气。我们是乐此不疲的,可麻雀被线绳缚着,不能高飞,它们的痛苦我们根本体会不来,所以心中也就没有了同情与隐忍。麻雀又是桀骜不驯的,我们把秕谷子撒在嘴边也不食一粒,圆圆的小眼里满是惊恐、哀怨和敌视,有点不食嗟来之食的样子。这样的不食不喝,过不了两三天,麻雀便毙于非命了,而我们正是戕害它们性命的刽子手。
  掏麻雀窝是有危险的,这危险首先来自所搭的人梯。三个四个人叠在一起,最下面的撑不住了,一松劲,人梯“轰”地散了架,大家七仰八叉的,摞在最上面的往往要摔破点皮肉,落在最下面的也要被踩得肩酸背疼。另一危险来自蛇的袭击。大人们常说,蛇是喜欢吃麻雀和麻雀蛋的,盘成鸟窝的样子,等你伸手进去,突然地咬一口。我们常常战战兢兢,可始终也没有碰到过蛇,现在想来大概是大人们试图阻止小孩子掏鸟的善意吓唬。
  夏天中午的田野是麻雀们憩息的乐园。人们收了工去歇息,偶尔有勤劳的人影仍在晃动,田野宁静而祥和,蒸腾的暑气里弥漫着庄稼和青草的清香,似乎可以听到麦子张开毛孔在酣畅淋漓地吮吸阳光。成群结队的麻雀吃饱了,飞倦了,有的躲在绿叶浓密的树冠里,微闭了眼养神,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啁啾;有的则落到水沟中的细沙上,用尖嘴不断翻捡着全身的羽毛,尽情享受着暖烘烘的沙浴。这时有人经过,轰的一声惊起一片麻雀,明净的天空被划上一道痕,沙地上则留下一个个圆圆的小坑。
  到了秋天,糜子、谷子开始成熟,籽粒一天比一天饱满,禾穗一天比一天向下弯,田地绿里泛红,飘散着诱人的成熟气息,鼓胀起农民收获的欲望。突然间你觉得不知从哪儿冒出那么多麻雀,它们呼朋引类,壮大起来的麻雀队伍更加肆无忌惮地飞向糜地和谷地,成片地落下又成片地飞起,如云飘来如雾散开。麻雀们落在糜穗谷穗上,用灵巧的尖喙飞快地啄食,顷刻间留下一片空瘪的禾穗。农民绑了许多草人竖在田间,还是无法阻止这些疯狂的掠夺者,只好组织起人马,四处分散到田埂地头。当麻雀群飞向这边,这边的人如临大敌,跳着吼着扔着土块,阻击着这群入侵者,飞向那边,那边人亦如此。雀群在惊恐和无奈中飞来飞去,人雀每天都要在太阳未出时对峙到薄暮。这样的争夺与反争夺战一直持续到中秋节后,糜地谷地里只剩下一根根白花花的根茬时才告结束。
  在一缕比一缕更冷的风刮过后,水沟边白杨树的叶子由绿而黄,由黄而飘落。冬天到来了。冬天的傍晚,天空没有一丝云,瓦蓝瓦蓝的,太阳落下的地方极亮,有些耀眼,东方却是一带深黛。麻雀们落在杨树灰白的枝条间嘈杂成一片,如冷风中飘摇的叶子,是的,这是杨树冬天的树叶。过不多久,树上便渐渐静下来,有的麻雀缩着小圆脑袋,屈着细小的腿脚蹲踞在枝丫上;有的在枝间跳来跳去,像不安分的孩子;有的则睁大一对圆圆的眼睛,警惕注视着四周。这时有孩子恶作剧地向树梢扔一块石头,唰,麻雀飞起,又激起一片嘈杂,落到不远处的另一棵树上,留下空空的树枝在冷风中瑟瑟作响。
  有时候回到乡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偶然一次见到几只麻雀,才恍然大悟,原来少了麻雀群。我问小时的伙伴,现在的孩子们玩麻雀吗?答,不玩。又问,还能看到那么多麻雀吗?答,不能。然后补充,他也好像好久不见成群的麻雀飞来飞去了。我心想,没有麻雀的田野还是田野吗?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