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庙形胜花倾城



  四月,大庙驱驰。春风花草香,幸有文友相携,幸有知音在侧,梨花惊艳。

  河流是文明的居所。大庙有幸!一襟黄河,蜿蜒迂回,状如新月,荡漾无数银白光影,似有佳人,凌波微步;静水深流,势如明镜,轻挽峭壁激扬临流,似有英雄,仗剑横眉。时值四月暮春,岸上绿树新芽,满目莺飞草长,天朗气清,更有微风习习。

  山脉是文明的脊梁。大庙有幸!一脉祁连,远山素冠,沟壑纵横,鸣响几点古寺钟声,荡涤凡俗,澄澈心神;小村祥和,依山布局,氤氲数缕山岚清幽,如临圣境,羽化离尘。正是春和景明,村中鸡犬相闻,处处柳绿桃红,天高云淡,更有花香阵阵。

  说什么十里桃花,寻什么春林初盛,谈什么五岳归来,笑什么沧桑阅尽。故乡大庙,山水形胜,更有千树梨花。

  遥想大庙这曾经的丝绸古道、黄河旧渡,遥想这曾经的边地古堡、梨园春秋。多少驼铃肩挑万里风尘敲醒晓日,多少铁骑心怀家国梦想蹋碎夕阳。西风瘦马,人生苦旅,贩夫走卒,寻常百姓;梨花树下,多少人青春白头,多少人芳华不再。一时间,感觉被摄了魄、勾了魂,心生荡漾;直觉得天地悠悠,油然生发出怀古追远的念想。



  四月,大庙驻足。人在画图中,恰是山水明媚,恰是天朗气清,梨花娴美。

  靖远大庙,名气不大,却是一方别具景致的山水和人文所在。大庙之名,源起何处,不得而知。想必即便是真有偌大的庙宇而得名,那庙也早已经湮没在千年的历史烟尘之中了。她只是故乡靖远县的一个行政村,但那里有着悠久的历史;不但是古丝绸之路要冲,也是古时兰州通往宁夏、包头的必经水路;自古就是兵家所争之地,早在明代就建造有城堡,并驻军防守。靖远县境内的古城堡与其境内的长城(旧称边墙)大部分是明代作为一项长期的战略方针而修建的。大庙城堡,便是明代靖虏卫十五座城堡之一。据康熙《重纂靖远卫志》记载“大庙堡城在卫北一百五十里,城周一百七十六丈”。那时节,大庙城堡是防卫外族入侵的一座重要军事城堡。现在,大庙城堡已不存在,但黄河岸边高山上的营盘台和烽燧依然巍巍屹立,守护着这个美丽的乡村。

  在大庙,群山连绵,莽莽苍苍。时而山穷水复,时而柳暗花明,时而泉水淙淙,时而禾苗青青。远山如黛,云兴霞蔚,如一袭古意的水墨;静默间,雪玲堆银,一座奇峰拔地而起直通九霄,山上积雪,终年不化,形同美玉。山间有松,松下有寺,寺存钟鼓,晨昏定省,骋目游怀;恍若是仙人所在,有了登临羽化的飘然。近山如削,青壑红峦,如一幅抽象的泼彩;张扬中,峭壁独立,势如钟鼎大吕传来青铜之音;乱石穿空,鬼斧神工,临水为镜。草生新绿,绿芽新蕊,蕊吐清香,芬芳四溢,胸怀澄澈,分明有意气风发,添了快意恩仇的决然。

  在大庙,壮阔的群山之间,有一河波涛滚滚东流。石光电火一样拐了个大大的弯,波光粼粼,荡漾在群山之间;如同一串串音符,时而优雅含蓄,时而激昂奔放,奏响着一部宏大的交响乐曲,群山和合,曲水成韵;“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王维笔下的恬静和旷达盈盈满怀。

  在大庙,更为惊艳的是,每每千树梨花吐艳,积雪堆银,乱花迷眼;风儿掠起一片片梨花,飘飘洒洒,状如飞雪;时不时掠过翩翩越舞的蝶,为梨花增色,为春色赋彩。纯白的蝴蝶伴洁白的梨花共舞,抬头处白茫茫一片,朦胧胧一片,已然绝美;蔽日的浓阴与嫩黄的春草同在,低首时清凉凉一片,香喷喷一片,春意正酣。梨花素雅,与远处的雪山相映成趣,山村宁静,与耳边的涛声和谐同音。

  在大庙,这么亲切自然的一方山水,更有耳边不时传来熟悉的乡音俚语。间或笑闹,间或问候,这正是我的乡音。相较于名山大川里南腔北调的嘈杂,这份乡音,让人有家的感觉,有身在山水其中的感觉,有一种归属后浑然忘我的感觉。



  四月,大庙畅游。春光犹潋滟,正是山水异彩,正是惠风和畅,梨花如雪。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想必总是要留下更多的征兆吧!为大美造像,为真爱留影,注目人间芸芸众生,送上大美和真爱的祝福。大庙山水正是如此。历经千万年风雨,山自稳健厚重岿然不动,水却千娇百媚飘逸灵动。一静一动,恰似英雄佳人时而恩爱相携在这一阙诗意里,时而深情相拥在这片独特的天地之间。似乎在时刻告诉这里的人们,大庙山水可耕可读,大庙人文淳朴厚重,大庙文化更有一份大美和真爱在。

  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环境影响人,人影响环境;美好的自然环境产生优秀的人物,杰出的人物出生或到过的地方成为名胜之区。永州何其有幸!高山小丘、曲溪清潭,有了柳宗元,便不同于寻常山水了。柳宗元以永州比照自身,把心事寄托在永州,永州便也带了满腹牢骚。永州是他的一面镜子,照来照去照不到山水只照到自己。滁州何其有幸!滁州容纳了欧阳修,欧阳修也就把它当成了朝堂,滁州山水也便成了欧阳修堂上的几扇屏风,消释去几许肃杀的气氛。然而,纵观古代文人和山水的关系,他们的山水之行或是因被贬谪,如柳宗元、欧阳修;或是因被闲置,如苏轼、袁宏道,总是带着些苦旅的意味。这样的关注,有着更多的小我意识宣泄。但是,历代生活在大庙的众多文人,对大庙山水的关注,却更有着普遍的“济世”与“入世”意义。

  大庙山水,何其有幸!

  居住在这里的大庙人,素来遵从耕读传家的古训,崇文修德,民风淳厚,重视读书育人,有着浓郁的文化情结。因此,大庙又是一个人才济济的地方。从晚清到民国期间,这里涌现出不少远近闻名的读书人。书法名家冯德明开馆授徒甘做人梯,王继志学问精深悬壶济世,王清海清廉从政隐退归田……光绪八年当地人魏武烈在大庙白衣寺创办文峰书院(后改为“靖北高等小学堂”)为靖远乡村自办的第一所学堂,于右任曾为他题写“耕读传家”匾额。一方面这些古人对大庙山水倾注了无限的热情,另一方面大庙山水又不断地赋予他们鲜活的文化精髓,他们的事迹,在数百年里不住地传唱,传承着一代又一代大庙文化。

  大庙人,爱大庙,常以大庙一方山水为荣。知名作家武优善先生就是这样的大庙人之一。20多年来,武优善先生立足丰富的大庙历史和文化,利用业余时间,从事丝绸之路文化研究,深入古道、探访城堡和长城遗址,查史典、家谱、碑文等,徒步嘉峪关至山海关、虎山明长城。他走遍陕甘宁青新各地,潜心编写汉唐丝绸之路固原至凉州段古道与黄河大拐弯交汇处所发生的往事,并把当地五千年文化纳于其中,成就30余万字的著作《古道西风》,深受各界好评。而他对大庙山水新时代文化开发所做的付出和贡献,更是深入人心,妇孺皆知。

  因为对家乡历史的谙熟,对家乡的挚爱,武优善先生一时兴起于2016年建起了“大庙文化研究”微信群。一时间,很多散落在各地的大庙游子把这个群当成寄托乡愁的所在。他定时在群里开讲座,为群友讲述发生在大庙的历史和轶事,以此激发乡友的文化自信,唤起大家对家乡的热爱。大庙村人的梨树情节是沁在骨子里的,惜爱之情历久弥坚。在这里,梨树生长在房前屋后和院落各处,长达几百年的岁月更迭,树与人的情缘深深地根植在这片热土。深爱故乡梨树的武优善先生在群里提议筹办大庙梨花节,得到了群里很多人的响应,乡友们纷纷解囊,短短时间筹集了38万元,第一届大庙梨花节成功举办。如今,大庙的梨花节,已经举办了三届。梨花节的举办,让大庙人第一次感受到了节会经济的利好。几年来,大庙香水梨行销各地,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并通过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评审。这不仅提升了香水梨农产品品牌影响力,而且对促进当地旅游产业发展和带动农业增效以及农民增收具有积极意义。

  大庙山水就是这样,养育和熏陶了众多的大庙人文,大庙人文又反哺了独有韵味的大庙山水。大庙山水,因大庙人而绽放光彩;大庙人文,因大庙山水而蔚为壮观。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