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 南 沟 游 记

    城南沟,是靖远乌兰山与小坪山之间的一条山沟。乌兰山在县城之南,旧时又称城南山,城南沟就因地理位置并依山名而称。

三月初的西北,虽说已是春天,但常是风急天寒,草黄树枯,生机不多。终于等到一场春雨,滋润了久旱的山塬,万物也仿佛顿时有了活力,生机勃勃。朋友建议,城南沟藏风聚气,弃秽纳祥,春色也早,此时定是好去处,于是,决定赶紧趁着周末,到此一游。
出了县城,沿着乌兰山脚东行一公里稍多,有一泄洪用的山水渠,渠里平时无水,倒有一条简易的便道横穿而过。越过水渠,再沿山脚便道往南行两公里左右,就可到城南沟。这一路,或上或下,时弯时曲,极难行走,再加上除两边的黄土外,几乎没有任何生命,让人不禁想起“山重水复疑无路”的诗句。而且这里惟山无水,真令人难以相信朋友所谓的“寻春佳地”。
好不容易绕过山脚,爬上最后一道大坝,仿佛奇迹般地,一片美景出现在眼前。但见土地平旷,阡陌交通,春色满园,瑞气扑怀,顿时恍觉误入桃源一般。一时间,大人们忘了烦怨,小孩子不顾疲倦,都欢呼着向前冲去。
这是一座园林般的山沟,穿过一程杨树林,便入桃李之丛。走进其中,脚下虽还不是绿草如茵,但放眼望去,柳色已新,芬芳盈目,春色满园。一枝枝桃花聚精凝神,含苞待放,在山色的掩映下尽显娇媚无比的姿色,她们嫩嫩的,粉嘟嘟,娇滴滴,恰如二八的女子,得到了爱情的滋润,倍添几分娇柔,更加几分娇羞,也给这寂寂的山中添加几分春色。偶有一两朵耐不住寂寞而提前开放的,飘着淡淡的香气,惹得早醒的蜜蜂也嘤嘤作曲,翩翩起舞。纯洁的桃花在这山中尽显“胭脂之色,幽韵之谷”。陶公曾作《桃花源记》,叙写令人遐想无限的美景,崔护却写《题都城南庄》,回味令人感慨无比的遗憾,千百年来都是让人们念念不忘的佳作。此情此景,或许只有处身其中的人,才能深深品味其中的神韵吧。
我还在慢慢欣赏,孩子们早已穿过桃林奔向深处,接着就听见他们大叫了起来:“快来看,这儿还有白色的桃花!”赶紧往前走,顺目望去,只见一片花簇似在欢迎着我们的到来。再朝远一看,满目的花啊,一直绵延向里,白茫茫一片,视线所及,飘在连绵不绝的山沟,起伏有致,似在雾里雾外。站在树下,清风拂过,一朵朵洁白的花瓣轻轻地颤动,就像在阅读历史的故事,人文的典故,又似在讲述春天的故事,美好的生活。
朋友告诉我和孩子,这不是桃花,而是李花。我忽而想起,三国演义里曹操刘备煮酒论英雄,不正是在这如诗一样的李花下发生的吗?只是岁月流逝,当年的风云人物早已烟飞灰散,如今只有李花依旧在笑看滚滚红尘。
民间传说,李白自幼聪慧,但七岁时尚未起名。一天,全家赏春,其父突发诗兴,吟成两句:春风送暖百花开,迎春绽金它先来。其母续句:火烧杏林红霞落,话音刚落,李白应声而唱:李花怒放一树白。李父反复吟诵着这四句诗,大喜道:吾儿有名矣,就叫李白!从此,一代诗仙久负盛名。
或许道路难行,或许时令尚早,除去我们,别无游人,不过这正好,恰如宋朝诗人朱淑真的《李花》诗云:“小小琼英舒嫩白,未晓深紫与轻红。无言路侧谁知味,惟有寻芳蝶与蜂。”掩行于桃李园林,与春光春色相映,倒也暖意融融,温情漫漫。
关于桃李,历代文人墨客称颂颇多。宋代张舜民有句:“红白桃李花,馨香满芳草。开时人少年,落处人已老。”读来别有韵味。好在这里山做主,花代酒,与家人随意为客,看桃观李,摒弃红尘里的烦劳与世俗里的浊音,内心归为一片宁静。回想这些年来,在忙碌中生活和工作,已沾染一身俗气,倒是看到烂漫的春花之下的孩子自由嬉戏玩耍,才让我找到了童年的纯真,心灵也得到安抚,自然也就不枉此行了。
再次回味,桃李芬芳,梨花香,满树是希望,生活亦如此。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