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件·电话·E-mail

    上世纪70年代,正值我的童年和小学时代。在我珍藏的一个小笔记本上,记录了一些报社、杂志社的通信地址,也有少年同学的毕业留言和家庭地址。有些同学把原来写惯了的“人民公社”涂掉,改成了富有时代特征的“乡”字。我的书橱中收集了好多旧信,最早的信贴了8分的邮资,后来增加到20分、80分;起初是形形色色大小不一的信封,甚至还有一些自己手工糊制的信封,后来成为统一的标准信封,上下印制了填写邮政编码的方框……尤其令人注目的是一种正反两面印刷、体现节约环保理念的信封,收信人可以把信封沿粘贴线轻轻撕开,翻过来后粘贴成一个新信封,第二次进入邮筒,邮寄到第二位收信人的手中。

我从小就喜欢小打小闹搞写作,最初只能以信件邮寄形式投稿:小心翼翼地把信封好,端端正正地贴上邮票,再三核对地址之后才塞进邮筒。之后三天五天、一周两周地计算时间,期待回音。那时候经常跑邮局和收发室,甚至一见到邮局、邮车、邮递员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那时,最重要的信息通过电报发送,寥寥数字,迅速传递,而费用相当昂贵。当时的语文考题中经常有将某一事件压缩成“电报语言”的题目。我曾在邮电局帮别人发过电报,在当时的通信条件下,电报曾经作为最先进的事物备受青睐。随着邮政、电信分家,通信方式发生巨大变化,电报逐渐远离人们的生活,成为历史名词。而传统的邮政业务至今仍占重要地位。在长期投稿过程中,平信、挂号信、特快专递等邮局的各项业务都逐渐熟悉起来,各种获奖的荣誉证书、从几元到千余元的稿费单不断从邮局寄来。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在爷爷的扫盲识字课本中,我学会了“电话”一词;在小学的自然实验课后,我和小伙伴们用废纸盒、毛线等做成“纸电话”玩。那时,“电话”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抽象概念。直到有一天,人们绘声绘色地描述电话的神奇之处。有些人跑几十里路去参观这个新鲜的“洋玩意儿”。几乎所有人只能饱饱“眼福”,无法感受其使用价值——既不知道怎么拨打,更没有可以联系的电话号码。我第一次见到的是那种老式“摇把电话”,它庞大得就像一件家具。在省城上大学时,我第一次使用了转盘拨号电话,初次拨电话心情特别紧张,尽管提前多次演练说话内容,但打电话时心还是怦怦直跳!直到上世纪90年代我从大学毕业时,县城的中学只有一部按键式电话,当时的邮电局印制的全县电话黄页不过薄薄几十页。不几年后男士的腰带上、女士的包里增添了一样派头十足的通讯工具:大哥大!街头使用这个时尚玩意儿定会赚来许多艳羡的目光。忽如一夜春风,学校所有处室、学生宿舍都装上了电话,本单位内部的通讯录就编成了一个小册子。仿佛一夜之间,IC卡电话遍布各地,移动信号覆盖城乡。此后,固定、移动电话先后入驻我家,大人小孩人均一部。信息通信领域的变化令人应接不暇,电话的更新换代更令人眼花缭乱。
1996年,单位的办公室配置了台式电脑。申请了电子邮箱后,我的通讯录上添加了很多带@的新地址。到2003年,我拥有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电邮、QQ等网络方式又成为重要通信手段。如今,不管文字还是图片,不分本埠外埠甚至不管国内外,只要鼠标一点E-mail地址,邮件迅即到达指定地点。过去经常说写作人“爬格子”,现在是敲键盘了;过去盼望着绿色邮政,现在则可以随时随地翻看手机邮箱;过去工作单位和家庭住址是唯一的联系方式,现在通信地址、手机、电邮缺一不可。
从笔墨稿纸到电脑键盘,从邮票信封到“伊妹儿”,从电报传真到手机微信……40年来,通信方式、通信工具的变革、发展和升级,深刻地影响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通信的革命”见证了改革开放给国人带来的方便和快捷。西方国家用两百多年时间先后进行三次科技革命,我们中国“弯道超车”后来居上,用短短40年实现“并联式”跨越发展。享受着改革开放带来的福祉,我由衷地为改革开放点赞!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