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不倒有根的树

      窗外,月色澄澈。清风从操作间的纱窗里游荡进来,带着月光的轻盈。砂锅里的中药,也就着月色,正“咕嘟咕嘟”地慢火煎炖。房间里弥漫着苦中带甜的药味儿,一点也不讨厌。心底的希望,在药味里摇曳着,如此想来,安然许多。

  因为煎药,所以有了等待的时光。看一部影片吧,这样的夜色,这样的心境,刚刚好。
  与电影《荒野猎人》就是在这样的空闲里相遇的。影片一开始,画面上出现的是休·格拉斯一家人,还有一棵大树,在一片原野里,劲风吹来,枝叶随风剧烈摇动。休·格拉斯的声音在旷野里传来:“我就在这里,我会一直在这里!”“但是你绝对不能放弃!”“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继续战斗下去!”“风吹不倒有根的树”……
  休·格拉斯是一名波尼族皮草猎人,跟随同族船长安德鲁·亨利及族人们一起到野外狩猎,不幸遇上土著人,一场争夺兽皮的恶战拉开序幕。在与土著人周旋的途中,休·格拉斯表现出一个优秀猎人的应有的警觉、机智和强烈的责任感。他们弃船上岸,在丛林里背负皮草小心前行。
  在休·格拉斯身上,折射出一种超乎寻常的强大精神,这一点,最征服人心。是勇敢,是坚韧,是坚强不屈,或许更多吧。休·格拉斯遭遇黑熊的情节,三起三落,扣人心弦。当身体庞大的黑熊,摇摆着肥大的身躯,扑向休·格拉斯的时候,他的猎枪被扑在了地上。这时候的休·格拉斯是弱小的,黑熊霸道地在他身上用力撕扯、踩踏,锋利的熊爪抓开了休·格拉斯的衣服,抓得他皮开肉绽,让人心惊肉跳,深深地为他担忧。即便如此,他都没有放弃生的希望。他装死,黑熊在他的面部嗅了一会儿,走开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接着,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遍体鳞伤的身体翻转过来,爬向猎枪。黑熊感觉到了休·格拉斯在动作,于是掉转身子,几乎就在同时,枪声响了。熊中枪了,却依然来势凶猛,对休·格拉斯进行了新一轮的攻击。又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搏斗。休·格拉斯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又屏住了呼吸。熊再度转身离去。休·格拉斯的喉咙被撕破了,血正汩汩地往外冒。撕心裂肺的疼痛,骨头断裂般的钻心之痛,都不足以撼动休·格拉斯内心的求生的信念。“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继续战斗下去”,这该是对休·格拉斯强大内心的最好注释。当黑熊第三次扑向休·格拉斯的时候,在搏斗过程中,双方滚落山坡下。因为中枪中刀,黑熊最终毙命。当队友们从黑熊身下找到休·格拉斯时,他已奄奄一息。好在有人懂得一点医术,为他简单地缝合了满身遍布的伤口。他被队友们用担架抬着,继续回家的路。
  不言弃,是休·格拉斯的又一精神底色。在行进途中,风雪交加,山路陡峭,行进速度缓慢,如此下去,有可能被里族人追上全部杀戮。船长思前想后,决定分两路走。船长雇用了约翰·菲茨杰拉德和吉姆·布里杰两人来照顾休·格拉斯,当然他的儿子霍克也是留下来的。怎奈人心险恶,约翰·菲茨杰拉德根本无心照顾休·格拉斯,心里只想着安全回去后领钱,所以生出了除掉休·格拉斯以轻松上路的邪恶念头。这时候的他身负重伤,无法起身,动弹不得。菲茨杰拉德一心正在将一团布塞进休·格拉斯口中以企危杀死他。休·格拉斯奋力挣扎,奈何抵挡得过?幸好霍克及时赶到,休·格拉斯才幸免一死。谁知,菲茨杰拉德却残忍地杀害了霍克。菲茨杰拉德说服布里杰将休·格拉斯抛弃在荒野等死。两人原以为休·格拉斯就会这样离世,但休·格拉斯带着失去儿子的疼痛,他啃食野兽吃剩的骨头,捉鱼生吃,饮冷水,与相遇的里族人周旋……真是历尽九九八十一难,却凭借坚强的毅力在野性的蛮荒之地穿行数月,终于回到了安全地带。
  休·格拉斯让我想起了《老人与海》中的老渔夫圣地亚哥,他们何其相似,不同的故事,不同的际遇,却同样的强大。在他们身上,同是象征着一种哲理化的硬汉子精神,一种永恒的、超时空的存在,一种压倒命运的力量。
  “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海明威的话,与影片中的波尼语“风吹不倒有根的树”在更高的精神层面上是殊途同归的。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