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 子

      奶奶住院了,刚好我和哥哥有空,所以我俩就在医院陪着奶奶,听着奶奶讲爷爷的“坏话”,奶奶埋怨爷爷不来看她。两个老人闹别扭,奶奶觉得爷爷对她不重视,说自己身体不舒服爷爷也不听,非要住院检查;爷爷觉得奶奶就是没事找事。两个人吵得激烈,所以就变成了一个在家生闷气,一个在医院生闷气。我和哥哥两头跑,给爷爷送点饭,给奶奶送点饭,听爷爷抱怨两句,听奶奶骂两句,我们都清楚,爷爷放心不下奶奶,奶奶也希望爷爷一直都陪着她。好在奶奶身体没什么大的问题,出院那天,爷爷也来接奶奶,虽然嘴里说着:“你这个老太婆真是没事找事,身体好好的非要往医院跑。”可是我分明看到了爷爷和医生道别时扬起的嘴角,显然他的心里也是担心奶奶身体真有什么问题,现在也可以说是松了一口气。

  我们办了出院手续,虽然只有三天而已,医院毕竟不是个好地方。从住院部下来,刚好在一楼急救处碰到一个熟人,爷爷好友的儿子,我们不太熟,但是也认识,问了句王伯伯好,就不知再说些什么,这个地方可真不是什么寒暄的好地方。哥哥去开车,我陪着爷爷奶奶和王伯伯聊了两句,这的确不是个什么好消息,他儿子出了车祸,送进医院的时候脸上都是血,也不知道具体伤哪里了,还在等消息。爷爷安慰了几句,我们便走了。
  坐在车上,爷爷还在感慨王伯伯儿子的遭遇,我一言未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上都是血,那么很有可能就是眼睛或者是脑子里的问题。如果伤到眼睛怎么办?如果伤到脑子里边怎么办?虽然不太熟,我也听过一些关于这个哥哥的事情,高考失利,选择复读,一年提高了120分,当年几乎所有熟人都在说他学习很努力,后来好像他的大学,研究生都上得很顺利,可能除了第一次高考失利,这次进急救室就是他人生的又一个坎了。总之,还是希望他能一切顺利,顺利地从急救室出来,顺利地从医院出来。
  又过了两天,我去医院帮奶奶办理医保住院的一些后续手续,在医院一楼缴费窗口又一次碰到了王伯伯,我第一眼真的是没有认出来,作为一个工作人员,他从来都是衣冠整齐,然而今天他上服和裤子皱皱巴巴的,白衬衣也没有装进裤子里。我没有主动上去打招呼,我已经大致想到发生了什么,我借着要去打印病历跟着他进了电梯,显然他没有看到我,他低着头看着手里的单子,我环顾周围,电梯里的每个人神色都不轻松,我应该是这一电梯人中最没有压力的,因为我的家人身体都健康。
  电梯到了10楼,下了好几个人,王伯伯也下去了,我就跟下去了,一下电梯,我就看到了标识上写着“眼科/耳鼻喉科住院部”,接着有一个不好的念头涌入我的脑海,我甚至有些僵硬地往病房的区域走去,在经过一个会议室的时候,我听到了王伯伯的声音:“大夫,我年龄大了,我日子活够了,我的角膜可以给我儿子,我有一只眼能看清路就行了,大夫,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呀。”我木在那里,好像猛地喝了一大口酒,辣得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呛得眼睛酸疼,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
  “您先别急,您儿子的检查报告还没出来,也许还没有到那一步,您先坐下喝杯水,我去问问他们报告啥时候能出来。”听到这些话,我就如同一个犯了哮喘病的人,喷了药后一口气上来了,事情还有转机。我没有逗留,绕了一圈走安全通道去8楼打印病历,这时候我不想坐电梯,不想看到一张张愁容满面的脸,太难过了,太压抑了。
  这件事我也再没有和爷爷奶奶讲,有时候,有些事装作不知道可能会好一些,就假装没有看到吧。
  又过了半个月,一天下午我去奶奶家,一进门就看见爷爷奶奶要出门去,我心想今天来得不是时候,应该提前打个电话说一声的。我正准备和他们一起出门,然后就回家。爷爷就说让我和他们一起去看个老朋友,我也没多想,也许爷爷只是需要一个帮他们提礼品的人,这种事以前也常有,那就一起去吧。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要去王爷爷家,也就是那个王伯伯的父亲家,听爷爷讲王爷爷这两年身体不太好,所以他们这几个好兄弟就有空会去看看他,都想着见一面少一面。我一下就想到了上次在医院看到的那个颓废的王伯伯,我竟然有一点紧张。
  到了王爷爷家,我才知道爷爷口中的身体不好是怎样,他坐卧皆需人扶,在人的搀扶和拐杖的支撑下才能颤颤巍巍地走一走,王伯伯也在,他亲自在厨房做饭,给我们开了门没聊两句就又去厨房忙了,王伯伯的老婆在扶着王爷爷走路锻炼,没见到那个哥哥,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应该是结果还好吧,我仔细看了这一家人,除了王爷爷脸上有些许愁绪可以看出来,王伯伯和阿姨的脸上都没有特别的伤感,我几次想开口问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借口帮忙去了厨房,我看到奶奶脸上的笑容,显然对我这一举动很满意,厨房里王伯伯不让我动手,我就站在一旁拿着王伯伯递给我的苹果吃,一边想着奶奶看到我这样可能就不会笑得那么开心了,一边琢磨着怎么开口问问。“嗯,伯伯,那个哥哥后来从急诊室出来怎么样了?”我刻意从急诊室说起,“应该没啥大事吧?”“唉!没事了,没事了,现在都好了,当时满脸血都吓死我了,后来又住了一段时间的院,现在基本没事了。”他也没有提过程怎么样,只是说结果还不错。王伯伯做了好多菜,可能是因为我们几个人的加入。在饭桌上,我看到王伯伯对王爷爷很照顾,不仅要替老人夹菜,还要包容老人的脾气,同时还要照顾我们的情绪,提起话题不让饭桌冷场。到最后自己也没有吃几口,又忙着伺候老人喝水、上厕所、洗手。阿姨坐着和我们聊天,她应该还有别的事,但是又不得不先照顾我们,我悄悄给奶奶说我们先走吧,显然奶奶也有这个想法,爷爷去和他的老朋友道别后我们就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王爷爷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孙子出过车祸,孙子也从来不用为照顾爷爷而操心,一切都由王伯伯一个人扛了。他是父亲,一个强大的父亲;也是一个儿子,孝顺的儿子。既为人父,亦为人子,父子于他,皆是责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