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的月亮

    夜色似乎很浓,尽管车内灯火通明,可是窗外的灯光显得微弱之外,看到的除了自己的影像,与高原没有什么关联似的。

离德令哈市约摸两小时左右就凌晨两点了,一切都掩映在夜色中。
我拭去玻璃上的水汽,尽可能地使自己的视野放大开去,然而,我的双手沾了玻璃上的水汽外,我所想得到的关于高原的绿色,与我的初衷大相径庭。
火车似乎在拐弯,我双手搭在玻璃窗的指缝间注目到的灯光,一直是弹跳着的。我借助屡屡的灯光,试图看清地里长的是什么,可是除了土块之外,好像无生命的迹象可言。
我有点失望,我想看清绿色赋予高原的东西,但概念模糊得令我想不起自己的企图。
月亮,一轮上弦月就那样挂在夜空。惨淡,稀疏,羸弱,无通透之感。
听说,四小时之后天就亮了。
是啊!天该亮的。
月亮随着火车在移动,或快或慢,在我的双手搭成的一个世界和空间里,夜色无浪漫之意。
或许,高原的月亮就是这样的,尽管我面对三十几年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结合部的月亮,或圆或缺,但这轮升在我指尖的月亮,不是轻易就拂过我心间的。
十六年前,懵懂的我独自北上,在一趟每站必停的火车上,把时间来来回回梳理了三十多个小时,却也没有让月亮在我的指尖凝固成一个记忆。
月色中,一位戴墨镜的少年略显苍白和生涩的普通话与邻座搭讪,可他略显惊慌的手势和言语,昭示着他艰涩的人生,在特定年龄段的莽撞。
有点风了,车厢与车厢的相接处咔嚓咔嚓着,长长短短,让风撕扯了几番。
应该是有风的,因为这风,这高原让人产生迷离的风,让在夜色中独行的火车有了伴侣,有了被陪伴的甜蜜。一路呼啸,一路撒着来来往往旅人的心思完成使命。
窗外地里的作物依然谜一样掠过我的目光,掠过我双手搭起的一方视野。
我猜想,也许是草,也许是那想疯长但永远也疯长不了的草,只能稀拉着遮挡一下土地的光秃脑壳,却纷繁不了的草。
草,绝对是草!
青稞已经进入粮仓,这穿山越岭的火车轨道边,怎么会有青稞呢?青稞又怎会以这样的方式打乱我的思绪呢?尺长的青稞,秋风即将乍起的高原,怎能巴结生命,过滤自己呢?
想写点文字的冲动,可在火车来回的缓缓中,被风陪伴的火车上,我感到眩晕。
难道仅是为了月亮,我不得而知。
若说朱自清先生在《荷塘月色》中柔和了一切时,这隧道中的火车又何尝不是对自我的一种解脱呢?一个个隧道,已经洞悉了火车是以何种心境奔赴前方的,又是如何让迷离的月光产生梦的旷野之美?
想学学先生的悠闲,可怎么也悠闲不起来,试图把自己融入一种感觉中,在一趟西上的列车上,在旅人们沉睡摇晃的硬座车厢里,我的灵感被安静所沉淀。我穿过一节节的车厢,在被红花瓣点缀的地毯铺就的餐车里,一对外国游客兀自悠闲地喝着咖啡,不时地掉头张望窗外,不时私语。他们的散淡与我们的匆忙似乎格格不入。抑或是身份的关系,抑或是他们喝咖啡聊天的安然,冥冥中他们似乎是主人,而我们却是客人一样!
火车在爬坡?到站了?
感觉火车在缓慢中停止了奔跑的脚步。
我静心聆听着一些如我一般清醒乘客的议论,让指尖的月亮也减速慢行,如同有时我们的情感心境在减速一般。
列车员似乎习惯了列车上的夜晚,比白天还精神,无丝毫的倦怠。他们在聊一些家事或是烦心事。
我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耳际飘入他们的话语,或快或慢。
困顿弥漫在整个列车,一切都显隐在夜的深沉之中,即使有站略停一下,也丝毫改变不了静穆的东西。
临时停车的空当,列车员与我搭讪,漫无边际的或是三言两语就将他们的辛苦映射出来。
我们在格尔木转车,而后才到拉萨。
或许,这就是人生。
人生的境遇里,很多人是擦肩而过的。百年修得同船渡,即便是同乘一趟火车,也是有机缘的。
两个三岁甚至更小的男孩哭闹使他们的爷爷奶奶脸上充满了无奈和渺茫,口中念念有词或是喃喃着要见到妈妈的话语,目光里满是对孩子的疼爱。他们不停地摇晃着孩子,不停地来回走动,他们抱着孩子,喂一瓶奶嘴已经裂了好大一条缝的奶粉。一个被奶奶哄着,一个被爷爷爱着,喧闹的车厢使小孩的哭闹愈加厉害了。爷爷抱着大点的孩子离开了!
我试图让月色变得柔和点,但我没有做到。
好长时间了,爷爷还没有抱着孙子回车厢。
我在摇晃中又瞥到了车窗外移动的月亮,大大的。
在车厢的接轨处,爷爷席地而坐,爷孙俩都睡着了。爷爷在睡梦中还摇晃着,嘴里念叨着,把孙子放在他盘腿的空隙间,自己靠着车厢,显得极为疲惫。
我返回车厢,另一个孩子也睡着了,小脸蛋上露着满意的神情,小嘴咂吧着。奶奶一只脚趿拉着鞋,一只脚踩在车板上,在轰隆隆呼啸而过的列车上,歪在座位上睡着了。
两个孩子最终都各自睡着了,躺在硬座上睡了。他们相互搓着脚丫子,很舒服的睡了。他们的爷爷,当我的目光再度停留时,他已经蜷缩在座位前,一只手轻抚着孙子的小胳膊,睡得香甜。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情景让人心痛?还有什么样的月色更揪动人心的?
我欷歔不已,为一切远去的……
西藏,我神往的地方,我在火车上的月色下向你走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