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香

  我提着拴“系系儿”(细绳儿)的罐子往“菜社”(蔬菜店)走时,仿佛那股充满刺激的香味儿就在周围如浓雾氤氲,不由得双脚“连连儿绕着”(加快步伐)往“菜社”走。
  坐北朝南的“菜社”不光卖菜、还兼卖调味品,如醋、酱、盐以及“调货”(调料)等。卖菜,占据了西面儿三分之二的“印印儿”(地盘儿);卖调味品,才占了东面儿三分之一的“印印儿”。菜也好,调味品也罢,都被一米高的“洋灰”(水泥)抹(man)的柜台与“买主”(顾客)隔开。醋、酱仅占了最东面儿折转朝西的两米长的柜台,这柜台很独特,“连”(用)砖砌(ca)成一米见方的两个相连又隔开的池子,再“连”“洋灰”把里外都抹得光光儿的,既是装醋、酱的池子,又是挡“买主”的柜台,一举两得。
  “菜社”东面儿的两扇大木门紧挨醋、酱池子,只要是营业时间,这门始终敞着,只是在“冬月天”(冬天)才挂两个棉花毯子当门帘子挡冷风。
  我离“菜社”东面儿的门还有五六米时,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醋味儿。有十几个人排队“罐醋”(买醋),队都从门“来”(里)排到外头了。平时最不爱排队买“啥”(东西)的我,偏偏儿爱排队“罐醋”;趁着排队的功夫,很贪婪地一直鼓劲吸着鼻子,请不断升华的醋分子从我的呼吸道长驱直入,抚慰我渴望的感官!
  等我把醋香闻美了,刚(jiang)好挨到我“罐醋”。营业员儿问我:“罐几斤?”“五斤!”我答。我的话音刚落,穿着深蓝色布大褂子工作服的女营业员儿就拿起挂在池子沿儿上的二斤的“提提子”(镔铁制作的带把儿的舀醋的容器),伸进池子舀了两下(ha),先后倒进我放在池子边儿的罐子“来”。接着,她又拿起一斤的“提提子”,往罐子倒了一“提提子”醋。
  说起这舀醋的“提提子”,很有讲究,“上方年”(早年间)是木制的,后来变为铁制的,无论木制铁制,都带把儿,把儿连接在筒状容器背面,把儿的顶端都带钩钩子,以便挂在更大容器的沿儿上。“菜社”的“提提子”比百货公司卖散酒柜台的“提提子”“样数子”(种类)少,只有半斤、一斤、二斤三种,卖散酒的有一两、二两、三两、半斤、一斤五种。
  营业员儿给我的罐子“来”罐了五斤醋后,我给她付了三毛钱。这醋是县食品厂“连”“麸子”(麸皮)做(zou)的,学名儿叫“麸醋”,成本低廉,售价便宜,一斤才6分钱儿!
  我提着装满醋的罐子往回走,走得既小心又平稳,只有这样,罐子“来”的醋才不会“衍”(闪)出来。这也是功夫,天长日久练出来的!
  走到半路,路“傍来”(边)正好停了一台熄了火的手扶拖拉机,我赶紧把醋罐子放到拖拉机后厢边上焊结的平面栏杆上缓口气。刚放稳罐子,趁埋头修拖拉机的司机不注意,我就把嘴伸向罐子敞开的口儿,迫不及待地吸着喝了一嘴醋。我先不往下咽,“连”醋慢慢儿地漱口,让酸酸儿香香儿的醋充分刺激我的味蕾,等味蕾激越地劲舞时,我才缓缓儿往下咽,整个食道乃至肠胃,很快被醋贯穿并漫漶着妙不可言的醋香!
  我提着醋罐子回到“屋来”(家),我妈已凉好凉面,削了黄瓜、“沞”(煮)了小白菜,等我提回来的醋拌凉面“连”(和)菜呢!
  吃着没有任何添加剂的纯“麸子”酿造的醋拌的饭菜,我的肠胃再一次感受醋与面食、菜充分融合后清香绵长的回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Copyright © 2006-2015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