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文书院楹联拾记

张慧中先生简介
  张慧中 笔名大华,亦署达华、轩通,系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白银市书协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原监察部清风书画学会会员、陕西师大文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敦煌尚书院主讲。曾被中国书协评为“书法进万家活动”先进个人,为甘肃省委省政府第六届、第八届敦煌文艺奖获得者。先后就读于北京师大首届书法硕士班、党校文化与社会发展研究生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当代书法艺术研究班,在高校书法讲座中介绍历代碑帖、解读历代书论,提出原始笔性、临帖取向、文史素养、生活阅历、审美情趣、个体悟性等“六要素”书法评判观。参加民政、教育、扶贫等机构拍卖义捐6次,组织“耕读传家”等书展并义务书写,向农户赠送书法作品400余幅。
 
 
   书院是中国古代文化教育的独特场所和标识,其雏形萌发于汉,生成于唐而兴盛于宋元,发展于明清而衰退于晚清,近现代多以学校取而代之,所幸今人文复兴,一些大专院校开始设立书院,仁人贤士兴办私塾,此类培训机构多以国学教育、书画交流为主干。书院楹联则是书院办学宗旨、主张、院规、训诫等遵循的记录,成为书院的灵魂标志和文化积淀。
据方志和有关史料查考,加之实地走访了解,古代以“敷文”冠名的书院,南北共有四处:北方在甘陕,南方在浙广。四书院中,惟浙江杭州敷文书院保存完好,有修缮,成为游览胜景、教育基地,甘肃靖远敷文书院今作师范附属小学,尚在办学。广西南宁、陕西旬阳二书院旧址均已移作别用。
以“敷文”书院之名起始时间论,广西南宁“敷文书院”创建最早。明嘉靖七年(1528年)王守仁创立并手书“宣扬至仁、诞敷文德”,由此得名,旨在辨讲“致良知”之学。该书院明末损毁,清时重建,民国作祠园、女校(女子师范),新中国成立后派了其他用场。清人颜鼎植留联:“岭外有文能止武,堂上习礼致精禋”;叶绍本有联:“心学揭良知,忆当年息马投戈,顿化遐陬成泮璧;教思追大雅,欣此日横经鼓箧,共歌乐职布中和”。在存记长联中,此二联最具代表性,主要颂念阳明先生心学思想,反映出崇文抑武主张。
杭州“敷文书院”自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始由“万松书院”改名而成,盖尊清圣祖玄烨“浙水敷文”的题匾而名,今又恢复原名“万松书院”。书院存记楹联较多。一是古代文人贤达所题,如建院初始联“正谊明道,养士求贤”,表明了书院办学主旨。清人俞樾所撰联:“萦回水抱中和气,平遥山如蕴藉人”,反映人文与自然的融合。蒋益灃题联“浙水重敷文,看此山左江右湖,千尺峰头延俊杰;英才同树木,愿多士春华秋实,万松声里播歌弦。”此联由康熙题额“浙水敷文”发端,以自然景观衬托延揽、教化人才的理想情怀。还有朱彝尊题联:“入则孝,出则悌,守先王之道以待后学;颂其诗,读其书,友天下之士尚论古人”。此联表明了孝悌伦常、诗书传家的儒学主张。二是今人撰联,即在修复时多由当代文人书家拟联抄写。杭州敷文书院今又改为“万松书院”,为当地厚重文化铺垫了基础。明人王阳明在此讲学,清人袁枚曾在此读书,其影响之远,自不待言。笔者曾专程到“万松书院”察访游览,看到修葺后“万松书院”“泰和书院”与“敷文书院”牌坊并立,足见江浙一带崇文尚书、传延文墨的风气未曾削减。
陕西“敷文书院”原在安康旬阳,始建于清代乾隆十六年(1751年),嘉庆、道光期均有增修,仿“岳麓书院”设定课程,一度称盛,后改为县高等小学校,但未能延续下来。除表明办学初志的“积学复礼、尚文笃行”一联外,别无遗存了。
今甘肃白银市辖靖远师范附属小学和县城隍庙地址,即是旧时陇上“敷文书院”的所在。笔者曾在靖师附小、靖远师范学校从教八年,先后遵校长李希强、王仲翰二先生嘱说,搜集、整理过两校校史,查阅旧式县志,走访邑贤张尚瀛等先生,亦听年长同事口传,有过一些考录。靖远师范附小前身即新中国成立后的“靖远第一小学校”“敷文小学”,“文革”短暂改名为“五七小学”,民国曾名“靖远书院”“敷文学堂”“省立靖远师范附属小学校”;更前则是清代“敷文书院”了。靖远“敷文书院”是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在简易的“培风书院”基础上修葺而成的,后在嘉庆、道光、同治年间又有扩展。“培风”“敷文”,足见前贤创办书院、化风兴文的初心。
原靖远“敷文书院”民国时期有过两幅长联,其一是“把他人子弟当同自己子孙,望先生认真教导;立异日功名全在平时学问,劝诸士切实用功。”此联通俗易懂,浅显如白话,上联进言师长,下联劝说学士,提示警戒,其义自见。其二是“楼开万里眸,泻黄河入胸招得无边气象;山耸一支笔,展青天作纸书成大块文章。”上联立意开阔,意蕴深远;下联则形象比喻,激励后学。这两幅旧联,已故名儒张尚瀛先生在其发于省、县政协《文史资料汇编》的文稿都曾有过记录。笔者在靖师附小教书时,热血来潮,于1983年主编铅印《少年作文园地》,在请张尚瀛、张克让二贤长作序时,尚瀛先生还翻出过关于敷文小学的古旧联。据传,靖远敷文书院院舍曾制木匾楹联,悬于庭廊侧柱,改为高等小学堂之先,即有后来被近现代著名书家范振绪书录的“三代从无他学问,六经才算得文章”一联。
家严生前从事乡村语文教学三十六年,退养闲居后仍习惯抄录,留有数十本教育教学和文史笔记。十年前翻检家严遗物时发现曾有“五伦之中自有乐趣,六经以外别无文章”的小楷抄联。作为书法爱好者,笔者也曾抄记过“一庭之内有至乐,六经以外无奇书”一联。不难看出,以上两联都有“六经”字样,与“敷文书院”旧联寓意贯通,诚为同工异曲。这里的六经指《诗经》《书经》(《尚书》)《礼经》《易经》(《周易》)《乐经》《春秋》等儒家经典,其他字眼儿是不难理解的。
楹联,堪称传统文化之瑰宝。仅“敷文书院”联语,其味深长,足当再三咀嚼。又是一年清明时,灯下抄毕,颔首不语,谨以这些文字作为对家严及诸先贤的别样纪念。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