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树

      村口,有一榆树。

  它佝偻着腰身,其貌不扬,三人方可合围。多像劳碌了一辈子的村民,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年华,都交付于脚下这片贫瘠的土地,换得了微薄的收成,填着一辈子也没填饱过的肚子,到头来,走路慢了,说话口齿不清了,眼花耳聋,最终回归到自己劳作了一辈子的泥土,为自己赚得了一个小土包。一生就这么结束了,甚至过不了几年,子孙们也忘记了,甚至连名字也像一阵风一样,无踪无影了。
  他们的一生就这么过着,默默无闻。
  榆树在那里已经生长了至少百年以上。到现在,它仍旧生长在那里,似乎有点讨人嫌,但它满不在乎,依然在开春后,长出榆钱,黄灿灿的一树,风中摇曳起来,真像一串串钱。后来,榆钱由黄变白,慢慢地就在风中飘落,接着就吐出叶芽来,叶芽渐渐成为深绿色,长成椭圆形的叶片,边缘带有倒刺,极不起眼。
  这里,还是先说说榆钱吧。每年开春后,榆树长榆钱。一冬天没有吃过绿菜的村民,大人小孩们提着小篮子,急不可待地来到歪脖子榆树下,争前恐后地捋榆钱。能上树的就站在树杈上,把篮子挂在树枝上,手不停地往篮子里装榆钱;上不了树的,站在树下,仰起脖子,伸长手臂去捋榆钱;有的搬着小板凳,站在板凳上捋榆钱。当然免不了有人从板凳上摔下来,摔伤胳膊的也不是没有,还有的用镰刀勾住树枝,往下一扯,就能捋到榆钱。
  榆钱拿回家洗净,用杂粮面一拌,往锅里蒸半个小时,热气腾腾的榆钱糕就出笼了,大人小孩一人一大碗,吃得很香。当然大多数家庭没有杂粮,只能往榆钱里放点盐,蒸出来同样好吃。
  这榆钱养活了奶奶和她的4个儿女。爷爷因缺吃少穿,35岁那年就被饿死了,留下了奶奶和她的4个儿女。小脚奶奶那时才30出头,她的大儿子才10岁,悲伤过了,日子照样得过。那时,父亲兄妹几个盼着冬天快快过去,春天早点来到,好能捋上榆钱,吃上榆钱糕,像过年一样。开春后,父亲每天都要到村口,看榆树长出榆钱了吗?有点盼星星盼月亮的感觉。
  那时吃完了榆钱,还有榆叶也捋着吃。榆叶苦涩,但它能充饥,总比饿着肚子没吃的强。三爷就是吃榆叶饭撑死的。哑巴三爷一辈子没结过婚,跟着二爷过日子。一次3天没吃过东西,二奶奶蒸了一笼榆叶糕,饿极了的三爷一顿吃了四大碗。第二天二爷叫他耕地,怎么喊他都不答应,推门进去,三爷早已被撑死了。
  实在没什么吃的了,榆树皮同样可以充饥。大人们用镰刀把榆树皮剥下来晒干,然后用剪刀剪碎,用石磨子磨成面,蒸成馒头,虽苦涩难咽,但也救活了一大批人。
  这榆树命真长,即便是剥了皮,它依然顽强地活着,第二年照例长出新的榆钱,长出新的榆叶,接着喂养全村的村民。
  榆树虽不起眼,但它能救活人命。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棵老榆树救活了多少人,谁也不清楚,但它从不自夸,从不张扬,依然生活在那里。
  当然,我说的是以前的事情,现在农村生活大不一样了。如今,人们的生活生活水平越来越好,精致的食物充实着人们的一日三餐,顿顿追求的是品味、口感,不为吃不饱而发愁,所以很少有人吃榆钱了,更不会有人吃榆叶、榆皮了。即便是吃榆钱饭,那是长期锦衣玉食惯了,偶尔换换口味,回味一下粗茶淡饭的日子罢了。即便这样,榆树也从不自暴自弃,继续茂盛地生长,从不感觉自己是多余的,只知道不断地生长着,把自己长得更高更粗,年复一年,周而往复。
  它,应该算是我心中最温暖的一棵树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Copyright © 2006-2015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