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红的眼泪谁能懂

    三滩老乡写了三滩智障女艳红的事,引起好多人的共鸣,作为一个三滩人,我也想写写,写写那些心酸,写写那些懵懂世界的美好,也写写那些人那些事。

十几岁离家在外上学,留在脑海里的乡亲不多,但有几个人,几十年过去了,仍清晰如昨。不是他们跟我交往有多深,而是他们本身的特别。“超三杏”“超黑娃”“超艳红”,“超”,三滩方言,傻的意思。
他们三个一样的傻,一样的呆,三滩的土路上,他们慢走或疯跑,在自己的世界里喜怒哀乐,从不侵犯别人,相反,他们往往被侵犯,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有时回老家去,听邻居哄自己的孙子睡觉,孩子哭闹着不睡,奶奶就故作紧张,抬头朝门外一望,压低声音胆怯地说“你看,你看,超艳红来了!”小孩哪敢看,使劲往奶奶怀里钻。高大身材,黑红脸膛,一头乱发,嘴里念念有词,一个跟常人不一样的女子孩子都怕。不一会,孩子就睡着了,艳红永远都不知道她成了老奶奶哄娃睡觉的道具。
艳红心里装着一件大事,谁家娶媳妇,谁家吹唢呐埋人,她就去帮忙,不管路有多远,不管下雨吹风,也不管东家情愿不情愿,认识不认识,她非去不可。
去了,也不敢大大方方在东家的院子里走动,小心翼翼地待在大门口,胆怯地看看这个,瞅瞅那个,若有人取笑,她嘴里念叨几句,就躲开了,黑红的脸瞬间成了紫茄子。等那人走开,她赶快又守在门口,看大灶跟前的泔水桶满了没有,若满了,她“腾腾”地跑过去,二话不说,提起泔水桶就走,几乎是慢跑了。由于胖高,走得急,提泔水的桶总要溢出来些,湿了别人的衣服,免不了要挨一顿骂,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赶快提走了。
一趟又一趟,别人要干,她粗大的胳膊一挡,生气地念叨几句,又匆匆提走,担心别人抢了她的活。这样,大家都乐意她干,倒垃圾,扫院子,凡是脏活累活,喊一声“超艳红”,她火急火燎地跑来,三下五除二地干完,然后又待在大门口。等着客人们散了,流水席也快结束时,没人邀请,她主动坐在饭桌前,帮灶的小媳妇或者老大妈,给她端来满满一碗饭菜,一个劲地说“艳红,赶快吃,不够了就说。”干活累了的艳红放开肚子吃,吃得理直气壮,吃得酣畅淋漓,没有一点胆怯和自卑。
有时候,东家办喜事,若娶的媳妇是有工作的,那院子里就有好多穿着时尚,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艳红可高兴了。在人群里穿来穿去,往戴眼镜的年轻人跟前凑,看看人家的衣服,听听他们说什么,她安安静静的,甚至脸上有些羞涩,把起皱的衣服拉拉,把乱了的短发理理,长时间地不离开,直到人家要坐桌时,她才像从梦中醒来一样,飞快地坐在那一帮戴眼镜年轻人的旁边,痴痴地看,痴痴地听。
这时,东家过来了,连哄带骗要艳红离开,这是一桌尊贵的客人呀!怎么能和她一块吃饭?任东家好言相劝还是生气怒骂,艳红就是不离开,就要和“大学生”们一起吃饭。她把戴眼镜的都叫大学生。东家不允许时,她急得眼泪都下来了,手紧紧握住桌子,求救地看着客人。客人们也劝东家不要为难艳红了,她愿意和大家一起吃饭就吃吧!
艳红感激地看着这些戴眼镜的年轻人,她很温顺,轻轻地端碗,轻轻地吃饭,夹菜的动作也很斯文。眼神不离那些年轻人的眼镜,也许在她的心里,那一副眼镜里不知埋藏了多少故事。看到眼镜时的清醒,离开眼镜时的痴傻,她有她的故事。
有年冬天,我去亲戚家随情,艳红也在。农村都是流水席,一拨吃完,另一拨再吃。坐上桌的大快朵颐,没坐上桌的,瞅着他们吃,或者跟亲朋们聊聊,打发时间。
由于天冷,人多,屋小,大家都往火炉跟前凑。衣衫单薄的艳红冻得瑟瑟发抖,清鼻涕一直在流,她使劲往里挤。这时,一个妇女猛地把艳红一推,骂到“一个超子还怕冷,挤啥挤!”艳红不干了!擤一把鼻涕,抹在鞋底上,冲上去就要跟这个女的打架。
这个女的吃惊不小,脸面也搁不住了,被一个傻子打,她岂能饶过。吼着嗓门辱骂艳红,趁机往艳红脸上扇了一巴掌。艳红也不甘示弱,连踢带打,眼睛里冒着火。亲朋们连忙拉开,“跟一个傻子,计较什么……”大家你一言他一句,事情才消停。
一转眼,艳红不见了,再看见时,她一边流泪一边提着泔水桶往外倒。
她的眼泪又有谁能懂呢?人的命运从一开始就不公平,人一生下来,就有走运的不走运的,比如,一个人很笨,这怨他自己吗?由此导致的一切后果却完全要由他自己负责,不被喜欢,遭嘲笑,失业,婚姻艰难,于是他更加自卑,委屈,饱受侮辱,他不知这事该怨谁,该找谁算账,能有结果吗?
有人生来健康,有人天生残疾,有人美丽,有人丑陋,有人富贵,有人穷困。残缺的,不美的,贫穷的都该找谁去算账?能算得过来吗?有些东西连科学都没有办法。
无言是对的,世上的很多事是不堪说的,假如世界没有愚钝,机智还有什么光荣呢?要是没了丑陋,漂亮又怎么维系自己的幸运?要是没有了残疾,健全是否因司空见惯而变得腻烦和乏味呢?也好像人人都变成了马云,那马云也就再普通不过。
差别永远是有的,只要每个人按自己的意愿努力地活一遭,也挺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