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相伴游桃峰

      这个题目是我女儿红红起的。

  今年的3月10日,我和女儿红红漫游桃花山归来时,她对我说:“爸,我们玩得很开心,你若写篇文章就完美了。题目我起,就是《父女相伴游桃峰》吧!”
  我明白,女儿是希望我能“锦上添花”。但笔墨未动,却先有了诸多的忧虑:首先,我不擅长写游记类的文章;再呢,桃花山作为会宁的名山,可谓“前人之述备矣”……然而,女儿的意愿,我又怎能辜负呢?于是,我再三咀嚼这个题目,终于茅塞顿开:哦,原来女儿构想的文眼并不在“游”,而在“相伴”一词上。肯定,女儿早就意识到按常规思路写桃花山游记是很难写出新意了,于是才别具匠心地起了这么个既贴切又不乏诗意的题目。
  多聪明的女儿!
  那天早晨,我和女儿迎着晨曦、一路欢笑着来到了巍峨的桃峰山麓。为彼此考验,我们父女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最为险峻的登山路线。我知道,女儿很怀疑她年逾古稀的老父还能否登上如此高耸的山峰。而我呢,自然也不大相信一位弱女子会有比自己更强的体力和耐力。女儿说过,她每次上山都是开着车到达山顶,观一番景,散一回心,然后又钻进车里,很舒适地下了山。
  首先横在我们父女面前的是一道险关——泸定铁索桥。
  这一模拟景点确实突出了一个“险”字,与当年中国历史上那场震撼世界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特别是“人类行军史的奇迹”——飞夺“泸定桥”遥相呼应。这里虽然没有“浪涛汹汹”“敌军重重”,但“铁索飞云空”“桥横高峡中”的险情仍然会把一个可怕的“惧”字横亘到你面前。这个“惧”不知吓退过多少游人哪!我“恐高”的女儿几乎成了这其中的一员。然而她是好强的人,硬着头皮走了过来,只是熬尽了艰难。我看她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样子,多次想去扶助她,却被婉言拒绝了。
  接踵而至的是一道难关——石级梯。
  石级梯是通往山顶的最捷径,虽然“道皆砌石为磴”,但“峭壁万仞凌霄汉”之势足以令人望而却步。我担忧女儿过不了这一关,就有意将她让到了前面。我不希望女儿老是输给我:哪位老人不期许着儿女们强于自己呢?然而,很是出乎我的意料:未登几级,我就气息短促,大汗淋漓,疲惫不堪了;女儿却步态轻盈,如履平地,一步一个台阶,不觉地就撇下我一大段的距离。为减轻负担,我把外衣脱下来夹在腋下,但仍无济于事。“爸,衣服我拿上!”“不,自己拿!”“爸,我把你搀上”。“不,你别搀!”我很倔强。女儿只好走一阵,等一阵;等一阵,又走一阵了。“孩子,我说句话,你别怕!”看着女儿乐呵呵的样子,我心生一计。“不怕,你尽管说吧!”女儿逞强,清秀的面庞却明显掠过些许惊悚。“人老了,心脏就如玻璃般脆弱了。说不定,我将会‘叭’一声在这山上‘报废’的!”我喘着粗气,捂着胸口,故作痛苦。半晌,女儿无语,在我仔细端详时,只见她眼角有晶莹的泪花在闪烁。“孩子,吓你的呀!”我又陡生怜惜,悔不当初,便强打精神,挺直身板,加疾步履,给女儿一粒安慰剂,女儿这才眉开眼笑了。
  跨“险关”,越“难关”,我们父女终于抵达了桃峰之巅。“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一种得胜的豪情擂鼓般撞击着我的胸腔。“海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女儿也激情满怀地高声吟诵。“戴云山顶白云齐,登顶方知世界低。”我禁不住思绪泉涌,感慨万端。“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女儿饶有兴味地玩起了“飞花令”……
  此刻,亮丽的春晖,把正在复苏中的这一座大山涂抹成深深浅浅的霞红,纯金一般耀眼。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