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记忆和被封存的记忆

很久以来
逗留在叶对风的诉白
存在于树什么时候
凋落了叶
而叶子缓缓滴落的那一刻
 
在风急速着跑遍每一个村村落落
草儿探头露脸的时候
蝴蝶束紧了一冬的翅膀
幻化着破茧和
晾晒的梦
 
有名的日子是那个叫春姑娘的女孩
到来的时刻
芽儿在枝头上睁开了惺忪的眼
 
当一曲信天游式的歌谣
在故乡离别的山梁上唱起
汉子和女人
母亲和儿子
同时走出了封闭太久
暖晴乍寒的茅屋
 
雨什么时候打湿了裤腿
鸟什么时候飞上了城市
最高的烟囱
已无关紧要
 
只记得临走的时候
女人挺着肚子
回来的时候原野里多了一个
展铁轮飞跑的家伙
只记得临走的时候
母亲站着送行
就像槐树下那口钟
回来的时候
故乡跌碎了一路晚风
燃起了袅袅炊烟
 
关于记忆和被封存的记忆
据说还有另外一个故事
那就是主人公走时忘了带走
一把钥匙
什么时候锁住了另外一家门
至今没有被
打开过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