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垛时光

    星星还在天空晃悠呢,母亲就要下地去。出门前嘱咐我,让我看好场上的麦子,把麻雀赶得远远的。我在半梦半醒之间,“嗯”了一声又继续我的酣梦。

八月的乡村,到处一片忙碌。大人们早早起来下地拔麦子去啦,小孩子呢,也不闲着,各有各的任务。大多都拖着梦,从被窝里爬起来,迷迷糊糊地跟着父母一起下地去。我算是幸福的啦,不用起那么早,至少可以把梦做完整,等到太阳照进了西屋的窗户,才慌张地起床,胡乱地穿上衣服,拿一块馍馍,走到院落外的麦场上,一屁股坐进麦垛的荫凉里。
我抬头看看天,一点云彩都没有,蓝得真干净、真好看。对面大屲里,隐隐地泛着绿意,有人正拉着自家的毛驴,往山后走去。河沟里,间或有人骑着单车来去,单车触着地面发出轻微的“咯巴巴”的声响。乡亲们的单车都用得很旧了,上路时不免“牢骚满腹”。姐姐们也都跟着母亲收麦子去了,我又不能找伙伴们玩耍,时间多得是,我却没事可干。
微风拂过,麦垛上父亲用竹竿和红色塑料长条做的稻草人,慢悠悠地,在清风里发出窸窸嗦嗦的声音。一顶被阳光晒得掉了一圈帽檐的破草帽,歪歪扭扭地支楞在竹竿上,旧得快要腐掉了,帽顶也深深地塌下去了。一条腿插进麦垛顶上,两只胳膊直挺挺的,又瘦又难看。如此装束的稻草人,甚是滑稽。我不知道,它会不会真的能唬住那成群觅食的雀儿们。看它那弱不禁风又腼腆的样子,怕是有点玄。
麻雀们也知道这是丰收的季节,哪儿的吃食多专往那儿飞。所以啊,这个时候,麻雀出奇得多。总是呼啦啦,呼啦啦地,一来一大群,不由分说地落在麦垛上,疯狂啄食麦粒。
庄稼人是十分看重粮食的,被麻雀糟蹋了哪能不心疼呢?于是,就想办法弄上许多个稻草人,吓唬麻雀们。麻雀们可一点也不笨呢,时间长了,也就识破了稻草人的伎俩,来去自如,简直无视稻草人的存在了。如此一来,稻草人怕是多多少少有点伤自尊吧。但事实就是这样。要不,母亲为什么天天让我去守麦垛?!
我啃完了馍馍,看天看地,无所事事起来,心里竟莫名地对稻草人有那么一点点的怜惜:风里雨里艳阳里,也不容易呢。坐久了,我起身活动,挨个靠近麦垛,仔细地瞅麦垛顶上的稻草人。看了一圈后,觉得父亲做稻草人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那几个稻草人不光形体相似,干瘪没精神,连在风中轻轻摇晃的姿态也一点不优美,不柔软,当然更谈不上威武了。难怪麻雀们不怕它们呢。
太阳越升越高,麦垛下的荫凉越来越小。我回到刚才的那坨荫凉里,蜷起双腿,刚刚好。一低头,看见一只黑蚂蚁,正驮着一小粒馍馍渣子,东张西望一番后,迅速逃离。麦垛底部,一只七星瓢虫,在麦秸秆捆里跌跌撞撞地前行。间或小飞一下,又开始艰难跋涉。我很想知道那只黑蚂蚁的巢穴究竟在哪里,等我再看时,它已不见了踪迹。我的目光从自己的双脚掠过,天蓝色条纹布鞋的纹理已磨损得没了棱角,脚面沿鞋口边沿,被太阳清晰地留下一圈儿黑印印。这是我从不曾关心的,那样的年岁,玩耍是头等大事,美还没有深入人心。
时光过得真慢,还不见母亲回来,我顿觉无趣起来。想起昨日里和邻居家的尕转儿、四姑娘一起玩跳方块的游戏,就不自觉地站了起来,绕过一个个麦垛,转过墙角,去找玩伴了。尕转儿家就在我家房后面,我几步就跨到了她家的栅栏门前。我扬起脖子,喊一声“尕转儿”,半天没人应。只有我的影子和我一起静静地等待。一个人也不在家,我有些失落。
我边踢着石子边向前走,穿过一个窄道道,来到一片荒砂地。原来这里也是田地,有几家人在那里盖了房,剩下的地里慢慢就长满了蒿草、苦蔓藤、刺甲盖、骆驼蓬、麻钱儿草,密密匝匝,很茂盛的样子。尤其是刺甲盖的花儿,紫得太诱惑,让人忍不住想凑近去看。我完全忘记了赶麻雀的事儿,在野草丛中流连忘返。两只黄底黑斑的蝴蝶忽上忽下地飞来了,在草丛里的花儿上徘徊。我眼睛一亮,兴奋了,悄悄褪下晒得发了白的红衣衫,蹑手蹑脚地跟在蝴蝶后面。真是太漂亮了!以前见过的蝴蝶都是白翅黑点的,太司空见惯,我都懒得搭理它们。眼前的这对,又大又艳丽,我怎会错失良机!
一只黄蝴蝶终于落在刺甲盖的紫花上了,一只还在忽闪忽闪地飞来飞去。我猛地用外衣连带整个人扑将过去,一只手触到了刺甲盖直楞楞的叶片上,手心一阵刺痛。我一点也不在乎,只管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把外衣往开里揭,神情非常专注,生怕到手的蝴蝶再溜掉。哈哈,真的捉到了!我轻轻地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那对薄如蝉翼的黄翅膀,一种强大的快感涌上心头。扎在手心里的刺痛早已被我抛到九霄云外。
正当我沉浸在漫无边际的欣喜里的时候,听见母亲唤着我的乳名,“四儿,四儿哎——”,声音里透着母性的威严。我一手握着蝴蝶,一手提起衣衫,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家奔去,心里当然七上八下地慌乱起来,因为我没有守在麦垛旁。但想到手里的“战利品”,便有些许淡定,挨骂就挨骂吧,又有什么呢。
那样安静的一个晌午,我一个人在时光里游荡,没能一心一意守候在麦垛旁,却让童心和想象力,更为长久地根植在心灵的原野上。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有时并不是种瓜就得瓜,也有种瓜得豆的时候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